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六


  “之前你托宇文大人探视天衡,他把天衡逗得可乐了,听说交换了利益,教他功夫,他就喊爹。”

  “这孩子到底像谁?”说谄媚嘛,又不至于,说是墙头草嘛,也不怎么像,但他见风转舵的本事,实在是无人能及,改天要是卖母求荣,她想她也不会太意外。

  莫知瑶笑捉着唇,见她脸色苍白得紧,估算着要不要再去熬一帖药。

  “什么时候了?”

  “快三更天了。”

  “快三更了……”钟世珍低喃着,望向窗外,突见一抹影子从糊纱的窗棂间闪过,那嫩桃色的衣裙……“恬儿!”

  “世珍,你要做什么?”见她急着要下床,莫知瑶赶忙拉住她。“你去哪呀?”

  “她……”钟世珍指着窗外,如今她终于认出跟了她三年多的飘妹妹就是曲恬儿!恬儿一直在她身边,她一定是有很多话想跟她说,不管是要骂她笑她,她都想要再听恬儿说说话。“知瑶,我到外头一会就好。”

  “就算想到外头,你也得搭件袍子。”莫知瑶利落地替她穿上绣袍,将一头长发束起,仔细端详,这才发现她的眼窝凹了,脸颊削瘦了。“我陪你吧。”

  钟世珍应了声,走到外头,却不见曲恬儿的身影,她在黑暗中寻找,终于在拱门边上瞧见,但她的身形移动极快,眨眼即逝。

  “世珍!你上哪?你不能跑!”莫知瑶见她朝拱门冲去,只能撩起裙摆跟着跑。

  世珍的脚程原本就快,不过是一下子,就见她已要从后院小门出去。“世珍,今晚有宵禁,不能外出!”

  钟世珍充耳不闻,直追着曲恬儿的身影而去,压根没发觉向来热闹的二重城竟死气沉沉,街上静默得犹如死城,家家户户门前的风灯灭了大半,但却无碍她追逐的脚步,一路跑进了一重城,踏进了一座宅院里。

  宅院里,小桥流水,花木扶疏,看得出有人维护打理,就连房舍都极为新颖,推估大概三年内新建的,但这里……

  “这不是礼部尚书府吗?”她喃喃自问着。

  当年大火之后,房舍泰半倾圮坏倒,风拂过是股浓浓的焦味,一如现在——她直睇着浮在半空中的幢幢影子,那一张张陌生又熟识的面容,泪水凝在眼眶,她双膝无力地跪下。

  “对不起……对不起……”对她而言,阑示廷的背叛之所以重创她,让她选择沉尸河底,是因为她的一意孤行陪葬了太多人命,那是她赔不起,承担不起的!她只能死后再找他们一一赔罪,来世做牛做马一一偿还。

  “大人。”

  钟世珍蓦地抬眼,瞧见苍白的影子在她面前缓缓地出现色彩,穿着嫩桃色短襦罗裙的曲恬儿就站在她的面前。

  “恬儿……”她伸手要碰触她,她却突地后退。

  “大人身怀六甲,别碰我。”曲恬儿巧笑着,一如她记忆中的甜美。

  钟世珍泪流满面,不住地抽噎着。“对不起,当年我没有听你的劝,是我害死你的,还害死了大家……”

  “大人,恬儿就怕你自责。”

  “我不是大人,我不是公孙令,我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可是我却——”

  “大人,恬儿都知道,恬儿知晓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恬儿一直想跟大人说话,可惜却无法相通,如今大人恢复记忆了,恬儿终于可以告诉大人,公孙家灭门,与大人无关。”

  “怎会无关,我亲耳听见束兮琰对阑示廷说,一把火烧毁了真正的遗诏,是当初阑示廷进城时,烧了公孙家的。”

  “不。火是束兮琰差人放的。”

  “嗄?”

  “大人,遗诏就埋在这棵白桦树下,大人把遗诏挖出来吧。”

  钟世珍看着她指向几步外的白桦树,抹了抹脸,走向前,用双手挖着土,哪怕粗砾磨过阵阵刺痛,她也不停歇,直到瞧见一只木匣,她奋力挖出,打开一瞧,里头果然是一道缇花锦缎的圣旨。

  “大人打开看吧。”

  钟世珍依言打开,发现这这遗诏就和她假拟的那份差不多,只差在——“阑示廷?!这是廷……”

  “是的,先皇遗诏里,真正的继位者是阑示廷。”

  “可是——”

  “大人可有发觉那廷字,壬的旁边有点灰黑?”

  “是有,不过已经不清楚了。”

  “是啊,当年老爷奉先皇之命拟诏时,阑示延得知是阑示廷得到皇位,于是以小姐的性命相逼,要老爷硬是将廷字改成延字,老爷为了小姐不敢不从,但又怕愧对先皇,于是用了乌贼墨在壬字旁多了一撇,乍看之下就变成了示延,但不消一年,乌贼墨会消失,届时遗诏上出现的就是真正的继位者。”

  钟世珍闻言,脑袋都朦了。

  “老爷为此内疚痛苦着,可是为了公孙家,他又不得不为,眼见大人与阑示廷走在一块,老爷又愧疚让大人一身男儿扮相,等到夺位战火爆发时,阑示廷来到了公孙家,老爷本是可以避祸的,但老爷不肯,他将遗诏还给阑示廷,只求阑示廷可以善待大人,而阑示廷允诺了。”

  “怎么可能?这……遗诏明明就在这里。”

  “因为阑示廷不愿毁了老爷的声誉,所以将遗诏埋在这里。”

  钟世珍拿着遗诏的手颤抖着,她没有想到事实的真相竟是如此,“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以什么……”是她相信了束兮琰所说,是她不愿听他解释。

  “阑示廷谋害大人在先,难以启齿吧。”曲恬儿巧笑着,黑润的眸子直睇着她。“大人无须感到自责,老爷的死,是老爷自己选择向先皇谢罪的,而恬儿也是自愿跟随老爷的。”

  “恬儿……”

  曲恬儿抬眼看着东方微微泛亮的天际。“大人,天快亮了,恬儿要走了。”

  “恬儿,我舍不得你……”她一直没有善待她,一直让她忧心忡忡,难以度日。

  “曲终,人散,风起,情在。”曲恬儿俏皮地朝她一笑,指着后方。“大伙都舍不得走,可已是殊途,终须一别,大人送咱们一程吧。”

  钟世珍看着她身后一张张略有表情的面孔,豆大泪水滑落,微颤的唇在试了几次之后才发声音,“钟世珍在此谢过大家,上路吧。”

  风,蓦地卷起地上落叶,身影随风骤逝,消失得一点声响都没有。

  钟世珍跪在原地,久久不起,直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唤着——“世珍!”

  她缓缓回头,就见宇文恭足不点地地朝她奔来,担忧地注视着她。“你怎会跑来这里,你没事吧?”

  “子规……”

  “你别哭,别吓我,到底怎么了?”

  钟世珍说不出话,只能递出手中的先皇遗诏。

  宇文恭接过一瞧,脸色愀变。“这是——真正的先皇遗诏?”

  “是阑示廷埋的,我……错怪他了。”她哽咽地将刚得知的事道出。

  宇文恭闻言,神色复杂地看着她,问:“所以你原谅他了?”

  “嗯。”如果真相真是如此,他这三年多来的赎罪也够了。

  “那么……眼前京卫已经兵临御天宫,你打算如何?”

  “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