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朕会带着世珍回宫。”

  “我倒认为——”他拐了把椅子,就坐在他的对面。“世珍有我就够了。”

  “公孙令已死,现在存在的是世珍,她不是你要的。”

  “是吗?横竖是同一副躯体,同一张面容,性情虽是不同,但世珍相当讨喜,最重要的是,世珍挺喜欢我的。”

  “所以这是你的计谋?”他紧握着缠在腰间的九节鞭。“如果不是你,朕不会差点误杀世珍!”

  “皇上至今还是不懂反省,只会把错推到他人身上?”宇文恭垂眼看了下,压根没将他的怒火看在眼里。

  “是你跟朕说,世珍不是公孙。”

  “微臣诚惶诚恐,微臣从不知道皇上竟如此信任微臣。”

  “因为朕知道,你绝不会对朕撒谎,就算是恨,你也不会遮掩。”正因为他那句话,才会教他忽略种种疑点。

  “既然你知道我恨你,你又怎能奢望我忠于你?”

  “你可以不忠于朕,但你宇文家世代守卫古敦,你该忠于天下百姓。”

  宇文恭撇嘴冷哼了声,“我可以不恨你,但你得把天衡交给我。”

  “不。”

  “哪怕皇上明知天衡是我的儿子?”他笑得坏心眼,想亲眼目睹他被妒火凌迟却又不得发作的表情,可以让他尝到些许报复快感,心里会觉得痛快些。

  阑示廷竟一丝挣扎皆无,彷似已想到对策。“你是朕的姨表弟,咱俩的面貌有几分相似,天衡若是像你,必有几分像朕,把他带回宫中,无人会起疑。”

  这点,倒是大出宇文恭意料之外。一个善妒到不惜想除去他的人,此时竟可以为了世珍容忍到这个地步。

  “所以皇上是打算挟天衡,威胁世珍进宫?”

  “随你怎么说,朕想要的,绝对不会再错过,哪怕倾尽一切,朕也要留住她。”

  宇文恭挪开视线,忖了下,道:“想留住她,也得要皇上坐得稳皇位,回宫吧,就算皇上再神机妙算,不在宫中坐镇,天晓得会出什么差池。”

  阑示廷垂敛长睫,突地听见不远处传来霜梅和钟天衡的交谈声,他暗忖了下,摸索着起身,突地被握住手,他凉凉望去。

  “做什么?”

  “皇上不是想出去?放心,微臣不会恶意牵着你去撞墙。”

  “朕一点都不担心,爱卿。”

  所以,当门一推开,雷鸣见到原本处于剑拔弩张氛围的两人,竟手牵手地踏出门外时,双眼都直了。

  而两人再往前几步,霜梅适巧牵着钟天衡走来,宇文恭朗声喊着,“天衡!”

  钟天衡一见到他,立刻挣脱霜梅的手,跳扑到宇文恭身上,软绵绵地喊着,“爹!”

  阑示廷顿了下,心忖着,宇文恭这混蛋抢先认了天衡了?!

  “乖,天衡今儿个有没有乖乖的?”

  “当然,天衡今儿个乖乖的,所以霜梅带我来见爹爹……”他撒娇地贴在宇文恭的颈边,瞥见一旁的阑示廷,带笑小脸突地狰狞了起来。“坏叔叔!爹,打他!昨儿个他欺负爹,我都瞧见了!”

  阑示廷愣着,想起昨儿个宇文恭进房时,就是将钟天衡给带在身边,他自然是目睹了这一切。

  “天衡,听叔叔解释。”

  “我不要听你解释!坏人,你敢欺负我爹爹,我跟你没完没了!”钟天衡踢着小短腿,挥着小短手,却怎么也打不到他。

  “皇上,想见世珍就去吧,天衡有微臣安抚着。”

  阑示廷望去,明明是一片黑暗,但那嗓音彷佛在他眼前凝出了宇文恭笑得寻衅的表情。

  他悻悻然地转过身,雷鸣立刻上前让他搭着手,走向厢房。

  推开钟世珍的房门,莫知瑶见了赶忙向前低声道:“皇上,世珍还睡着。”

  雷鸣伸长脖子探了下,长指轻敲着阑示廷的手背,暗示着钟世珍并非佯寐。

  “是吗?”他难掩失望的垂着眼,耳边听见的是宇文恭逗着钟天衡的笑闹声,教他异常恼怒。

  一旦离开这里,彷佛就让他们一家三口团圆了,但要是不走……宫中之事又迟疑不得,再不愿,他也必须以大局为重。

  “知瑶,今儿个开始关上纵花楼大门别营生。”

  “皇上?”

  “戌时过后,不管听见外头什么声响,不准开门更不准外出。”

  “奴婢知道了。”

  阑示廷转过身,朝一旁睨去。“天衡。”

  “坏叔叔!”

  “天衡,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天衡不给叔叔改过的机会,叔叔很难过。”他说着,等了一会没回应,他只能无奈地让雷鸣带他离开。

  良久,钟天衡一脸认真地问:“爹,什么叫做人非……大焉?”他很认真地把中间的字自然省略。

  他才三岁而已,不要考验他,他记不了那么长。

  宇文恭笑了笑。“这话是指人不是圣贤,谁都会犯错,要是犯了错能改,就没什么比这还好的了。”

  “所以我应该给叔叔改过的机会?”

  “不用,他没救了,不用理他。”宇文恭笑眯眼道。

  “好,爹,咱们可以去看爹爹了吗?”

  “走。”

  §第十六章 雨过天青

  昏暗中,有无数张透明半透明的脸飘浮着,监视着她不断的写着字,然写好的字,却自动扭曲变幻着,变成控诉她的条条罪状,她惊惧不已,想走却走不了,肩头沉重得教她无法动弹,压迫着她不断往下趴。

  因为肩头上承载的是一条条的冤魂,是一张张死去的面孔——

  “啊!”

  “世珍,怎么了?”莫知瑶闻声,赶忙坐到床畔,见她满脸是汗水,取出手绢轻拭着,才惊觉是冷汗。

  “我……”钟世珍看着她,房里灯火通明,哪还有半点压迫和黑暗。

  “发了恶梦了吗?”莫知瑶不住替她拭着汗。

  “没事,天衡呢?”正午时,宇文恭抱着天衡过来,可惜她倦得很,没能聊上几句。

  “宇文大人陪他一道睡,他呀,简直是把宇文大人当成神了,缠着问东问西。”

  “对了,他怎会叫他爹?”正午时听见,吓得她险些被药呛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