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钟世珍想起再相遇时,他眸底的阴郁,他甚至几次怀疑起她的身分,却因为看不见,一再错失机会。

  她闭了闭眼,拂去纠缠不清的情感,冷哼道:“听起来,怎么你像个说客?”

  宇文恭笑睨她一眼。“不,千万别将我想得那般好,那回你托我上纵花楼时,我就跟知瑶警告过,要她不准让皇上知道你的身分,更不准让他知道天衡是他的儿子。”

  “我也不想让他知道,你根本不该告诉他我的身分。”

  “那时情况危急,我不说,我怕他不放手,后来他抓着我追问,我只好将所知告诉他,当然除了天衡之外的事。”说着,他笑得有几分邪恶。“我就不让他知道天衡是他的儿子,最好让他一直以为天衡是我的儿子。”

  相较于他对他所造成的伤害,这么点小意思,不过是他的小小报复罢了。

  “他怎会以为天衡是……”混蛋,一想起来就想要狠狠地揍他一顿。

  “……因为他知道我爱着熙儿。”

  钟世珍叹了口气,果真如她想象的一样,不同的是,宇文恭是个观察非常入微的人,又也许是因为他是跟公孙令最亲近的人,所以他才会打一开始就发觉。

  “子规,你可知道为什么公孙令那时一直针对他吗?”她问着,适巧莫知瑶和寒香端着药碗入内。

  “不知道,只记得在她中毒的前一两个月,像是对他恨之入骨……他说得没错,她确实是欲置他于死地,每每看见他,总像恨不得能立刻杀了他。”回忆过往,他曾问过,但公孙令不曾告诉他为什么。

  钟世珍没有公孙令的记忆,无从追查,但阑示廷的难处她不难想象,因为公孙令早在中毒之前就已经设下重重关卡欲置他于死地,也莫怪他会反击。

  “其实……”

  莫知瑶突地出声,宇文恭和钟世珍同时看向了她。

  “知瑶,你知道什么吗?”她问。

  莫知瑶撇了撇嘴道:“大人记不记得有一回在纵花楼时,你说过坊间都歌颂着当时雒王爷的勤政爱民?”

  “记得,你说是公孙令故意在坊间放出消息,为的是要引起前皇的杀机……所以你真的知道为什么?”

  “这事,也许连皇上也不记得,因为他被束兮琰下药,然后……强占了公孙大人。”见两人都一脸难以置信,她很无奈地道:“那是我亲眼目睹,我记得那是年前许多官员都聚在一起,我亲眼看见束兮琰下药,但我不敢张扬,结果就……”

  “可是束兮琰为何……”

  “因为这么做,可以让熙儿对付雒王爷,因而引发皇室内乱,他就可以趁隙而入……”

  宇文恭怒道,黑眸紧眯起。“混帐,他打一开始就觊觎皇位,竟为了皇位布下这个局,埋下两人恶斗的导火线!”

  话落,他怒然起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钟世珍本想唤住他,但想想,让他冷静一下也好,因为真相实在伤人。

  “世珍,喝药了。”寒香轻柔地将她扶起。

  “谢了,寒香。”

  寒香不禁微皱起眉。“说什么谢呢,咱们姊妹的命都是你救的。”

  “可不是?记得那时,当你到大牢看咱们时,我心想死期到了,也就不挣扎了,想不到你却不是公孙大人,这才让咱们逃过一劫。”听宇文恭对皇上解释时,她吓了一跳,但却可以接受,因为世珍确实和公孙令大为不同。

  公孙令是个冷漠寡言之人,不如世珍的热情大度,但又也许她们不了解公孙令的内心,无从了解她。

  “知瑶、寒香,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根本活不到现在。”谁说烟花女子无情,她的好姊妹硬是在阎王手中将她救下,当时情况不明,明知藏匿她恐会危及性命,她们却是义无反顾。

  “当年不是你放了咱们,咱们之后哪有机会救你,”莫知瑶催促着她赶紧喝药,再道:“当我瞧见你把皇上带回来时,我心跳都快停了。”

  “是啊,我也觉得我看错了。”寒香也忍不住道。

  喝完了药,回想那情境,钟世珍不禁低低笑着,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何知瑶慌了。

  “所以……皇上是真的失明了?”

  “此事不可外传,绝不能外传。”钟世珍沉声道。

  如今她终于明白为何宇文恭认为把先皇遗诏给束兮琰也无妨,因为一张假遗诏不见得能逼阑示廷退位,但是五官有疾,三大世族皆能要他退位。

  莫知瑶和寒香对视了一眼,莫知瑶叹了口气。“其实就如宇文大人所言,虽然我也晓得是皇上害了你,所以当初希望你可以避开他,可是这些年,他真的有心行为,一再找你……世珍,我说这些,不是替皇上说话,而是我希望你别把错往身上揽,很多事都不是你的错。”

  钟世珍疲惫地躺下,闭上噙泪的眸。

  如果不是她的错,是谁的错?

  阑示廷垂敛长睫,双手交握着,回想着当他的手掐握她颈项上的触感,心里爆开阵阵恶寒。

  差一点……如果宇文恭再迟一点进门,世珍就真要死在他手上了。

  多么可悲,他寻寻觅觅,却不知道最爱的人一直在面前,就如初遇世珍时,她说过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多讽刺,她就在身边,他竟不知道!

  那般熟悉,那么多的线索,他明明起疑过,却因为旁人而以为是自己思念过头,岂料她就是他所寻找的她!

  钟世珍……不是宇文恭的公孙令,而是完全属于他的世珍,是他世上最珍贵的宝物,终于回到他的身边了。

  他要让她看见,在他的治理之下,古敦定会开创盛世,百姓可以安居乐业,夜不闭户,城无乞儿……他要让她知道,夺位登基不是为了私欲,而是他不愿让百姓活在苛政之下。

  突地,推门声引起他的注意,他抬眼分辨着来人——“宇文爱卿。”

  宇文恭扬起浓眉,似笑非笑地睨他一眼。“皇上,眼前这儿只有你跟我,犯不着演君贤臣恭的作恶戏码。”

  “有事?”阑示廷懒声问。

  “听说京卫开始行动了。”

  “然后?”

  “皇上该回宫了吧。”

  “朕何时回宫,还轮不到你置喙。”

  宇文恭缓步踏进房内,守在门外的雷鸣戒备着,宇文恭干脆把门关上。“这儿有我,世珍不成问题,皇上还是回宫坐稳你的龙椅较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