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我连死都不怕了,你认为我还有什么不敢的?!”

  阑示廷为之语窒,半晌才道:“你不要忘了,你还有天衡那个孩子。”

  钟世珍疲惫地倚在宇文恭的肩上,想起钟天衡……当初她根本不知道她已经怀孕,而这孩子真是坚强,非得要跟着她来到这世间受苦,打一出生就病骨缠身,要不是他给了八支参……说来,这命运真是分外讽刺,天衡的爹差点害死了他,却又是他救了他!

  “朕会视天衡为己出,把他接到宫里,咱们一起生活。”

  钟世珍有些难以置信听见什么,噙怒的抬眼,问:“你说什么?”

  “朕保证,会将天衡视为己出,朕——”

  “滚!叫他滚!”混帐,他竟不知道天衡是他的儿子!他到底是把她当成什么了?以为她没有落红,天衡就不是他的儿子?!任谁都看得出天衡与他是同一个模子印出的,但他却——

  “世珍……”

  “阑示廷,你知道为何你会瞎了眼吗?”见他整个人痛缩了下,她有种莫名的快意和痛楚同时凌迟着自己,但却阻止不了她满口恶言。“因为你从不以真心看待周遭的人,既然不想看,老天就把你的眼收去,让你永远也看不见!”

  阑示廷握紧拳,反驳不了。“朕承认,当年是朕要束兮琰毒杀公孙令,可是你不知道的是公孙令的苦苦相逼,加上颁下数道对百姓不利的税政,朕才会铁了心要杀,甚至在你历劫之后,见你性情大变,决定利用你,可是朕——”

  “出去!你那些谎言拿去骗其它傻子,要我原谅你,除非你让公孙家所有人复生!”肚子突地传来阵阵闷痛,教她急喘着气,说不出话。

  “皇上,你先离开,别再刺激世珍了!”宇文恭恼声吼道。“雷鸣,送皇上回宫。”

  “朕不回宫!”

  “那就先到隔壁房歇着,还是你非得要将世珍逼上绝路?!”

  阑示廷抽紧了下颚,恼声道:“雷鸣!”

  “卑职在。”门外候着的雷鸣赶紧入内,将阑示廷带到隔壁厢房歇着。

  “世珍,你冷静一下,我去瞧寒香把药熬好了没。”见她痛得连冷汗都冒出了,莫知瑶赶紧跑一趟厨房。

  钟世珍忍着痛,一手抓着宇文恭,问:“天衡呢,你……见过他没有?”

  “见过了,他让霜梅照顾着,别担心。”

  钟世珍缓缓地倒回床上,疲惫地闭上眼,哑声问:“你跟他说了我不是公孙令的事了?”就算记忆回笼,让她忆起最痛苦的那一段,但她脑袋还算清醒,听得出阑示廷的说法有些古怪。

  “嗯,你昏厥时,我跟他提了。”

  “你干么跟他说那些,你……不恨他吗?”是她告诉他,阑示廷伙同了束兮琰毒死了公孙令的。

  “恨,我对他的恨从未停止过。”

  钟世珍蓦地抬眼,只见他唇角还带笑,恨意听起来像是玩笑。“如果你恨他,在你得知他双眼失明后,你多的是机会下手,为何你——”

  “杀他,太容易了,但是杀了他之后,太麻烦了。”

  “我不懂。”

  宇文恭撇唇自嘲一笑。“宇文家永远忠于皇室,当他还是皇帝时,我会忠于他,哪怕我恨他至死,此衷依旧不变,但要是真杀了他,这天下岂不是又要大乱?岂不是要让束兮琰称心如意?”

  “我没有办法像你考虑那么多。”相较之下,她自惭形秽。

  “我虽恨他的自私卑鄙,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个好皇帝,他确实一心为民,在你落河失踪之后,他连颁了数道德政,而且完全是照着之前你给他的建议,他甚至做得更好,让我确信他是有心而为,所以,我可以忍。”他顿了顿又道:“尤其——”

  “嗯?”

  “在你落河之后,他立刻跃进河里,雷鸣几次将他拉出河面,他却一直甩开雷鸣,拚命潜入河里,才会被卷进暗流,头部撞上暗礁,导致双眼失明。”

  钟世珍沉默不语。她的记忆恢复,过往的恨,比对失忆后遇见的他,他的悲伤和沉痛……她心里都清楚,但要原谅他,对她而言,她做不到。

  公孙家的灭门,是他成就大业的踏脚石,是她一意孤行的代价,怎么原谅?她连自己都原谅不了,又该如何原谅他?

  “初时,他发觉自己失明,极为震怒……却不是他可能失去刚得到的皇位,而是他看不见,找不到你……”他看向门外,轻吁了口气。“但因为承诺,他假装恢复,以行动取信百官,然后大赦天下、减税、整治全国河道、整顿朝堂……这四年多来,我看着他和我尝着同样的苦,但他守着承诺,每年得闲必要出宫寻找你,哪怕看不见,他也坚持终有一日可以找到你,冒着眼盲被识破的风险,一再重复,那傻劲,看得我都笑了,那不是寻常人做得出的蠢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