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我该怎么办?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她紧揪着他,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浮木,寻求力量支撑。

  宇文恭紧搂住她,安抚她。“冷静,不要想,都别想,好好睡一觉后再说。”

  “我不能睡……那些看不清楚的冤魂,说不定是公孙策、是恬儿……是我害死了他们,我怎么会被冲昏头,我怎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她倾尽一切,却只换得了弃棋的下场。

  宇文恭亲吻着她的额。“别说了,别说了……我会处理,我会处理!”杀了他的熙儿,就算是皇上,也得偿命!

  安抚着她,抱着她躺在床上,将她纳进怀里,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有人进房,他微张眼,瞧见的是不知所措的莫知瑶和脸色铁青的阑示廷。

  这是第一次,他兴起了弑君的念头,想将他碎尸万段,但不急于一时,他多的是时间处置他。

  而后,阑示廷不置一语地将衣衫凌乱的钟世珍抱起,眸带警告意味地瞪了一眼宇文恭,才徐徐转身离开。

  翌日,钟世珍清醒时,发现自己身在宫中,只想赶紧离开,但一思及他们的计划便捺着性子,打探着消息,直到要将前皇阑示延押解上船当天,她偷偷跟上了船。

  船行半日后,果真有余党出现,打算掳走阑示延,船上戒备着,而她一直盯着宇文恭调度指挥,就在混乱之间,她听见一道细微嗡声凌空而来,她不假思索地朝宇文恭奔去,千钧一发之际将他推开,而她则被波及,被打落河里。

  噗通一声,她感觉自己像是被石头砸中一般,几乎是同时,有股力道卷上她的腰,她随即被拉出水面。

  “公孙!”

  听见他声嘶力竭的吼声,她不禁想笑,直觉得他不当戏子真是可惜了!疲惫地闭上眼,感觉身体一点一滴地往上,直到声音愈来愈近时,才徐徐张开眼,动手扯着身上的九节鞭。

  “公孙,不要!”他心急喊道。

  她朝他笑了笑。“不要什么?”

  “住手!”阑示廷怒不可遏地吼着,将九节鞭的另一头递给身旁侍卫,探身越过船舷,企图握住她的手。

  “你在执着什么,阑示廷,我这枚棋子,也该功成身退了吧。”她笑意不减,在他碰触之前,拉开九节鞭,身子随即往下一坠。

  “公孙令!”他声嘶力竭地吼着。

  “永别了。”

  她忍不住放声大笑,终于,她可以解脱了!

  荒唐的恶梦结束了,黄泉底下,她再跟公孙策和恬儿道歉。

  冰冷的河水如刃切割着她,在黑暗之中不断地被暗礁撞击着,可身体受到的重创,却远不及他给予的心痛。

  终于,她可以不再心痛,终于——

  但是,当她再张开眼,看见那张熟悉得教她心痛的脸,她恨她的恶梦为何至今还不醒!

  为何老天不带她走,让她在失忆之后,再与他相遇,又愚蠢地再次爱上他,再一次地成为他手中的棋子!

  “世珍,你醒了?”彷似察觉视线射来,阑示廷摸索着她的脸。

  钟世珍怒然拍开他的手,像是无法容忍他碰触自己,她挣扎地坐起身,余光瞥见宇文恭就守在床头,而莫知瑶则一脸心喜地从榻上站起。

  阑示廷愣了下,随即面露愧疚地道:“对不起,朕一时误解,怒极攻心,没有查证就对你——”

  “所以你现在是要告诉我,当年你的九节鞭也是同样失准,所以才会打向子规?!”她吼着,嗓音粗哑得犹如粗砺磨过,教她连咳了数声,咳出了血水。

  阑示廷错愕得说不出话。

  “说呀,阑示廷!告诉我,当年你毒杀我,也只是一时误解!告诉我,当年你利用我,也只是一时误解!告诉我,你决定杀子规时,也只是一时误解!”她声泪倶下地吼道,不管喉头烧辣的疼痛,甚至不断溢出血。“告诉我,当你将公孙家灭门时,也只是一时误解!”

  “世珍,冷静点。”宇文恭将她拉进怀里。“冷静点,没事了,都没事了。”

  “……你恢复记忆了?”阑示廷哑声问。

  原来,那些事,她都知道……原来,她是因此而离开他。

  “阑示廷,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误解,事实证明,你不过是利用了我夺取皇位,就连现在……”她哽咽了下,嗓音沙哑难辨地道:“即使是现在,你还是利用我拔了束兮琰的官,利用我释了子规的兵权!”

  “朕——”

  “出去!我不要见到你,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

  “朕不走,朕要带你回宫。”

  “我不会跟你走!”

  “当年朕只是安抚束兮琰,朕要拔公孙的官是因为朕要立为后,一如现在,朕等着除去束兮琰之后,要恢复你的女儿身,朕——”

  “你真是把我当成傻子般的耍吗?!”她吼问,不住地喘着气。“子规……赶他走,让他走!”

  “世珍,不要激动,你现在……”宇文恭欲言又止。

  阑示廷替他接了话。“你肚子里已经有朕的孩子了。”

  钟世珍呆住,难以置信地抓着宇文恭。“他……他说的……”

  “你已经有孕了,不要太激动,大夫说了,对你的身子不好。”宇文恭低声喃道,安抚着她过度激动的情绪,毕竟谁也没想到她会在转醒后,恢复了记忆。

  “……我不要这个孩子。”

  “你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