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如果有他,这场政变必是势如破竹,但她不想勉强他,因为她知道他的顾虑,他有他必须保护的族人。

  然,就在决定政变的前几日,武将依旧无人表示支持时,宇文恭踏进了首辅府,允诺相助,钟世珍开心的紧抱住他,压根未觉身后阑示廷的眸色冷厉了起来。

  政变当日,兵分两路,她拿着假拟的遗诏与束兮琰,趁着早朝入殿逼宫,而宇文恭带着京卫和阑示廷除去阑示延布下的兵马。

  一切如她所想,顺利地逼着阑示延退位,而战火也缩小在一重城内,然就在她替阑示廷夺得皇位时,才知道礼部尚书府竟遭战火波及,当她赶到现场时,尚书府里已无生还者。

  后院房舍里有一具焦尸,身上衣料模糊可以分辨出是恬儿爱穿的嫩桃色,教她不舍的跪在房前痛哭。

  她本以为助阑示廷登基,可以向父亲证明,公孙家依旧能在朝堂上屹立不摇,可谁知道战火竟独独波及了尚书府。

  她痛心,阑示廷却为了登基后的事忙得焦头烂额,无暇安慰她,而她也得负起责任,与他肃清朝政。然,却在此时,她听见——

  “皇上,前皇寝宫和御书房都找不到先皇遗诏,如今就算遗诏是在礼部尚书府里,怕也已经烧成炭了,皇上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束兮琰噙笑说着。

  “不管有无先皇遗诏,朕已经登基,谁都撼动不了朕的地位。”

  “皇上说的是,不过接下来,皇上要如何处置宇文恭和公孙令?”

  “朕要先处理宇文恭。”

  “这倒是,他手中有十万京卫和二十万水师,确实是该先对他出手。”

  “朕打算借押阑示延出河诱出余党,趁机让宇文恭葬身河底……掉进浴佛河,能安然无恙的从未听闻,届时再宣称他失足掉落即可,无人会起疑。”

  “那么公孙呢?皇上答允微臣首辅一位,这事……”

  “放心,处理了宇文恭后,朕会将公孙令拔官,这首辅一位自然是属于你的。”

  “说来这命运也是极为曲折,当初没能将他毒死,本以为更难以对付,岂料他却在苏榈后,像是变了个人,要不是如此,皇上又如何能顺利成就大业?”

  她听着,通体生寒,怀疑自己听见什么,更怀疑自己所看见的那张冷酷嘴脸到底是谁……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是在作梦吗?

  怎会有如此可怕的梦……梦为何还不醒?!

  §第十五章 真相一一揭露

  纵花楼里,宇文恭坐在窗台饮酒,突地听见开门声,侧眼望去,就见脸色苍白的钟世珍脚步虚浮地走来。

  “怎么,你又要跟我说,宫中黑影幢幢让你不舒服?”他问着,见她踉跄了下,酒杯一抛,随即眼捷手快地将她拽进怀里,惊觉她浑身冰冷,不住地轻颤着。“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子规……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她颤着声说,双手紧抓住他。

  宇文恭眸色一沉。“熙儿,冷静一点。”

  “我不是熙儿!”她突地吼道,一把将他推开。

  “熙儿,你……”

  钟世珍低头瞥见桌上的酒,拿起酒壶就口狂饮。

  “你冷静一点!”宇文恭一把将她的酒抢过,将她拉到锦榻坐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子规……公孙令死了,公孙令早就死了!我不是公孙令!公孙令被阑示廷和束兮琰毒死了!”天啊,这不是梦,全都是真实的,而她竟不知凶手一直在身边,竟还傻傻的为他们担下滔天大罪。

  “你在胡说什么?你——”

  “子规,我叫钟世珍……公孙令早已被毒杀,而我的魂魄跑进了这副躯体里,我到现在才知道凶手是谁,原来他们都是骗我的……他不爱我,他只是利用我……”她突地笑了,却笑得满脸是泪。

  恬儿说对了,当她察觉时,一切都迟了。

  太迟了!公孙策死了,恬儿也死了,公孙妍被废……公孙家因为她错误的决定被一夕灭门,而今,他竟还打算要杀了宇文恭!

  “熙儿……你不是熙儿,熙儿在哪?”沉着如斯的宇文恭也慌了。他早已察觉她的性子不似公孙令,可作梦也想不到公孙令已死,而她移魂进她的躯体。

  “我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她到底该怎么办,得要怎么做才能弥补她犯下的错误?她自以为打着正义的旗帜推翻了暴政,岂料她也不过是他人手中的一枚棋,如今即将沦为弃棋。

  “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