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小鲜肉中毒了,冠玉俊脸黑得教她心底犯急,可偏偏她不是大夫,使不上力,而原主不懂厨技,她自然不能借厨房熬粥喂食,所以她差人找来雒阳知府追查此事,岂料竟得知——

  “大人不是说过,当折扇遮面时就是动手的时机?”

  犹如晴天霹雳,她一整个很想死,很想抓来公孙令问:你到底想怎样,先用税赋新法整阑示廷,竟还交代暗号让知府刺杀王爷!到底是什么天大的过节,没把人整死,日子就过不下去吗?!

  庆幸的是,公孙令死了,现在取而代之的是她钟世珍,所以这等暗杀伎俩,她绝不会再用!

  “公孙,只要你没事就好。”

  当小鲜肉醒来,笑着对她这么说时,她羞愧内疚,对他的心疼无限上纲,明知自己不该在雒阳城待太久,但她还是忍不住为他一再抗旨,直到他的身体恢复了,她才依依不舍地回京。

  当然,没顺着皇帝老子的意整死雒王爷,她的下场就是暂时被冻了起来。她是无所谓,也许罚她闭门思过,也少点机会去陷害阑示廷。

  不过,她老爹可骂得狠了,就连贵妃姊姊都特地把她叫进宫里训示,分析天下大局,让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公孙令非害死阑示廷不可——因为皇帝老子看这个弟弟很不顺眼,他一天不死,皇帝老子就会觉得很痛苦。

  混蛋!这是什么皇帝啊!

  “大人,小心隔墙有耳。”

  “那我挖坑喊好了。”钟世珍没好气地道。

  莫知瑶直睇着她半晌,不解道:“公孙大人历劫后简直像是换了个人,要不怎会喊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

  钟世珍撇了撇唇。“错了就是错了,难道你没听过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莫知瑶眉头一皱,开了门看了左右,才阖紧门,道:“大人,此话在奴婢面前说说就罢,千万别在人前提起。”

  钟世珍颓然地往她肩上一靠。“知瑶,我知道,可问题是……你知道吗,雏王爷在雒阳城受百姓爱戴,这是做不得假的,试问皇上登基之后,到底做了些什么?我在坊间听到的都是歌颂雒王爷,而不是皇上啊。”唉,这事她跟恬儿聊过,可是恬儿不准她再说,对她又是一阵叨念,念得她干脆逃到纵花楼避难。

  莫知瑶被她这么一靠,有点羞涩地垂下眼,但听完她的话,神色古怪地道:“大人……正因为坊间拥戴王爷,皇上才会忌讳,而这事……是大人买通了人在坊间流传的,为的就是要除去雏王爷啊。”她是纵花楼的花魁,在达官贵族间游走,这点小道消息,没人比她清楚。

  钟世珍瞠圆了眼,哑声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原来公孙令才是真正要置阑示廷于死地的凶手?

  “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

  莫知瑶抿了抿嘴。“这得要问大人啊,是大人做的决定。”

  钟世珍沉痛地捂着脸。她怎会知道?!那是公孙令做的决定!

  这是桩真正无解的悬案,公孙令被毒死了,烂摊子全都丢给她,更糟的是她好愧疚,想着阑示廷因为自己而一再遇害,她心里就很难过,常常待在纵花楼的顶楼露台,眺望着浴佛河,思念着阑示廷。

  直到六月时,因为皇帝天坛祭祖,所以把他从雒阳给召了回来。再见到他,她满心欢喜,只觉得他更瘦了些,但是笑容依旧迷人。见到他,她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已经数月未见,忧的是皇上是否另有计谋。

  果然,如她所料,就在登天坛时,有人暗杀皇上,可笑的是,据刑部追查之后,竟声称所有证据都指向阑示廷,当日就被押进刑部大牢,隔日将以谋逆之罪转送大理寺终审,其间不允任何人探视。

  她透过许多渠道,甚至找了宇文恭和束兮琰帮忙,才得以顺利地进入刑部大牢。

  站在牢房外,钟世珍瞬间红了眼眶,只因那如玉般的俊俏人儿竟受到凌迟之刑,状似昏厥地倒在牢房地上,他披头散发半遮容颜,素色中衣早已被血染红,衣衫未掩的肌肤是一道道带血伤痕。

  通廊的墙上还挂着沾血的蒺藜鞭,教钟世珍气得浑身发颤,回头瞪去。

  “你们竟敢刑求!”钟世珍怒斥着,瞪向刑部狱卒。“一个王爷落到你们手中,就可以任你们胡作非为了?混帐!”

  刑部狱卒吓得一个个跪下。“大人恕罪,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奉谁的命?!”

  “公孙!”宇文恭赶紧揪住她。“你冷静一点。”

  “你要我怎么冷静?这是未审先刑!”知不知道那鞭是会打死人的。

  “上头没有下旨,狱卒岂敢动手?”束兮琰压低声嗓说,摆了摆手要狱卒先退下。“皇上已下旨,直指王爷是谋逆之罪,刑部自然有问审之责,明儿个转送大理寺……终审快审,恐是明日就会直接斩首示众。”

  钟世珍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天坛祭祖,咱们都在场,到底是会有哪个傻子选在当下刺杀皇上,这分明就是恶意栽赃,要不为何不交出行凶之人对质?”

  “行凶之人在指出王爷之后便已服毒自尽。”宇文恭低声说,看了眼倒在牢房里的阑示廷。

  “宇文,这分明是嫁祸!”

  “就算是嫁祸又如何?咱们能如何?明日大理寺终审,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我都不可能找出有力的证据。”

  钟世珍喘了口气。“你的意思是说,咱们要眼睁睁地看着王爷为莫须有的罪名给判死,甚至斩首示众?”

  宇文恭和束兮琰沉默着,心底很清楚对于此事已是无力回天。

  “不,我不会放弃,我不会让王爷蒙受不白之冤!”再看了眼阑示廷后,她愤然离开大牢,宇文恭只能无奈跟上。

  也因而两人都未瞧见,走在最后的束兮琰朝牢房铁杆轻敲了两下,状似昏厥的阑示廷缓缓地勾弯了唇。

  当晚,钟世珍到处奔波,拜访刑部尚书和负责天坛护驾的金龙卫指挥使,为的是要查明事实真相,然在一无所获之下,她赶往大理寺,大理寺卿却不肯见她,回家听恬儿说大理寺卿与父亲私交颇好,于是又跑了趟礼部尚书府,却被父亲怒斥,甚至威胁不准违逆皇上旨意。

  离开礼部尚书府时,已是四更天,倔强的泪水终于滑落。

  这是什么官……什么皇帝、什么世界!冤屈不能伸,将司法沦为打压兄弟的工具,亏她手掌大权,竟是无能为力!

  “熙儿。”

  走回首辅府时,就见宇文恭迎面走来,眸噙悲伤地唤着。

  “子规……我救不了王爷。”她难过地垂下脸,像个孩子般的哭泣。

  “熙儿,何时王爷在你心里变得如此重要?为何我觉得你在历劫之后,像是变了个人?”宇文恭轻柔地将她搂进怀里。

  “子规,我想救他,我想救他……我不要他死……”她真的好没用,她哪里算什么首辅,唯有皇上释权时,她才真的握有权势,可偏她不顺皇上的意,朝堂上的百官测着风向,不敢靠近她,没人能帮她。

  “你可知道要救他,你必须付出什么代价?”

  “我不在乎,哪怕与全天下为敌,我都要救他。”

  宇文恭抚着她发丝的手一顿,垂眸忖度,直到一阵马蹄声在静谧的一重城里响起,他回头望去,就见束兮琰竟纵马狂奔而来。

  “不好了,大理寺已经结束终审,即刻将王爷押出大堂斩首了!”

  钟世珍紧抿着唇暗忖着,怎么救……怎么救!突地,察觉宇文恭拉扯她的衣襟,她不解的抬眼,就见他从衣襟里拉出她悬在颈间的长命锁。

  “公孙,三大世族在三代前辅佐阑氏取得天下,所以先祖皇帝赐了三大家各一个长命锁,长命锁可充当免死金牌,你如果可以舍下自己的,就拿去救王爷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