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可是在皇上跟前,岂能无视规矩?一个行差走错,自己人头落地就算,就怕还会牵累家人,真是麻烦到她很想装病,当个拒绝上学的小孩。

  “说到这个,皇上下旨了,这事严查,当日在纵花楼侍候的花娘丫鬟,现在都押在牢里,等着你好了,亲自查办。”宇文恭顺口接了话。

  “喔……”她的气势更萎靡不振了。

  唉,为什么别人穿了之后都能吃香喝辣,她却是肩负要职,当官就算了,还得查办原主遭人下毒的事?

  官场上的事,她一点头绪都没有,如何从中查出凶手,加上过了这么久了,哪还能找到什么证据,这注定要成为无头悬案,还怕会连累其它不相干的无辜人士。

  可是,皇上都下令了,她能不查吗?查,不但非查不可,而且还得尽速查缉。

  几日后,恬儿替她装束得像个大官,宇文恭和阑示廷、束兮琰,一道陪同她走进刑部大牢,一见当日相关的关系人。

  可当她一进大牢,她的眉头就打结了,因为所谓的关系人竟是三个小姑娘,两个面带惊惧看向束兮琰、阑示廷,最终落在她脸上,不住地颤抖着,另一个胆识较好,目光平静地直睇着,彷佛等着她下令诛杀,求得解脱。

  末了,她叹了口气,“放她们走吧。”

  阑示廷面带疑诧地看着她,就连三个小姑娘都难以置信的瞪大眼。

  “王爷,你认为她们为何要毒杀我?动机呢,好处呢?”不等他开口,她懒懒地解惑。

  “王爷,行凶之人,哪怕是无差别杀人,都会目藏凶光,带着几分噬血,但这三个小姑娘难掩惊惧,目光坦荡,不是凶手。”

  “但如果是听命行事呢?”束兮琰问着。

  “打也打了,伤也伤了,如果三人是听命行事,或是受到威胁,必定沉默等死,抑或者怒天怨地,可你瞧,她们的眼或惊惧或平静,可会与此事有关,把她们都给放了。”说着,她都忍不住再叹口气。

  说穿了,根本是查办的人为了交代,随便抓人滥竽充数的,真是一群混蛋。

  宇文恭眸带赞赏,“来人,放了她们。”

  “是。”狱吏赶忙开了门。

  三个小姑娘怯生生地走到牢房外,为首的立即跪下。“多谢大人不杀之恩。”后头两名也跟着跪下。

  钟世珍见状,赶忙将她拉起,示意后头两个赶紧起身。“说什么不杀之恩,没做的事就是没做,就算老天不开眼,这世间也还有公道。”只是她个人比较不解的是,公孙令没事上花楼跟人家喝什么花酒,还喝到被毒死。

  后来她问过了,原来是因为文涛阁的同侪聚餐,身为次辅的束兮琰当时也在场。然而在事隔一个多月之后,所有的证据还能上哪找?算了吧,反正她都代替公孙令活着了,干脆就当作意外结案算了。

  “走吧,送她们回去,咱们顺便再在纵花楼听曲。”她提议着。

  “你还敢去?”宇文恭没好气地道。

  “有什么是我不敢的,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怕什么?”她就当是几日游,彻底玩个痛快。

  再者这三个小姑娘她要是不亲自押回去,天晓得半路上会不会出什么事。打定主意,她就偕同他们一起当护花使者,当晚几人就在纵花楼听了一晚的曲,喝了一晚的茶,险些把她胀死。

  也在那晚,她才知道为首的姑娘是纵花楼的花魁,名为莫知瑶,其余两名小姑娘则是她的丫鬟,一对双生姊妹花,名为寒香、霜梅。为了安全起见,当晚,她就让年事已大的花楼鸨娘退休,把知瑶给扶正,成了最年轻的鸨娘。

  没多久,就传出莫知瑶是她的小妾,她没否认,因为这个头衔对莫知瑶来说是方便事,可以保她平安,反正她都有正妻了,再加上妾,其实也无所谓啦。

  这些小事没什么难度,比较难应付的其实是——

  “雒阳城的税赋?”她呆呆地跟着念诵一遍,直睇着眼前十分霸气的盛隆皇阑示延。

  “爱卿,这可是你之前跟朕提起的,莫忘了。”

  之前?她来了没?肯定是还没,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鬼!偷偷地睇向他身旁的贵妃,听说是她亲姊姊的公孙妍,可惜心无灵犀,姊妹俩严重没默契,她只好认命地执行皇帝老子的任务,走一趟雒阳城。

  反正顺便去探视已回雒阳的小鲜肉,养养眼,对身体也是不错。

  然后,她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很可怕的秘密。

  公孙令乃当朝首辅,其父为礼部尚书公孙策,其姊为贵妃公孙妍,公孙令还是三大世族之首的接班人,简直就是荣耀加身,耀眼得快要闪瞎人的尊贵身分,但当她出现在雒阳城,当随行侍卫高喊着首辅大人到,要百姓退避,她发誓,她看见有人对她吐口水,而且不是单一事件,是有志一同。

  原以为吐口水乃是雒阳城欢迎大人物的特殊做法,然就在她进了雒王爷府后,她才惊觉自己不受欢迎的程度可能严重到——如果想害她,只要趁她上街喊她的名,被乱棒打死的机会高达九成,被口水淹死的机率恐达七成。

  雒王爷府里,除了阑示廷,和跑来逢迎拍马的雒阳知府,其余的人皆把她当仇人,那眼刀插得她体无完肤,多想高喊没空位了,不要再丢眼刀了!最终,只能抽出折扇遮面,掩住那一道道狠毒目光。

  庆幸的是小鲜肉王爷宅心仁厚,依旧以礼相待,还和她秉烛夜谈,谈税赋新制和浴佛河整治工程,最终她在他的眼里看见了赞叹和欣赏。唉,说来小鲜肉王爷实在没话说,毕竟她是皇帝老子派来找碴的,他还是视她为友,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碴还是公孙令当初拟好要对付他的作战计划。

  天晓得她多想问,这小鲜肉王爷到底是怎么得罪公孙令,怎会教公孙令这般小鼻子小眼睛地从长计议,硬是要把他往死里整?

  就在两人相谈甚欢,聊得欲罢不能之际,咻咻咻的,有人莫名地杀进了王爷府,而且目标精准地直朝阑示廷去。她吓了一跳,正想着如何御敌,就见小鲜肉抽出腰间的九节鞭,在她面前抛耍出完美的弧度,凌云般的挑刺,咻咻咻的,舞了场教她想大喊安可的九节鞭之舞。

  但,也许是她看得太专注,没发现还有个卑鄙的家伙在暗处等候多时,看她疏于防备便射出飞刀,她闪避不及,接着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收进怀里,那一瞬间,她的心就被收走了。

  不能怪她又犯花痴,她上一辈子少有机会可以被人保护,通常都是她保护别人比较多,这种小鸟依人的滋味,她是第一次,但悸动的时间不太长,因为她瞧见为了保护她,他的手臂受了伤,而且淌出的血是黑的……

  “刀上有毒!来人啊,把大夫找来,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