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上了轿,雷鸣跟侍在旁,出了宫,再换乘马车,路上有宫人指引着方向。

  “雷鸣,你先追上!

  “卑职遵命。”雷鸣立刻足不点地朝宫人所指方向而去,在转过御道之后,就见一辆缀有宇文家玄红双色流苏的马车停在首辅府外,他闪身躲进转角偷觑,就见宇文恭和公孙令一道下了马车,踏进了府门。

  他疑诧不已,思索了下,纵身跃起,从一旁的宅邸围墙再点上屋顶,跃过了首辅府的围墙,惊见公孙令手上所持有之物。'

  两人在侍卫的引领之下,进了主屋一间房,而开门之人竟是莫知瑶。

  雷鸣本想再追近一点,然而首辅府里戒备森严,他只能暂时退到外头,回到转角处等候皇上的马车到来。

  不一会,马车驶近,他示意马车停下,才走到车帘边道:“皇上,这里是首辅府。”雷鸣低声说着。

  “首辅府?”阑示廷微眯起眼,再问:“可还有瞧见什么?”

  雷鸣迟疑了一下。“皇上,卑职像是瞧见公孙大人手上拿着……圣旨。”

  阑示廷愣了下。哪来的圣旨?她未进文涛阁,他更未授权,她是要从何处拿到圣旨?突然一个想法掠过,教他脑门像是遭人重击般,整个人恍惚了起来。

  “但也许是卑职错看,毕竟距离有些远。”马车里毫无声响,雷鸣怕他误解,赶忙再补上一句。

  “可还有瞧见什么?”阑示廷哑声问。

  “卑职瞧见他俩进了主屋一间房,而开门迎接的人竟是莫知瑶。”

  阑示廷敛眸不语,半晌,突地撇唇笑得自嘲。

  “皇上?”不寻常的笑声把雷鸣的心吊得老高。

  “雷鸣,前往纵花楼。”

  “咦?”不是要追查宇文恭和公孙令,这当头去纵花楼做什么?

  “可以让知瑶跟我走了吧。”一进房,钟世珍便将莫知瑶拉到身旁,确定她身上没有伤,才教她安心了些。

  束兮琰摊开遗诏一看,确定是当初公孙令所拟的假遗诏,才满意地收起,抬眼笑睇着站在前头的宇文恭。

  “本官倒没想到宇文将军竟会一道前来。”

  “束兮琰,你不会傻得认为一道假遗诏能做什么吧?”宇文恭眸带轻蔑地道。

  束兮琰不以为意地扬起眉。“宇文将军这一把赌得真是豪气,又或者该说是公孙令太过惹人怜爱,就连你也割舍不下?当年,你随他造反,如今又随他交出遗诏……真是情痴得教本官都想为你掬一把同情泪了。”

  “省着点,留给自个儿用吧。”宇文恭笑眯眼道。“告辞r.”

  话落,便径自带着钟世珍和莫知瑶离开。

  束兮琰直睇着他的背影,侍卫立刻进房低问:“大人,要趁这机会除去吗?”

  “你真以为宇文恭是个傻子,会毫无准备地踏进首辅府?”束兮琰把玩着手中的假遗诏,打从心底厌恶宇文恭这个人。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纯粹是因为他是个没有欲望,不易被看透的人。

  “把那种东西交给束兮琰不要紧吗?”一踏出首辅府,莫知瑶神色微慌地低问着。“他如果真的——”

  “先回纵花楼再说。”钟世珍赶忙将她拉进马车里。

  “失礼了。”宇文恭最后坐进马车,坐在两人的对座。

  “我没有想到他竟会派人进纵花楼抓我,楼里明明有不少皇上派去的暗卫,结果却还是……”

  “没关系,只要你没事就好。”钟世珍不舍地紧搂住她,低问:“他没伤害你吧?”

  “他不会傻得伤害我,因为他的目的就是那道圣旨。”

  “宇文大人说他拿那圣旨作用不大,不打紧的,你别搁在心上。”

  “……这事,皇上知道吗?”从头到尾都没提到阑示廷,教她的心里更加不安。

  钟世珍抿了抿嘴,尚未开口,宇文恭便接了话。“这件事我会跟皇上禀报。”

  “不用,我跟他说就好。”她很清楚示廷对他的敌意,要是把这件事交给他处理,恐怕只会让两人关系更加雪上加霜。

  “我在场,可以把事说得更完整。”宇文恭态度温和,口吻却相当强硬。

  钟世珍不管怎么想就是觉得不妥,口头上不跟他争辩,因为只要回宫之后,她要跟示廷交谈的机会比他多上太多,眼前首要之事,是先送知瑶回纵花楼,再探看天衡。

  马车停在纵花楼的后院小门,一行人鱼贯下了马车,直朝后院而去。

  “宇文大人,不知道能不能跟你借人安插在纵花楼里。”钟世珍低声问,就怕这事又重演,岂不是要被束兮琰勒索个没完没了。

  “我会想法子。”

  “你手头上……”钟世珍顿了下,像是想到什么,问:“对了,皇上有收回你京卫的兵权吗?”

  “收了。”他轻描淡写地道。

  钟世珍呆了下。“怎会?”

  “没什么不可以,他是皇帝。”

  “可是我明明改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