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五


  “自然是要造反,替自己一搏。”

  “如果是这样,那只要他咬住皇上不是合体制登基的,那皇上不是要下台?”她愈是想冷静,脑袋愈是纠结,终究只能向他求救。“宇文大人,你不会骗我吧,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了。”

  宇文恭扶住她不住往下坠的身形,发觉她浑身直颤着。“你到底是怎么了?谁对你做了什么?”他凝怒地沉声问。

  她无力地摇了摇头。“我只是迷惑了……我不想相信束兮琰的话,可是他说的又好像是真的,我……公孙家是不是因为我而灭门?”她脱口问。

  宇文恭直睇着她,嘴抿了抿。“那是两码子事,是束兮琰跟你说的?”

  “所以真的是……”为了成就阑示廷的霸业,公孙令用整个家族陪葬。“最终,示廷是不是背叛了公孙令?”

  宇文恭沉痛地眯起眼,无声低咒一句。“公孙,那些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得要先把知瑶救出,对不?”他回归正题,转移她的注意力。

  钟世珍神色恍惚着,水眸缓缓定焦。“对、对,我要救知瑶,非救她不可,所以只要把遗诏给他就好……”公孙令的事与她无关,她必须先顾好眼前的事。

  “没错,把遗诏交出换知瑶。”

  钟世珍直睇着他。“真的可以这么做?”

  “那是公孙令捏造的假遗诏,事到如今又能如何?要是我猜测无误,束兮琰大概是打算以假遗诏当成揭竿起义的旗帜,但这得看他在朝堂间还有多少势力,如果是他退无可退,孤注一掷的做法,我认为一点意义都没有。”

  钟世珍听完,感觉安心了些。“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明儿个我陪你一道去,以防束兮琰耍诈。”

  “好,谢谢你,谢谢你,我真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宇文恭直睇着她,明知不该,但还是不舍地将她拢在怀里。“别担心,小事一桩罢了,只要人还活着,一切都还有法子。”他低喃着,凝着怒火的眸直睇着依旧注视这头的陆取。

  陆取见状,只能福了福身,再退上几步,敛目思索着。

  “他俩?”

  翌日,下朝后,阑示廷如往常来到御书房听取奏折决议时,陆取提起了昨晚的事。

  “奴才亲眼所见,不敢造谣。”

  阑示廷疲惫地揉着眉心。“可有听见什么?”

  “宇文将军将嗓音压得相当低,奴才听不清。”

  阑示廷曲肘托额,另一只手在桌面上轻敲着。

  “昨儿个皇上醉得极古怪,虽说皇上久未饮酒,但也不曾如昨晚般烂醉,奴才认为皇上所饮的酒恐有文章。”

  “派人暗地里盯着世珍,一有动静,立即通报。”

  “奴才遵旨。”陆取躬了躬身,欲退出御书房时,像是想到什么,面带豫色地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

  “奴才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

  “昨儿个公孙大人说要替皇上煮解酒汤,却离开了一个时辰未回,就连奴才遣在他身边的两名宫人至今也不知去向,而她昨儿个归来时,发湿衣乱,神色恍惚,像是受到什么惊吓。”

  阑示廷微眯起眼,回想今儿个起身时,钟世珍还睡着,他没机会跟她聊上话。

  还是干脆回广清阁问个清楚?正思忖着,外头传来声响。

  陆取外出一瞧,立刻禀报,“皇上,雷大人求见。”

  “让他进来吧。”眼前还是先巩固京畿安全较妥,至于世珍那儿……晚一点再找她谈应该还不迟。

  岂料,这一忙,竟是一路忙到掌灯时分。

  “皇上。”

  思绪被打断,阑示廷神色不耐地问:“何事?”

  “方才公孙大人离开广清阁了。”陆取低声禀报着,站在案边的雷鸣不禁微扬起眉,不解其意。

  “往哪个方向?”

  “朝赐福门的方向。”

  阑示廷还在攒眉细思城里的布兵,又突地听见陆取道:“是宇文将军领公孙大人一道离开的。”

  阑示廷怒目横瞪。“你现在才说?!”

  “皇上恕罪。”陆取随即双膝跪下。

  “派人跟上,备轿,路上禀明路线。”

  “奴才遵旨。”陆取赶忙差人准备。

  雷鸣见阑示廷起身直朝外走去,赶忙追上。“皇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阑示廷不语,步伐又大又快,一路上多次险些踩空,幸好雷鸣眼捷手快地拉住。“皇上,冷静,轿子已经备妥了。”

  阑示廷脸色铁青,痛恨自己目不能视,才会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