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宇文大人,我有要事商议,请跟我来。”她急声道。

  宇文恭见她脸色有异,便随她走到紫金殿旁的园子。“发生什么事了?”

  “我能不能拜托你帮我走一趟纵花楼,确定知瑶是否在纵花楼里?”确定四下无人,她才压低声音说。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钟世珍吸了口气,将刚刚发生的事说过一遍。“我不知道他拿先皇遗诏要做什么,我只想先确定知瑶是不是真的在他手中。”

  宇文恭沉吟了下。“我知道了,我亲自走一趟,有任何消息都会亲自告知。”

  “麻烦你,真的太谢谢你了。”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会央求他的帮忙。

  宇文恭揉了揉她的发。“冷静一点,有我在,你到广清阁外头的园子等我。”

  “嗯。”目送他离去后,她随即回广清阁,途中远远的瞧见束兮琰,教她往旁一躲,瞥见一道朦胧的黑影子,心里一跳,不禁露出苦笑。

  怎么她躲,飘妹妹也跟着躲?

  就见她的手指着左边,钟世珍心想,她应该不会害自己,于是顺着她指引的方向走,这一走,果真是避开了束兮琰,可问题是——这是哪里啊?她走在夹道上东张西望着,就见那朦胧的影子在前头引领着,在无计可施的状态下,也只能跟着她走。

  然而,愈走愈是冷清,别说人影,就连灯火也是走上好长一段路才有一盏风灯挂在高耸的灰白围墙上。

  这到底是哪里,冷清得近乎荒芜。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我得回广清阁。”虽说宇文恭不会这么快就回宫,但她还是想回广清阁等候消息。

  然而就在她开口之后,有道沙哑的女音问:“谁在外头?”

  昏暗的夹道上突然冒出女声,饶是钟世珍胆子再大,也被吓得魂不附体。

  “谁在外头?”那嗓音不死心地再问。

  钟世珍心魂甫定,这才确定是围墙里的人,不禁开口问:“请问你是在里头吗?”虽不知道围墙里住的是什么人,但若是知道这是何处,想回广清阁也许就会快一点。

  “你……”

  “请问这是哪里,从这里要怎么回御天宫?”

  “……你是公孙令?!”

  钟叶珍吓了一跳,怎么没见到人也猜得到这身体原主是公孙令?那里头的人到底是谁?

  正疑惑着,那头沙哑的嗓音突然放声怒斥。

  “公孙令!你是公孙家的罪人,要不是你引狼入室,皇位不会易主,爹爹不会死,本宫更不会被废关进寿福堂等死!你让公孙家被一夕灭门,爹爹尸骨无存,你让皇族内斗,紊乱朝纲……你为什么还不死?!”

  钟世珍瞠圆了眼,抚着胸口,已是春末的天候,夜凉如水,她却是一身涔涔冷汗,浑身不住地颤抖。

  “爹爹的用心你不懂吗?你让公孙家绝后,你让三大世族平衡崩解,你为了追求自己的情爱,无视他人死活,无视三纲五常……你自私可恶,不忠不义不孝!”

  钟世珍转身就跑,夹道里漆黑无光,她跑得心惊胆跳,却甩不开身后的咆哮怒骂,更甩不开心底深处涌出的罪恶感,彷似她做了一件错事,那是足以毁天灭地、祸延子孙的罪愆。

  黑暗中,好像有人指责着她,恐惧瞬间渗透她,泪水不自觉地落了满腮。

  她做错了什么?示廷是个好皇帝呀!百姓爱戴,这远比朝堂间官员们的奉承美话要来得真实。

  况且……她又不是公孙令,为何要她背负这一切?!

  “公孙大人!”

  钟世珍瑟缩了下,脑袋有点空白,直到唤她的人来到面前,她才认出来者。

  “陆取……”她看着四周,不知自己何时回到御天宫。

  “公孙大人不是去替皇上煮解酒汤吗?”陆取看着她额面满是汗水,束起的发微乱,神色惶恐像是受到什么惊吓。

  “我……”她捧着发痛的额,哑声道:“我不舒服,你让人去煮吧。”

  “公孙大人先回广清阁休憩吧。”

  “嗯。”她应了声,拖着虚浮的脚步踏上穿廊,就在接近广清阁时,发现前头的园子有抹高大的身形,她顿了下,压根不管陆取就在身后,朝园子里跑去。“宇文大人,如何?”

  宇文恭回头,见她脸色苍白,汗水几乎浸湿发鬓,不禁皱起眉。“你发生什么事了?”

  “不重要,你先跟我说结果如何。”

  宇文恭睨向站在穿廊上的陆取,压低声嗓道:“知瑶不在纵花楼,寒香说晌午时就不见人影,我问了皇上安插在纵花楼的暗卫,也无人瞧见知瑶出入。”

  钟世珍激动的紧抓住他。“所以说,知瑶恐怕是被束兮琰给带走了?”

  “我派人潜进首辅府探探。”

  钟世珍垂着眼,思绪纷乱,咬了咬下唇。“如果把先皇遗诏……如果把遗诏给束兮琰,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问题不大,因为皇上已经登基,而且他是阑氏最后一人。”

  “真的吗?如果不重要,束兮琰要遗诏做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