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别跑,你的身子还得静养。”阑示廷没好气地道,朝他伸出手。

  “叔叔,你教我啦,我也要跟爹爹一样厉害。”钟天衡一把扑进他的怀里,抓着他的大手拉扯着,撒娇之情溢于言表。

  阑示廷轻漾笑意,一把将他抱上腿。如果他有儿子,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如果不是小家伙太讨喜的话,如果不是世珍视他为心头肉,他是不会留下他的。

  今儿个特地走一趟纵花楼,一来是为了让世珍一解相思,二来是因为他想要确认世珍到底是不是公孙,而能确知实情的唯有莫知瑶了。世珍与公孙太过相似,相似到让他胡思乱想,他必须彻底厘清这个问题,否则他早晚会被自己逼疯。

  偏他又不能问得太细,暴露自己失明,只能旁敲侧击,这解答尚可,至少了结他一桩心事。

  瞧他真是胡思乱想,世珍怎会是公孙?如果她是公孙……她不可能原谅他的。

  “叔叔。”钟天衡在他怀里蹭着。“要不要教我?”

  “好,走吧。”他笑着,嗓音满是不自觉的宠溺。

  “走!”钟天衡跳下地面,牵着他的大手。

  雷鸣见这一大一小往园子里走去,依旧回不了神,不禁问着一旁的莫知瑶,“莫姑娘,怎么我觉得这娃儿像极了皇上?”

  莫知瑶心头一震,心底更加起疑。如果连旁人都这般觉得,为何皇上一点反应皆无?

  “莫姑娘,我在问话呢。”

  莫知瑶回神,睨了他一眼。“是吗?是雷大人的眼有问题吧。”话落,婷婷袅袅地跟上了。

  “我的眼有问题?”怎么可能!

  一抹身影出现在纵花楼的后院小门外,确定四下无人后,疾步离开,净挑些僻静小路走,最后跃过了首辅府的灰色高耸围墙,如识途老马地停步在一间寝房外。

  “大人。”他在门外轻唤着。

  房门推开,束兮琰尚未就寝,彷似等候多时。“如何?”

  “奴才亲眼瞧见皇上自下马车后,一直由钟世珍牵领着。”福本顿了下,再道:“还有,奴才隐约听见雷鸣雷大人说这娃儿像极了皇上。”

  束兮琰闻言,浓眉微蹙,低吟着。“这是什么意思?”那娃儿该是钟世珍的儿子,钟世珍的儿子怎会酷似阑示廷?

  他百思不得其解,决定暂将这事抛到一旁,眼前重要的是——阃示廷三年多前,跃下浴佛河时,曾一度引发眼疾,也许眼疾早已复发,又也许他的眼根本就不曾好转过!

  明天早朝上一试,便知分晓。

  四更天。

  “你要我跟你一道早朝?”钟世珍本是迷迷糊糊,听完他说的话,突然清醒了过来,一脸狐疑地看着枕边人。

  “合该是时候让你上早朝了。”

  “你真的要我继续假扮公孙令?”

  “既然有人要你假扮,你就顺水推舟,有何不可?”阑示廷笑着,让陆取进寝殿侍候。

  陆取手上多了一套官袍,递给了公孙令。

  钟世珍东看西看,直觉得这暗紫色官服实在是和束兮琰那一套很像,而且这一套也未免太合身,彷似替她量身打造,像是早有准备。

  她还以为她只需要在御书房旁听即可,没想到真的也得随他上朝。

  穿戴整齐后,她随着他一并踏进朝巽殿,就见宇文恭已站在武官首席,与她对视一眼,眉头微拢了下,随即淡漠地别开眼。

  她不禁轻叹,明明就是有点交情的,可偏偏在这朝堂上只能装不熟。那天托他的事,她还没谢他呢,后来也没机会再和他交谈,就连昨儿个也没机会和知瑶聊上两句,近三更天时就急忙忙地离开了。

  但算了,有见到天衡就好,至少可以稍稍缓解她的想念。

  思忖着,笑意爬上唇角,对文武百官那一张张算计权力斗争的面容,她视而不见,正打算走到一旁,却被阑示廷一把拉住。

  她疑惑地看他一眼。“皇上?”她好像不该站在龙椅旁边吧。

  “站在这儿就好。”

  虽疑惑,但他都这么说了,她也不能学天衡耍赖说不要吧。不过,这儿往下看众人的视线似乎更刺人了些,她偷偷地移开目光,适巧对上笑容可掬的束兮琰,心头突地跳了下,只觉得他这笑脸就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眼。

  不容她深思,早朝已经开始,由通政使将地方上疏呈上,朝中大臣要是有事上奏,则可以持笏上禀,要是没啥大事,差不多就可以散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