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一个拥抱也不算什么?为何你也如此认为?为何你和公孙这般相似,总爱和他搅和在一块,哪怕与他衣衫不整共寝一室,也觉得不算什么?!”他怒不可遏地撕裂她的衣袍,单手抄起她甩上床被,随即将她压制在下。

  “你不要这样!”她试着阻止,可是他的力道却是大得吓人。“阑示廷,你听我解释!宇文恭喝醉了,错把我当成公孙令,他说我是他的妹子,我们是表兄妹,就只是表兄妹而已!”

  阑示廷胸口剧烈起伏着,俊颜因她自以为是的解释而狰狞扭曲着。“妹子……他知道公孙是女子?”

  “呃,他是这么说的。”她艰涩地咽了咽口水,注视着他因愤怒而铁青的脸色。“他只是喝醉了,把我错认了……”

  阑示廷垂敛长睫,状似恍惚,喃喃自语着。“原来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只是朕,难怪朕碰她时,她已不是处子。”

  钟世珍瞠目结舌。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该不会是影射宇文恭和公孙令有染吧,可是他们是表兄妹,表兄妹应该是……不对,在古代的话,好像是可以成亲的,所以他们……

  想起宇文恭眸底的悲伤,只求她好的心意,他该不会是喜欢公孙令,还是他们根本是两情相悦?

  等等!天衡呢?天衡……是谁的孩子?

  宇文恭和阑示廷是姨表兄弟,他们的眼很像,天衡的眼也跟他们像,那……

  “世珍。”

  她猛地回神。“嗯?”

  “不准背叛朕。”他贴覆着她,亲吻着她。

  “我不会。”

  “不准靠近宇文恭,绝对不准。”

  “好。”她伸手环抱住他。“示廷,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他,你不需要那么在意他。”如今想来,也许宇文恭认为示廷待他不好,肇因是公孙令。

  可是,这是个无解的难题,因为公孙令已经不在了……她忍不住想,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她总觉得拼凑不出真相?

  纵花楼。

  莫知瑶听闻有人指名找自己,疑惑地踏进一间上房,就见男人坐在窗台上,眺望着繁华夜景。

  “宇文大人?”莫知瑶诧道。

  宇文恭懒懒回神。“莫知瑶。”

  “宇文大人难得大驾光临,今儿个是独自前来,还是需要知瑶替大人备上几个姑娘?”

  不能怪莫知瑶意外,实在是在公孙令失踪后,宇文恭就不曾踏进纵花楼,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能将钟世珍藏得这般好。

  “不知道该感谢你,还是该气你。”宇文恭摇头轻叹着。

  莫知瑶敛眼细忖。“知瑶不明白宇文大人的意思。”

  “公孙要我上纵花楼探问天衡的消息。”

  莫知瑶猛地抬眼。“她……恢复记忆了?”

  宇文恭笑了笑。“没有,她什么都不记得,只是相信了我,因为她现在不方便出宫,所以把事情交托给我。”

  莫知瑶张了张口,总算明白他先前的话意。“谁知道就这样阴错阳差的让她进了宫,说到底都是束大人的错。”

  “我倒是没问她怎会随着束兮琰进宫。”宇文恭朝她招了招手,替她斟了一杯酒。“陪我喝一杯,把事情说个详实吧。”

  “当年皇上决定要除去前皇一派,事发前一晚,公孙大人到纵花楼和我谈及此事,交代我防备,我心里觉得不安,于是翌日便找了船家跟着,岂料就见公孙大人被皇上给逼得落河,所以我要船家赶紧跟上,一路顺流往东行,幸运的让我救起了载浮载沉的公孙大人,我不敢带伤重的她回京,便躲到僻静的连山镇。”

  “为何不联络我?”

  “我想过,可是公孙大人醒来时,却说自个儿名唤钟世珍,我——”

  “失忆之人本就有许多错乱之处。”他淡声打断她未尽的话。

  莫知瑶见他平心静气,彷似没什么大不了,犹豫了下,又道:“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伤太重?”

  “伤太重是主因,但还有一点是……她有孕在身。”有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救错了人,因为谁猜得到首辅大人竟会是女儿身。

  宇文恭端杯的手微顿了下,震愕地看向她。“她有孕?”

  “那时,公孙大人伤得太重又有身孕,大夫说胎气动到,要是不安胎,孩子保不住,孩子一旦保不住,就连公孙大人也会因为失血而保不住,所以只好待在连山镇,直到孩子生下,而那个孩子……就是天衡。”

  宇文恭尚在震愕之中,手顿了顿,将酒一饮而尽。

  接着,莫知瑶将之后的事,包括钟世珍遭束兮琰威胁,甚至写下诀别书一并告知。

  宇文恭听至最后,目皆欲裂,就连手中的酒杯也被他一拧而碎。

  原来,那日在朝巽殿上,她直睇着自己,是希望他能揭穿她是假的公孙令,她却不知,他不敢在朝巽殿上作假,怕的是将她牵连在内。

  良久,他哑声问:“那孩子呢?”

  “在后院,这时分该是喝了药,睡了。”莫知瑶叹了口气。“这孩子天生底子差,世珍多少次为了他而流泪……大人要看看天衡吗?”

  宇文恭微颔首,跟着莫知瑶的脚步来到纵花楼后院。

  负责照料钟天衡的霜梅,一见莫知瑶领着宇文恭前来,不禁吓了一跳,莫知瑶赶紧摆手,示意她先到外头。

  宇文恭走到床边,睇着脸色青中带白的钟天衡,他就连熟睡都皱着眉头,颊上似乎还有未干的泪。

  “他想世珍,可是白天时他不哭也不闹,入夜后一个人就静静地哭着,这性子就跟世珍像极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