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钟世珍眼角抽了下。说是为难他,她才觉得自己被威胁,甚至被监视着。住在宫里就这一点最不好,美其名是保护她,可是……她真的有种被软禁的感觉,而她能走动的范围就在这座御天宫里,没有阑示廷的允许,她连广清阁都踏不出。

  “广清阁旁有座小花园,我总能在那儿散散步吧?”不是她故意要跟他杠上,实在是她有点受不了紧迫盯人的生活模式。

  陆取细长美眸眨也不眨,启口道:“福本,留在这儿听候皇上差遣。”

  后头眉清目秀的太监立刻应了声。“公孙大人,奴才斗胆与公孙大人为伴,希望公孙大人不介意。”

  钟世珍微眯起眼,想了想,算了,想跟就跟吧,不要说她为难他!

  踏出御书房,沿着穿廊回广清阁,就见整座皇宫里灯灿如昼,就连园子里也立上八角风灯,可惜的是,到处依旧黑影幢幢。

  他们聚集着,会退散会暂时离开,可始终存在,看着一个个朝代兴衰盛败,不知何时他们才会消失。

  而且,他们要是不消失,她也没太大勇气走过去。

  “公孙大人不是要进园子吗?还是要回广清阁了?”陆取见她站在穿廊上发呆,不禁出声询问。

  “呃……”她犹豫着,时间还早,她实在不想回房,觉得自己像是被困在鸟笼里的金丝雀,让她浑身不自在,可是……

  “怎么,宫里还是黑影密布,让你寸步难行?”

  不远处带着笑意的问话教钟世珍蓦地抬眼,就见宇文恭倚在玉栏边,俊俏面容噙着如沐春风的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就这样看着他,她就……莫名安心。

  不过,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第十一章 怀才不遇的表哥

  在钟世珍尚未开口前,陆取已经向前一步。“奴才见过宇文将军,不知宇文将军进宫是为了面圣?”

  “禁卫设了小宴,我小酌了几杯,正打算回将军府,闲步解酒,就往御天宫这头走来了。”

  陆取暗忖了下,问:“需要奴才替宇文将军备解酒茶吗?”

  “也好。”

  “请将军稍候。”陆取退上一步,朝钟世珍微福身道:“大人请勿走远,奴才去去就来。”

  钟世珍疑惑地看着陆取离去,再抬眼看向宇文恭。这陆取向来是对她采取紧迫盯人,否则不会特地押送她回广清阁,可如今又自愿替宇文恭去拿解酒茶……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公孙,过来吧,有我在,那些黑影不敢靠近你。”

  钟世珍直睇着他半晌,思索着他这句话的含意,忍不住问:“你……”

  宇文恭轻笑了声。“咱们一块长大的,你认为我真会认不出你?”

  钟世珍抽了口气。“你——”天,原来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认出这身体的原主是公孙令……难怪他那时恁地激动。

  所以说,公孙令也和她一样具有阴阳眼?而他和公孙令是有多熟,可以如此了解公孙令?

  “况且,你的母亲还是我的姑母,咱们算是表兄……”宇文恭带着几分微醺,垂敛长睫半晌,才勾笑哑声道:“表兄弟,咱们的交情自然不同于其它人。”

  原来公孙令和宇文恭是姑表兄妹,“可是我不记得了……”她倒也没撒谎,关于原主的记忆什么的,她没有承接下来。

  “失去记忆吗?我倒觉得失去记忆挺好的,能够永远不想起来,更好。”

  “什么意思?”

  “就当是你再一次重生。”

  钟世珍瞅着他的笑脸,直觉得眉头都快要打结了。他说得太过轻描淡写,接受得太理所当然,凉薄到……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既是再一次的机会,你这一次想怎么做?”他噙笑俯近她。

  钟世珍没有退缩,总觉得他带着笑意却遮掩不了深处的悲伤……这些男人们是怎样,一定要教人这么心疼?

  仔细看去,突觉他的眼形和阑示廷有些相似,极为深邃。

  “继续留在宫中?”

  钟世珍略微退缩了下,避开他鼻息间喷出的酒气。“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公孙令,所以我想——”她想,她应该避开一个恐怕已喝醉的男人比较妥当。

  “你是。”宇文恭长臂一探,将她拽进怀里。“你是我的妹子,熙儿。”

  钟世珍蓦地瞪大眼。“你——”

  “没有人掩护,你的女儿身如何不被发现?”

  钟世珍呆了下。对嘛!一个女人扮男装可以不被人发现,自然是得要有共犯,而他,就是协助的共犯?

  “我没想到还可以见到你,可惜时间不对,地点不对……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你再进宫,我希望你可以像寻常的姑娘家一样度日,而不是一再被搅进这宫闱斗争,尤其是在阑示廷的身边。”

  她隐隐听出他话中的恼意,尤其在他直喊阑示廷三字时,任谁也感觉得出他对阑示廷的不满。在这种君权时代里,会直呼皇上名讳……“你跟皇上有什么过节?”

  “过节?”他轻笑了声。“也还好,顶多是他想除去我而已。”

  “嗄?”她呆了下,想起兵部上奏,说得好听点是想节省国库支出,可不管她怎么看,都像是要释去他的兵权,而示廷也认同,决定收回他的兵符……难道示廷真的要对付他?

  “如果他待你好,我无话可说,但他只是……”

  “怎样?”

  宇文恭顿了下,像是察觉因微醺而多言。“没事,只是我希望你别待在宫中而已。”

  “你……皇上待你不好?”

  宁文恭低低笑开。“他待我好做什么?他只要待你好就好,而你,现在开心吗?是你想要的吗?”

  “……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