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她微微颤着,等着他接下来的发问,而她必会将所知告诉他。

  “可是他叫你爹爹。”顺口成那副德性,任谁都会以为她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没等到预料中的疑问,她微愣了下。“那是因为我跟他说好了,只有把长发放下时,他才能叫我娘。”

  他蓦地想起钟天衡说过,唯有晚上时,她才会变成娘,他原以为是父代母职,岂料竟……“可他还叫莫知瑶姨娘,他说莫知瑶是你的老婆。”

  他不禁想起公孙也曾有位假妻,为了掩饰她的身分而娶的,而她——

  “母亲的姊妹,不是叫姨娘吗?”原来他比较在乎的是这些问题。“天衡才三岁,他认为我是爹爹又是娘,加上知瑶老跟他胡说我爱看男人,要他盯着我,所以他才会……胡说八道。”

  她只能说,三岁的娃正处在似懂非懂的年纪,真的很难教。

  “你喜欢盯着男人看?”他不快地眯起眼。

  “我喜欢男人啊。”好看的男人总是赏心悦目,尤其当她发现这里出产美男子时,她的眼睛一直都挺忙的。

  “就是这句话误导了朕。”阑示廷哼了声,道:“孩子的父……算了,别说了,朕不想妒忌那个男人。”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她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的心跳。

  他没有察觉,完全没有。

  贴近他,心隐隐发痛,她替他悲伤着。

  世上最悲伤的莫过于此,魂牵梦萦,他却不知最爱的人就在面前。

  而她要主动告诉他吗?又该如何告诉他?说公孙令已死,而她钟世珍占了这副躯体?他大概会以为她疯了吧。

  算了,既然他没认出,她又何必说。

  说了,他痛,她难过,何苦?

  而眼前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示廷,你……”

  “嗯?”他的颊摩挲着她的,双臂圈紧她。

  “你……喜欢我吗?”

  “还用说吗?”

  “可是我有个孩子……”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她不可能舍下天衡,就算她再爱他,她也不可能为了爱他而舍弃天衡,何况天衡极可能是他的儿子。

  阑示廷停顿了下。“等到宫中平静了,再把他带进宫中吧。”

  “真的可以?”

  “小家伙挺得朕喜爱,把他带进宫也没什么不可以,不过得等一段时日。”至少要等到将束兮琰除去,否则把小家伙带进宫,只怕徒添危险。

  “所以你是打算一直把我留在这儿?”

  “不成吗?”

  想着他双眼不便,仍然坚持每年搭船走一趟浴佛河,只为了寻找公孙令,寻找着早已不存在的人,教她心疼不已。

  这样的他,教她想要伴在他的身旁,哪怕要她永远当个替代品都可以,只要他可以快乐一点。

  笑眯了眼,趁他不备,她轻啄了下他的唇。

  “就这样?”他垂敛长睫笑问。

  “我会的也差不多这样。”她是入门新手,想要她进阶,他可能要拨冗教导。

  阑示廷勾斜了唇角,将她打横抱起,毫不迟疑地走向四柱大床。

  “你……你其实看得见吧?”哪可能这么精准地走到床边,压根没踢到椅凳或磕到桌角?

  “这儿是朕的寝殿,朕的生活起居都在此,有谁比朕清楚里头的摆设?”他好笑地将她搁在衾被间。

  “你……一开始就让我待在你的寝殿?!”原来一开始就图谋不轨!

  “不成?”

  “也不是。”只是她有点紧张,有点难为情。,

  她羞涩地等着他的下一步,岂料他只是坐在床畔看着她。说看嘛,他又看不见,但他的目光偏又精准地落在她脸上,这意味着——

  “朕在等你宽衣。”像是察觉她的疑问,他好心给了解答。

  她难以置信地瞪着他。宽衣?难道当皇上的都这么残,连脱衣服也要人帮忙?不过……

  他看不见,也许是有点麻烦,她就勉为其难地帮他好了。

  还好,他的衣袍款式和她惯穿的相差不远,一会就连中衣也一并褪去,目光落在他如刀凿般的胸膛上。

  “你的胸口有很多细小伤痕。”她轻抚着他厚实的胸膛,想起上回侍候他沐浴时,只隐约看了个大概,如今一看才发现细碎伤痕竟是布满他的胸腹之间。

  “嗯,朕被刑求过。”他哑声道,喜欢她的手指在他身上游移着。

  “嗄?”他以往的身分不是雒王爷吗?身为王爷,竟会被刑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