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皇上驾到。”

  突地听见有人高声唤着,她呆愣了下,听见这种古装剧里才有的台词,直教她脑袋恍惚了起来,也不知道要起身迎驾,就呆坐在床上,看着阑示廷让陆取扶到面前。

  他未戴顶冠,身穿玄色绣袍,衬出他高大挺拔的身形,俊朗眉目噙着诱人的笑,教她直看傻了眼。

  “公孙大人为何未起身迎驾?”陆取对于她未起身迎驾,极不以为然。

  钟世珍被说得慢半拍地站起身。“抱歉,我——”

  “无妨,世珍,过来。”

  “喔。”钟世珍赶忙向前,让他可以抓着自己的手。

  “陆取,退下。”

  “奴才遵旨。”

  “世珍,这段时日你就暂时待在广清阁,不会太委屈你吧?”

  “怎会委屈?这房间很漂亮。”她的词汇向来很贫乏,能用的真的不多。扶着他到锦榻坐下,她陪坐在他身旁。“只是就一个人待在这里,感觉也挺无趣的。”

  阑示廷微扬眉,道:“朕差人通知莫知瑶了,也派了人守在纵花楼,以备不时之需,另外,听说小家伙恢复得不错,已经能下床走动了,要是有需要的话,尚药局里还有八支参,随时都可以送过去。”

  “真是太谢谢你了。”她已经找不到更贴切的感激之词了。

  “那你打算怎么谢朕?”

  “嗔?呃……你想要什么?”她想不出他还缺什么。他是皇上耶,富可敌国,把权掌势,还能缺什么?

  “如果朕说要你呢?”

  钟世珍倒抽了口气,眼见他的逼近,偷偷地往后退了些。“我怕你会失望。”她好后悔,她真的应该早点说的。

  “什么意思?”

  “因为……”唉,算了,反正都假扮大臣,现在再多加一条欺君,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了。“我不是男人。”

  阑示廷微眯起黑眸。“你不是男人?”

  “事实上我是女人,虽然我扮男人很像,但我真的是女人。”看见他震惊的表情,她更加愧疚。“其实我有打算跟你说的,好比咱们当初要从连山镇回京时,还有在纵花楼时,可是总是契机不佳,一再错失机会,结果就……”

  话到最后近乎无声,因为他的表情从震惊错愕,甚至有些恍惚,她几乎快以为他的魂魄飞走了。

  真这么震惊?也是啦,因为他喜欢的是男人啊……

  “这天底下怎会有如此巧合的事?”他哑声轻喃。

  “嗄?”巧合?她是女人,关巧合什么事?

  “公孙也跟你说过一样的话。”

  等等,他的意思是——“公孙令是女人?”

  “嗯。”

  他轻轻一声,却如雷响打在她的脑袋上,她呆住了,脑袋空转了。

  “可是……她是官,而且是个大官!”公孙令是首辅耶,是文武双全的首辅耶!

  “三大世族为了巩固地位,定要有子嗣承继,否则世袭将会取消,然而公孙的父亲公孙策只有一女,原来其正室为免公孙策纳妾,公孙一出生就诓骗是男孩,还让先皇赐名为令,公孙策得知后已来不及,不想落得欺君之罪,只好把公孙当男人养。”他述说着,伸手轻抚着她的颊。

  怎会如此巧合?当他第一次碰触公孙时,她也是这么说的,急急解释着自己是个女人,彷佛他是喜男风,无法接受她似的……她不明白,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当爱一个人时,倾注了所有思念和情意,根本不在乎是男是女。

  他不在乎世珍是男是女,因为能让他搁进心里的人太少,可又为何她会与公孙如此相似?面貌、嗓音、性情……这天底下怎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是巧合,还是同一人?想着,他不禁笑了,怎会是同一人?公孙失踪已经三年多,如果要出现,早就出现了,再者公孙并不懂厨技,世珍并没有失忆,而且世珍还有个孩子……

  钟世珍直睇着他沉思的神情,不禁猜想,他想的是否与她相同。

  她认为自己与公孙令最大的差别,在于性别,因为性别不同,所以这身体的原主根本不可能是公孙令,如今却得知公孙令是个女人。

  公孙令是个女人,那么,这身体的原主,恐怕就是公孙令了。

  他曾说过,她的嗓音像极了他深爱之人,要不是她的嗓音,也许他根本不会睬她,要不是她的嗓音,他那时不会发狂似地想要找她当替代品,原来就算他的眼看不见,但他的听力更加敏锐,从嗓音就能判断。

  而他,发现了吧。

  “小家伙是你所出?”他哑声问着。

  “嗯。”她轻轻应着,不禁想,难道他会是天衡的爹?他会发现公孙令是女人,两人必定有过亲密关系,对不?

  突地想起连山镇的客栈掌柜说过,天衡与他极为相似,她原本不以为意,可前阵子就连她都觉得有几分相似了,原以为纯粹都是好看的人,如今看来也许真是他的孩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