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送走了宇文恭后,陆取才又踏进御书房里。“皇上要休憩了,还是想听奴才念奏折?”

  “陆取,方才假扮公孙令之人,正是朕的救命恩人,朕要他暂时假扮公孙令,待他千万不可有所怠慢。”

  “奴才遵旨。”

  “他……长得像公孙吗?”

  “不像。”

  “是吗?如果不像,宇文恭在防备什么?”他不解问着。

  以往,公孙与宇文恭总是焦孟不离,后来他企图掳获公孙的心时,宇文恭彷佛察觉,总是从中阻扰,而方才他说话的方式,总觉得是有所隐瞒,像是在防备什么,只可惜他看不见,否则定能看出端倪。

  “面貌相似,但气韵不像。”陆取想了下,又补上一句。“其实奴才认为……这位是个姑娘家。”

  阑示廷顿了下,难以置信地抬眼。“姑娘家?”

  “奴才是这么认为。”她的面貌与公孙令可说是极度相似,是张清俊的宜男宜女相,就连走姿气势都像个男人,可问题是她的眉眼间有股女子特有的柔媚,在他眼里,那是产过孩子的女子神韵。

  阑示廷不禁低低笑开。“陆取,你看走眼了,他是个男人。”

  陆取疑惑地皱起眉,不认为自己会看走眼,但皇上都发话了,他自然是——

  “皇上恕罪,许是奴才眼花了。”

  阑示廷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想象着钟世珍是个女人,脑中闪过一个模糊的影子,他想抓住,却快速地消逝。

  “皇上?”

  他蓦地回神,将微乱的思绪丢到一旁。“把这些日子累积的奏折都取来吧。”他答允公孙的事,他全都牢记在心,只要与黎民百姓相关的,他绝不辜负。

  文涛阁。

  “束大人,这下怎么办才好?要是到时候皇上追查——”

  束兮琰抬眼打断兵部尚书的话语,冷睨了眼。“方大人,这儿是什么地方,你在这儿说的是什么话?”

  “下官……”方尚书不禁语塞,在束兮琰面前竟像个犯了错的娃儿,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这事本官自有法子,你先下去。”

  “是。”

  束兮琰漫不经心地抚着地方递上的公文,直到外头传来脚步声,他才抬眼望去,问:“如何?”

  “大人,皇上留下了公孙大人。”来者是福本,是陆取手底下的宫人。

  “喔?”

  “皇上让公孙大人待在广清阁,吩咐众人不可怠慢。”

  束兮琰闻言,不禁勾弯了唇。也许一切只是他多想了,依钟世珍那般酷似公孙令的面容,皇上怎可能无动于衷,恐怕只是碍于朝堂上,极力隐藏倾慕之情罢了,这下子……钟世珍果真成了绝佳的活棋了。

  “对了,后来皇上还接见了宇文将军。”

  “可有瞧见宇文将军离开时的神情?”束兮琰迫不及待地问。

  “有,宇文将军脸色铁青得很。”

  束兮琰闻言,不禁放声大笑。好,真是太好了!宇文恭这傻子,难道他会不知道他此刻的谏言皇上根本听不进去?以往,皇上就极为不满宇文恭和公孙令走太近,如今就算宇文恭看穿了钟世珍的身分也没用,因为皇上会因为忌惮宇文恭,反而更加亲近钟世珍。

  届时,他只要以纵花楼,甚至是钟世珍之子要挟,还怕钟世珍不听命行事。

  斥退了福本,束兮琰大略地处理了手边的工作,便打算先到纵花楼一趟,才刚出宫门,便有人拦轿。

  束兮琰不耐地掀起轿帘,沉声道:“到底是谁?”

  “大人,是小人许长风。”

  “……许长风?”他微眯起眼,想起此人是雏阳城的小小牙官,之所以有印象,那是因为他的岳丈是吏部侍郎,这小小牙官一职,是看在他岳父的面子赏的。“你不待在雒阳城,跑到京城拦本官的轿,所为何事?”

  “大人,这个。”许长风恭敬地献上双蟒玉佩。

  轿旁的侍卫接过,送到束兮琰手上。束兮琰仔仔细细地前后翻看后,问:“你从何处得到这个玉佩?”双蟒是皇室徽章,民间根本不可能雕饰,而这玉佩是皇上持有,几年前先皇赏赐的,这京里大大小小的官,大抵都会知道这玉佩的主人是谁。

  “大人,连山镇有个姓钟的商人,托了连山镇的农户栽种香料,小人心想这香料的利润可观,希望钟姓商人割爱,可惜对方不肯,就算小人派人暗算,他还是不点头,最终拿出这玉佩交给底下的牙郎。”

  束兮琰一开始听得兴致缺缺,可听到最后——“钟姓商人?他生得什么模样?”

  “小人没亲眼瞧见他,不过听牙郎说,这姓钟的,眉目清秀,相貌俊俏,后来这玉佩交到小人手上时,小人急着找去,对方已搭上货船回京,小人自然是搭船跟着,岂料路上遇见宇文大人搜船,小的怕这功劳被宇文大人抢去,只好将玉佩藏着,可这么一担搁,就追丢了踪影,小人只好拿着玉佩进京请示大人了。”

  束兮琰眉头深锁着,想起皇上说在连山镇被救,如此说来和许长风所说颇为吻合,而钟姓商人指的不就是钟世珍?换言之,救了皇上的人是钟世珍?

  如果两人早就相识,这朝堂上……难不成是两人连手算计他?

  他眯紧了眼,随即察觉不对劲之处。如果真是钟世珍救皇上,皇上在殿堂上的反应也太过淡漠,要不是宇文恭扶住了钟世珍,皇上一点反应皆无……况且,如果两人串通算计他,当钟世珍瞧见皇上时,神情不该那般错愕。

  钟世珍不是个会作戏的,是真的意外,换言之皇上也许未跟他表白身分,两人自然没有连手的说法,而皇上的异状……

  “大人?这玉佩是皇上所有的,听说皇上失踪了,要是找到皇上应该大有赏赐吧。”

  束兮琰被打断思绪,微恼地瞪他一眼。“谁跟你说这玉佩定是皇上的?”

  “这只要有长眼的,谁都知道这玉佩是皇上的,不可能错认。”

  “只要有长眼……”束兮琰本是恼着,但听他这么一说,灵光乍现——

  §第十章 验明正身凤求凰

  钟世珍在广清阁里呆坐着,环顾着四周,从一开始的雀跃和欣赏,到现在已经觉得索然无味。

  这房间以屏风珠帘隔出数个空间,综合起来恐怕和她的小院落大小相差无几,让她见识到皇宫的富丽堂皇,但也仅只于此而已,对她而言,这里只是一间漂亮又宽敞的房,而她比较喜欢自个儿的小院落,因为这里没有她的家人,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无差人联络知瑶。

  日出到日落,用过了膳,沐浴过后,她还是只能待在这里。因为不懂规矩,所以也不敢随意询问服侍的宫人,也不知道阑示廷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只是他初回宫,应该有很多事要做吧,可是他的双眼不便,是如何像个寻常皇帝治理天下?但他又确实做得极好,百姓都极为推崇。

  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竟能瞒过众人的眼,又能开创盛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