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三年多前,公孙落河,朕为了救她,头部撞击到河底暗礁,从此不见天日,可那时朕才刚登基,要是让人知晓这事,恐怕朝中将会大乱,内战再起,生灵涂炭,所以在朕的侍卫和宫人掩饰之下,至今……唯有你知晓。”

  听他说得云淡风轻,她一时无法理解他的话意。“嗯……所以皇上打算要杀人灭口了?”瞧,他深爱公孙令,深爱到连命都可以不要呢。当初为他的痴情而动容,可如今再听一回,只觉得胸口发闷着。

  “朕要是打算灭口,就不会要你进御书房。”阑示廷没好气地道。

  钟世珍闻言,喜出望外地道?“所以你要让我走?”

  “不。”

  “什么意思?”

  “世珍,朕本该在殿上拆穿你的身分,但朕没有,那是为了保全你,否则你会和束兮琰一并被押进大牢。”

  钟世珍皱紧眉头道:“可是宇文将军应该也发现我是假的。”刚才宇文恭要面圣,大概是要跟他说这件事,只是他在外头跟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那儿朕自有办法让他闭上嘴。”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先留在宫中。”

  “为什么?”

  阑示廷不禁摇头叹气。“因为朕在殿上保下你,意味着朕认为你是真的公孙令,要是现在让你走,束兮琰会起疑。”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必须假扮公孙令?”

  “暂时将错就错,且看束兮琰的下一步再看着办,谁要你蹚这混水?”

  钟世珍颓然垮下肩,像是想起什么,又道:“糟,我不能不回去,要不然知瑶会担心的。”

  听他提及莫知瑶,他怒声低咆。“怎么,一天见不到她,就让你思之欲狂了不成?”

  钟世珍吓了一跳,搞不清楚他的怒火是打哪冒出,只能小声道:“不是,我四更天离开前,心想是无法活着回去了,所以我写了诀别信放在天衡的枕边,现在也许她已经发现了信,她一定会担心的。”

  “你以为活不过今天了,所以昨儿个才会主动亲朕?”他摸索着她的脸,长指拂过她的唇,不等她回答,轻轻地覆上她的唇,唇舌纠缠着,满足自己昨儿个来不及响应的遗憾。

  他浑身颤抖着,一如第一次亲吻般僵硬紧绷,全然不识情趣,可偏偏如此生涩的反应,越发地挑诱他,教他渴望着,勃发的情欲强烈地渴望占有他。

  两人的呼吸乱了,气息缠绕着彼此,他企图要得更多,但却不是现在。

  他强迫自己放开人,轻咬了下红滩潇的唇。“朕会差人通知莫知瑶说你一切安好,顺便询问小家伙的状况如何。”

  “谢谢。”她羞涩道,同时也感到窝心,只因他惦记着钟天衡。

  轻抚着她的颊一会,阑示廷才沉声唤着,“陆取。”

  陆取垂首进了御书房。“奴才在。”

  “差人带公孙大人到广清阁休憩,让宇文将军入内。”

  陆取错愕抬眼,但随即掩饰,应了声。“奴才遵旨,公孙大人,请。”

  钟世珍看了阑示廷一眼,止不住脸上的燥热,踏出御书房时,就见宇文恭负手而立,深潭般的黑眸直睇着自己,彷佛看穿她方才在御书房里做了什么事,教她莫名羞惭地垂着眼,跟着陆取指派的宫人离去。

  宇文恭直睇着她的身影,直到陆取轻声道:“宇文将军,皇上正候着。”

  宇文恭垂敛长睫,徐步踏进御书房里。“末将参见皇上。”

  “免礼,宇文卿求见,所为何事?”

  “皇上,她不是公孙令。”

  “陆取说,昨儿个他随束兮琰进殿时,你曾经瞧过他的肩头,神情突然激动了起来,彷佛证实了他就是公孙令。”他懒懒托着腮,倚在扶手上。“雷鸣说,你跟他提起他的肩头虽有伤,但似乎可见家徽刺青的颜色,是不?”

  “皇上,那细微的家徽刺青有可能造假,末将昨儿个不过是作戏给束兮琰瞧,想知道他到底有何用意罢了。”宇文恭对答如流,彷佛早有准备。

  “如果他不是公孙令,方才在殿上你为何不说?”他问着,但也庆幸他没当殿否认,否则他极可能错杀钟世珍。

  一想到可能发生的憾事,他手心泛着湿意。

  “末将犹豫是因为束兮琰已经推责,就算揭穿假扮者的身分也无济于事。”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

  “末将认为只要放她离开宫中,末将差人跟着,就能查出她的去处,确定她的身分,要是能够逮到她和束兮琰碰头,才算是有力的证据。”

  “……不,朕没打算让他走。”

  宇文恭缓缓抬眼。“皇上,束兮琰居心叵测,末将认为皇上该是有所察觉才是,眼前正是除去他的大好机会,皇上想放过?”

  “宇文卿,你不认为将这人留在朕的身边,等着束兮琰的下一步,能得到的证据才是最有力的?”阑示廷朝他笑得邪气。“届时再一并处置,也不嫌迟。”

  宇文恭黑眸微缩了下。“末将恳请皇上给予将功折罪的机会,让末将拿下束兮琰,一雪前耻。”

  “宇文卿,需要你时,朕会告诉你的,下去吧,朕累了。”

  “末将遵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