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那低沉嗓音教钟世珍浑身一震,猛地抬眼,梗在喉间的一口气倏地呼出,难以置信地看着坐在龙椅上的男人。

  他的眼……真的看不见吗?一个无法视物的男人,能够坐在那把龙椅上吗?

  “皇上,末将护驾不力,请皇上恕罪!”宇文恭将她拉起之后,单膝跪下请罪。

  “宇文卿,朕不怪你,但朕要问你,可有追查出什么?”

  “回禀皇上,末将登上迎面撞上的船只时,船上人皆已服毒自尽,末将再差人追查船主,船主一家六口也在事发前两日遭灭口。”

  束兮琰闻言,黑眸微眯着。

  “这般听来,确实是另有内情,而非意外了。”阑示廷懒懒托着腮,耳边听着陆取敲在龙椅上的暗号,缓缓地将视线移往宇文恭身旁的位置。

  公孙令吗?他什么也瞧不见,昨儿个听陆取提及,只说了宇文恭彷似认为这人是公孙令无误。然而在这殿堂上说的话并不能作准,有时只是权谋,正因为如此,宇文恭才会对雷鸣说起束兮琰其心可议。

  “皇上,末将尚在追查,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阑示廷心神一定,道:“无须再查,对方既是有备而来,宇文卿再查恐也是白费功夫,眼前重要的是——”他刻意顿了顿,身子微微往前倾,状似正审视着“公孙令”,问:“听说是束卿找到公孙卿的?”

  钟世珍迎着他的视线,心底颤跳着,无法分辨他到底有没有看见自己。如果他双眼能视,他应该已经认出自己,但他……应该真的看不见,否则他的反应不该是如此。

  不禁想起他曾说过隐瞒双眼看不见一事,是因为他不想杀人灭口……难道,满朝文武皆不知他双眼不能视?

  束兮琰思绪飞快转着,启口道:“回禀皇上,确实是微臣找到公孙令的。”他将昨儿个说过的说词再说一遍,不忘再加上一句,“皇上,臣特地将他带到殿上,宇文将军也认为他确实是公孙令无误。”

  哪怕谎言被揭穿,还有宇文恭一起顶着,他顶多也不过是落个识人不明,且这也怪不得他,实在是钟世珍太酷似公孙令。

  只是……皇上的反应怎会如此冷淡?当年皇上能登基,公孙令功不可没,再者两人过从甚密,亲密得可以同睡一榻,如此交情,相较当初公孙令落何时的肝胆欲裂,皇上这会的表现也未免太冷静了。

  难道……他看得出这人不是公孙令?

  “是吗?宇文卿也这般认为?”阑示廷轻扬笑意问。

  如果宇文恭答是,那么再由他确认,如果宇文恭答否……他可以立刻将此人与束兮琰一并押下,从此让束兮琰不见天日!

  宇文恭眉头微拧,像是忖度着该如何回答,后头却突地有人道:“皇上,就在方才公孙大人已恢复记忆,他唤得出束大人的字。”

  “喔,真是公孙卿?”他知道束兮琰的字又如何?两人要是串通行罪,为了取信他人,耍点手段再正常不过。

  宇文恭闻言,眉心已拢出一座小山,暗恼兵部尚书竟在这当头还想藉公孙令替束兮琰邀功。

  钟世珍直睇着阑示廷,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怎么会是皇上?她又该要怎么回话?如果她向他表白身分,坦承不是公孙令,他会如何处置?

  束兮琰见她说不出话,心思一转,道:“皇上万福,皇上历劫归来,而失踪三年多的公孙大人亦归朝,这乃是王朝之幸,太平之兆。”

  “那倒是,朕也没想到清醒后人竟是在连山镇,有幸逢贵人解救,而公孙卿呢?公孙当初落河后,醒来时人是在何方,又是被谁所救,朕可要重重赏赐对方。”阑示廷话锋一转,沉声问:“宇文卿,你能够确定此人真是公孙令?”

  “她——”宇文恭尚在犹豫时,身旁的钟世珍突地踉跄了下,他眼捷手快地扶住她。

  “你不要紧吧?”

  “我……我没事。”她只是沉思得太专注,忘了呼吸,头晕而已。

  然,她一出声,原本神情慵懒的阑示廷骞地起身,难以置信地朝声音来源瞪去,胸口剧烈起伏着。

  束兮琰浓眉微扬,侧眼望去,心底有谱。当年皇上一直极度厌恶宇文恭和公孙令走得太近,才会在夺得皇位之后,设陷欲除宇文恭,岂料反倒害得公孙令落河……与他猜想的一样,皇上确实是对公孙令抱持着情感,就算他再沉着冷静,瞧见这一幕,只怕也沉不住气。

  也许,钟世珍还是枚活棋,只要他好生运用。

  “公孙……”阑示廷哑声喃着。

  他喊的是公孙,心里想的却是钟世珍,而他已经分不清楚方才那嗓音到底是属于谁的。

  眼前这人,到底是谁?!

  “皇上?”陆取向前一步,等候差遣。

  阑示廷冷静思忖了下,沉声道:“众卿要是无事,退朝吧,公孙卿随朕进御书房。”

  束兮琰闻言,不禁笑弯了唇角,他得要回去好生琢磨,如何运用这枚棋。

  钟世珍忐忑不安地跟着宫人走到御书房外,通报之后,她正要踏进御书房时,宇文恭已快步走到她的身边。

  “记住,话愈少愈好。”

  “嗄?”

  “如果你还想离开皇宫的话。”

  钟世珍不解地看着他半晌,总觉得他话中有话。

  “公孙大人,皇上正等着呢。”一旁的宫人催促着。

  她点了点头,再看了宇文恭一眼才徐步踏进御书房。

  御书房里,阑示廷坐在锦榻上,陆取则在一旁侍候着,恭敬地将茶递到他的手边,陆取见她半晌没反应,才道:“公孙大人,不向皇上问安吗?”

  “呃……皇上万福。”她现学现卖,把刚刚束兮琰说过的话暂时借用。

  “……世珍?”

  钟世珍眨了眨眼,松了好大一口气。“我是。”太好了,他总算是认出她了!

  “陆取,退下。”

  “奴才遵旨。”陆取恭敬地退出门外,在外守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