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众卿,可还有事上奏?”

  钟世珍闻言,缓缓抬眼。这是束兮琰给她的暗号,当他这么说时,就是该她接话,轮到她上场了……来吧!既然来了就没在怕的,横竖来到这世上的每个人,谁都不能活着回去,她走过一遍,再走一遍也没什么大不了。

  “君石……”她艰涩的唤着,心底有些紧张。

  蓦地,殿上瞬间静默,快速得像是按到静音,而后她瞧见束兮琰震愕地侧过脸,满脸的难以置信,精湛且点到为止的演技,直教她叹为观止。

  佩服!他的本业应该是戏子吧,奢望当什么皇帝!不过既然人家都拿出十成十的功力了,她要是不全力以赴,岂不是枉费人家苦心?

  “公孙,你……你想起本官了?”束兮琰诧问着。

  站在另一列首席的宇文恭横睨了眼,目光定在钟世珍身上。

  “君石,方才在这殿上,总觉得有什么从我脑中掠过,瞧着瞧着,就把你给想了起来。”她神色激动地走向他。

  “这真是太好了!”束兮琰状似激动地轻抱了抱她,在她耳边低语,“你在搞什么鬼?”他可不是这样教他的,他这种说词漏洞百出,谁能信服?

  “……我忘词了。”她没啥诚意地道。

  她一个小人物进到这皇宫大殿,不紧张才怪,忘词是刚好而已。

  束兮琰未再多置一词,随即放开她,对着文武百官面带欣喜地道:“诸位,公孙令恢复记忆了。”

  宇文恭闻言,面无表情,彷似看着一出闹剧。

  钟世珍不住地用余光看向他,她把希望都放在他的身上,他怎么可以面无表情?他应该要嗤之以鼻才是,难道他不觉得这说词太扯了吗?

  昨儿个在殿上,他阻扰了束兮琰的好事,那就意味着他识穿束兮琰的意图,她今儿个来个突然恢复记忆,他应该要觉得荒唐,不是吗?

  给点反应吧,他不是老刘崇仰似神的宇文恭吗?

  “既然公孙令已经恢复记忆,那么……”束兮琰带笑的冷眸略带警告,直瞅着她不放。

  “公孙,你该是已知道皇上下落不明,在这状况底下,身为三大世族之首的你,认为咱们该怎么做?”

  钟世珍脸上笑着,心里却是急得快冒火。她的用意就是要让宇文恭感觉荒唐,甚至开口道出她是假的公孙令,如此一来,她也许落个冒充之罪,但至少不会连累到知瑶她们,可偏偏他却——

  “公孙,如果你已经恢复记忆,那么你可记得你都是如何唤我的?”宇文恭突道。

  钟世珍呆了下,压根不需要佯装错愕,因为束兮琰真没告诉她这事!

  束兮琰立刻抢白道:“宇文将军,本官觉得处理朝堂上的正事远比私人小叙要来得重要,待会下朝后你俩再叙也不迟,对不。”

  “我倒觉得公孙既然能唤出你的字,应该也唤得出我的小名才是。”宇文恭硬是不让,偏要她当殿道出不可。

  “怎么,本官倒觉得宇文将军像是恶意阻扰。”

  “束大人,我只是认为只以公孙唤出你的字,就判定为恢复记忆,太过草率,至少她得要道出我的小名才足以证明,毕竟百官皆知公孙与我是竹马之交,私底下往来只唤小名,而这小名是不在人前道出的,只有公孙才会知道。”

  钟世珍轻呀了声。原来是这样,难怪束兮琰没跟她说,因为他根本也不知道。

  “宇文将军在影射什么?难不成以为本官在主导什么?”束兮琰面有不快地道。

  “我没这么说,只是想更加确定罢了。”宇文恭笑了笑,望向正准备选边站的官员。

  “我这么决定,谁有异议?”

  公孙令回朝的事,不过一天已经闹得满城皆知,这消息传递的速度之快,要说无人刻意散播,他还真不相信。这么做,为的就是让那些尚不知情的官员们抓紧时间讨论,到底要站到哪边。

  束兮琰哼笑了声。“宇文将军,真要论的话,至今都无人问罪于宇文将军,甚至怀疑宇文将军抱有狼子野心。”

  “我?”

  “可不是吗?皇上游浴佛河,是宇文将军护驾,以宇文将军享誉盛名的第一水师竟也会让楼船翻覆,让皇上落河……饶是雾再浓,以宇文将军的身手和经验,都不该让这憾事发生。”

  “我说过了,有对向船撞上才会让船头断裂,皇上因而落河,我派人跃河救驾,自己则跃上对向船,却发现船上的人竟一个个都服毒自尽……皇上出游的事满朝皆知,要说有人心怀不轨,压根不为过。”宇文恭睨了他一眼,寓意深远。

  “既是如此,宇文将军该要查呀,可为何至今不见有何结果?”

  “查是必然要查,但寻找皇上才是首要之务。”

  “不,我倒觉得宇文将军才是居心叵测的那个人,先是救驾不及,如今又怀疑公孙身分有假……宇文将军,你真怀有异心?”

  钟世珍听至此,眉头不禁紧蹙着。这混蛋竟还打算把罪推到宇文恭头上,以她的观察,足以大胆猜测皇上落河一事分明是这混蛋策划的!否则他怎会一见到她,就能心生妙计,要藉此将自己拱上龙椅?!

  这下……她该怎么帮他?她根本就……

  “皇上进殿!”

  远处响起太监的唱报声,打破了殿上的剑拔弩张,所有人皆望向殿外,随着唱报声一声声地逼近,可见一列宫人逐渐走近朝巽殿。

  “怎么可能……”束兮琰难以置信地轻喃。

  钟世珍只见一列宫人在前开道,后头的皇上坐在软轿上,一行人踏上殿阶,放下软轿,原本站在龙椅旁的太监急步走到殿门口,掀了轿帘,扶下一个男人,靠近殿门口的官员一个个如浪般地跪下,高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当她面前所有官员都跪下时,她清楚地看见皇上的面貌,她看见的是——

  §第九章 皇上回朝

  “公孙,跪下,垂首。”宇文恭拉着她跪下恭迎圣驾。

  钟世珍愣愣地跪在地,不住地眨着眼,怀疑自己到底看见了谁。

  垂着的头只能瞧见绣着云彩的黄袍衣摆和黑底如意绣靴从她面前经过,徐徐地踏阶,坐上了龙椅,而后——

  “众卿平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