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可是你不认为,他们都以为我是个已死去的人,当我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恐怕没机会痛下杀机,而是会吓得不知所措吧。”

  钟世珍愣了下。他说的没错,他掉下浴佛河已经大半个月无消息,行凶者必定认为他已不在人世,突见他出现,哪还能马上有什么计谋。

  他现在回去,正是逮人的最佳时机,因为行凶者必定毫无防备,可是莫名的,她不希望他回去。直睇着他深邃慑人的黑眸,她是打从心底希望他可以再留下一阵子,可是她又怕即将发生的事会牵连他。

  “怎么不说话了?嗯?”他摸索着握住她的手。“你不相信我的说法?”

  “不是,我只是……好像有点舍不得你离开,因为有你在,我……”说到一半,突觉自己的话语暧昧得像是表白,吓得她赶忙打住。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说得好像她多希望他一直待在她身边?

  “你不希望我走?”他哑声问。

  “呃,不……我的意思是说,天衡这阵子病了,你在我身边,让我觉得心里安稳了些,你突然要走,所以觉得舍不得。”她急着解释着,更像是在说服自己,逼迫自己接受这种说法。

  “世珍,你这说法听来有些怪,毕竟你是有家室的人,该是家里人才能教你安心才是,怎会是我这个外人?”他笑着,心底却是暖着的,因为他被在乎。

  “我……”对呀,有知瑶、寒香和霜梅,还有纵花楼里其它的姊妹,她们都是助她最多的人,在她最无助不知所措时,不求回报地帮助她。她的身边已经有这么多人了,她却贪心想要再多要一个。

  她……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世珍,就算我回去了,得闲我还是会过来看你,况且我也答应小家伙,待他身子好了,要教他耍九节鞭。”

  钟世珍怔怔地看着他。是啊,又不是永远都不见面,她到底是在难过什么?但,也许往后再也见不到面了,因为明天……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全身而退。

  束兮琰把一些关于公孙令的过往告诉她,就为了配合演出明日早朝上的一出戏,可她认为,不管她配不配合,她的下场其实都是一样的。

  不配合,束兮琰会毁了纵花楼,要是配合了,真让束兮琰坐上皇位,他不会善罢干休的,而她这个共犯,绝对是他头号欲除的对象……所以她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盼束兮琰别动纵花楼里的任何一个人。

  而他这时候走,其实正是时候,只是她舍不得,因为想再见他一面,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想,也许她是喜欢上他了。

  “世珍,别不说话,你明知道我看不见——”话未完,唇已被封口。

  阑示廷愣住,感觉柔软的唇就贴着自己,没有再进一步,只是轻柔地摩挲着,轻嚼着,伴随着叹息,轻拥着他。

  不假思索的,他紧拥住他,抚着他的背,吻着他的发。

  他知道他心底有事,但他却不肯说,教他莫名地烦躁着。他不是个会主动亲吻的人,他总是抗拒着他的吻,然而他此刻的主动不像是动情,反像是……诀别,教他止不住心底生成的慌乱。

  突然,他疑惑了。难道人的心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他是那般想念公孙,甚至多想追随她而去,可如今他却莫名地眷恋起钟世珍……明明是个男人,却教他牵肠挂肚,可谁要他那般酷似公孙?

  他的性情和身形……他混乱了,此刻塞满他心底的到底是谁?牵挂世珍,是因为公孙,可公孙既已归来,为何他还是无法将他自心底抽离?

  还是说,他早已认定进宫的公孙是假的,所以他不见狂喜?

  思忖着,外头突地响起——“阑爷,雷大人到了。”

  莫知瑶的声音传来,钟世珍像是回魂般,一把将他推开,面红耳赤地捧着脸,不敢相信自已竟会鬼迷心窍地对他又亲又抱……啊啊,总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依她看,其行也真!

  阑示廷朝她的方向瞪了眼,沉声道:“进来吧。”

  门一开,就见莫知瑶领了个高头大马的男人走来。

  男人疾步走到阑示廷面前,随即单膝跪下。

  “卑职护卫不周,卑职——”激动的话,硬是被阑示廷抬起的手给制止。雷鸣这才想起,一路上莫知瑶提及不让人知晓他在这儿,除了她之外,没人知晓他的身分,才赶忙换了称呼。“爷,软轿已备在后门。”

  “可有八支参?”

  “有,属下跟……拿了三支年分最长的八支参。”雷鸣说着,递出手中的木匣,却见他使了个眼色,于是木匣转了方向,交给坐在床畔的另一个人,四目交接的瞬间,雷鸣一双虎眼险些瞠破。

  “示廷,想不到你府上真的有八支参!”钟世珍接过木匣,心里五味杂陈。要是再早一点知道他府上有八支参就好了,她就不会去蹚那淌混水了,把自己逼得无路可走。罢了,现在总算拿到八支参,至少可以救儿子。“示廷,你合算合算,这些八支参价值多少,我想法子凑给你。”

  “呿,方才还说是朋友,现在就急着算帐,你不嫌累我还嫌烦。”

  “可是——”

  “先把小家伙治好再说,横竖这参我也用不到。”阑示廷话落起身,朝前探出手,却等不到雷鸣的牵引。

  钟世珍干脆握住了他的手,朝雷鸣望去,却见他一双眼都快暴凸了,目光直直的快要在她脸上烧出两个窟窿。

  她……长得很奇怪吗?这种目光,简直就跟在朝巽殿上,众人看她的目光没两样,一个个像是见鬼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