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莫知瑶猛地回神。“奴婢……奴婢……”她脑袋糊成一团,连应对都迟钝了。

  “好了,去吧。”阑示廷摆了摆手。他也不是真的想知道她有何心思,不过是随口说说,毕竟她也是承过公孙恩情的人。

  “是。”莫知瑶咬住下唇,退到门边时,嘴边的话脱口而出,“皇上,在皇上心里,公孙令是个什么样的人?”

  阑示廷顿了下,哑声道:“她是朕穷极一生追逐的人。”

  莫知瑶直睇着他半晌,不禁想,难道是她误解他了?如果他连对世珍和天衡都能这般尽心尽力,更遑论是替他夺位有功的公孙令。咬了咬唇,现在不是想这事的时候,她得赶紧将事办妥。

  “奴婢退下。”

  阑示廷应了声,坐在床畔静心等候,不知道过了多久,急促的脚步声教他微抬眼,在门开的瞬间,他喊,“世珍。”

  “示廷,抱歉,我回来得晚了,你用过膳了吗?天衡的状况如何?”钟世珍劈头就问,走到床边探视着儿子,见他的气色尚可,教她的心稍稳了些。

  “你到底是跑到哪去了,小家伙一张眼就问你,我都被他问烦了。”

  “对不起,我……”她咬了咬牙,强迫自己道出回来路上编出的谎。“四更天时,本是预定到城外李家订下一批菜,毕竟这菜的采收都是趁着天亮前,菜才会香甜,可惜我去时,菜还不够熟透,本要回来,但李家人热情地招呼我,我盛情难却,只好留在那儿,谁知道竟担搁了这么多时间。”

  “怎么连差个人通报一声都忘了?”

  “就……聊着食谱,一时给忘了。”

  “你不会是有事瞒着我吧?”他突道。

  他不是随口问问,而是真的起疑。天衡是世珍心底的一块肉,正病着,他岂可能在外头担搁这么多时间。

  “我……”钟世珍张口欲言,终究还是将舌尖上的话咽下。

  知瑶说,他是住在一重城里的官,可就算他再大,也大不过束兮琰,她要是把自个儿误入陷阱的事跟他说,他要是替自个儿出头却惹祸上身的话,她岂不是间接害死他?

  他的处境正为难,家里人要害他,此刻不宜再让他牵扯进朝堂间的事,朝堂可不比民间,依束兮琰那个混蛋的行事作风,只怕一声令下就能将他处斩的。

  思及此,她更加坚定想法,绝不连累他。

  “唉,李大哥就是那般热情又强硬,教我想走也走不了,又带着我逛菜园,还说了明儿个一大早会替我留下最肥美的几篓,所以我只好多待一会,陪他聊一聊,让你照顾天衡,我很过意不去。”

  “你跟那个李大哥很熟?”他脱口问。

  “呃,算熟,毕竟厨房要的几样菜都是他亲手栽种,再者他的农作确实比其它农户要甜脆得多,好比玉蔓菁和白菲……好几样菜,我都非要他的不可。”这倒不是谎言,教她说起来顺口多了。

  阑示廷轻哼了声。“你倒好,和人聊个痛快,倒是把儿子都给忘了。”就在他担心得心浮气躁时,他竟是和人天南地北地聊,相较之下,他的担忧显得可笑。

  “我……”

  “还是,你看上人家了?”

  “嗄?”

  “你喜欢男人,不是吗?”他笑得讥刺,压根不觉自个儿的语气有多酸。

  钟世珍愣了下,心想这事担搁了许久一直没机会说,倒不如就趁这当头说个清楚也好。

  “这……其实我是——”

  阑示廷淡声打断她未竟的话。“那也不关我的事,重要的是老大夫今儿个来过了,说是遍寻不着八支参,我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托了尊夫人到我家里传讯,要人找找家里是否有八支参,有的话,来接我时顺便带过来。”

  就当是还他的救命之恩,回宫后,想再出宫也不是那般容易,而且宫里也有许多事等着他处置。

  “你要回去了?”她诧道。

  “总不好一直待在这儿让你照料。”

  “我哪儿照料你了,还是你帮我较多,而且你家里人不是……要不要让我先去探探,看看状况如何,你再回家吧。”

  “你怕我回去就被灭口?”他哼笑着。他这个皇帝还没这般不济,想杀他还需要一点运气。

  “示廷,你还是暂时先别回去,你真回去,我会很担心。”

  “你会担心?”

  “当然。”

  “算你还有点良心。”他哼了声,不承认心底舒坦了些。

  “这哪是良心什么的,咱们是朋友吧,好歹也相处一段时日了,我担心是再正常不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