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他可以住首辅府,亦能住将军府。”

  束兮琰凉凉看了钟世珍一眼。“公孙意下如何?”

  她还能意下如何?“我随束大人回去就好。”

  “宇文将军别忘了,咱们都是一块长大的,虽说向来是你和公孙走得近,但以往在内阁时,是我和公孙最为交好。”束兮琰笑得一脸得意,一把将钟世珍拉至身侧。“咱们先告退了。”

  宇文恭眯眼直睇着两人身影,胡居正和几位大臣走到他身旁。“将军,看来束大人早有野心,要是放任不管的话,恐怕——”

  宇文恭微抬手,示意隔墙有耳,莫言。

  一会,才道:“我先走一趟东司衙,找雷大人问问搜寻的进度。”

  宇文恭一走,几名重臣不禁愁眉不展,半晌胡居正才叹道:“皇上要是再找不回来,恐怕天下要进束兮琰的手中了。”

  软轿里,束兮琰敛去温和笑意,满脸冷峻。

  “真以为本官拿他没办法吗?”他哼笑了声。

  尽管他没指名道姓,但钟世珍猜想,束兮琰指的他,必定是宇文恭。方才在殿上两人壁垒分明,各有拥护,要是没有宇文恭的话,束兮琰想谋得皇位,压根不需要她。

  “钟世珍,待会就要劳烦你在首辅府待到晌午过后,再回纵花楼了。”

  “为什么?”

  “本官想避开不必要的麻烦。”

  钟世珍心底恼着,却又不得发作,只能忍着气道:“那么回首辅府后,大人可以将八支参交给我了吗?”

  “当然……不。”

  钟世珍无声咒着,和她猜想的一样!“大人,这和我们之前协议的不同。”

  “本官说过事成之后,自然会将八支参交给你,可问题是,这会事情还没成啊。”束兮琰佯装无辜地道。

  钟世珍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大人不是说了,要我假扮公孙令,随大人进宫便可?”混蛋,就知道没有白纸黑字,只会落得空口无凭的下场。

  “本该是如此,可今儿个有人从中作梗,咱们只好等到明日,本官会将一些事告知你,而后,本官要你在殿上开口推举本官。”

  “……如果我说我不要八支参了呢?”天衡的病情还能等,她没有办法强迫自己昧着良心做出不该做的事。会利诱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去成就自个儿大业的人,要说是什么好官,她也不信。

  “那我就毁了纵花楼吧。”他无奈叹道。

  钟世珍难以置信的瞪着他。她知道,她就连瞪他都不能,因为他是个官,还是可以让六部和九卿在他面前低头的官,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臣,但身为可以左右朝政的重臣,竟开口威胁百姓,什么东西啊他!

  “虽说毁了纵花楼不过是小事一桩,但本官也不爱无故伤人,别逼本官。”束兮琰噙笑横睨着,然一对上她冷凛的眸,他无端颤了下,怒声道:“放肆!谁准你这般放肆地打量本官,是要逼本官挖去你的眼吗?!”

  钟世珍深吸了口气,把目光垂在紧握的拳头上。

  轿里只有他跟她,如果真要打,她不见得会输他,尤其他看起来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可问题是,打了之后呢?

  她不能无所谓,因为她还有天衡,还有知瑶、寒香和霜梅……她不是一个人。

  晌午时分,在脚步声靠近时,阑示廷倚在床柱无声叹了口气,直到门开时——

  “阑爷,还是找不到钟爷,到处都问过了,就是没人瞧见钟爷,就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可有找你家主子问过了?”

  “瑶老板正急着呢。”阿贵无奈地道。“钟爷也不知道上哪去了,压根没说上一声,真是要教人给急死了。”

  床上的钟天衡轻吟了声,阑示廷随即朝阿贵抬手,示意他闭嘴。

  钟天衡揉了揉眼,张开惺忪的眼。“……是叔叔喔。”声音听得出来很失望。

  “小家伙,你爹爹待会就会回来了。”阑示廷轻声说着。“你要不要再睡一会?”

  钟天衡看了看天色,见阿贵刚好掩上了门,他挣扎着要爬起身。“叔叔,我上一次喝完药时,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现在都过正午了,我爹爹还没回来吗?她到底上哪去了?她从不会在我病着时将我丢下的。”

  “小家伙不要胡思乱想,你爹爹就是知道有我在这儿,才能放心去忙。”早知道他这般敏感,他就该骗他,他爹爹正在厨房忙着才是。

  “可是……”钟天衡担忧地垂下眼,瞥见他系在腰间的九节鞭,不禁伸手轻触。

  察觉他稍稍转移了注意力,阑示廷干脆解下九节鞭,借他把玩。

  “叔叔,你那天好厉害喔,什么时候可以教我?”钟天衡宝贝地拿在手上,避开尖锐的枪头,抓着把手回想在连山镇时,阑示廷一出手就将两个坏人打败,对他更是无上的崇拜。

  阑示廷垂敛长睫,任由思绪飞远。“以往我也曾教过一个人,那已是破例中的破例了。”公孙允文允武,哪怕未曾接触九节鞭,但他不过提点了下,不用半个时辰,她已经耍得有模有样,教他自叹不如。

  “既然都已经破了,那就继续破嘛。”他软绵绵地撒娇着。

  阑示廷轻扬笑意。“那倒也是,但你想学也得要等你身子好了再说。”

  “说好了,等我的身子好时,你一定要教我。”钟天衡喜出望外,往他身上扑去,把他视为家人般地撒娇着。

  阑示廷顿了下,浓眉微扬。这就是当爹的感觉?当孩子有所求就腻过来,当孩子心有怨,就跑到天涯海角去……一开始这小家伙是把他当敌人的,可天晓得他竟为了九节鞭,轻易泯恩仇,这性子圆滑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你就再歇一会,待会阿贵会再去替你熬一帖药,药好了我再叫你。”阑示廷摸索着扶他躺下,不急着拿回九节鞭,干脆就搁在他的枕边。“改日我再差人打造一条适合你的九节鞭,你最好在打造好之前,赶紧把身子养好,否则我就不教了。”

  “谢谢叔叔。”钟天衡再看了眼枕边的九节鞭,二话不说地闭眼,就盼多睡一会能早点康复。

  一会,听见他短而急促的呼吸声,阑示廷不禁抬手轻触着他的胸口。三岁的娃儿不是该白白胖胖的,为何小家伙竟瘦得连胸骨都摸得到?而世珍到底跑去哪了,是出了什么意外?

  “阑爷,古大夫来了。”阿贵一开门,瞧钟天衡又睡着了,作贼似的,赶忙改用气音喊,就怕又扰醒他。

  “那就请大夫赶紧进来。”阑示廷没好气地道。

  听着脚步声逼近,阑示廷徐徐起身,在床边让出个位置,方便古大夫替钟天衡把脉。

  “听说小公子昨儿个吐了血?”古老夫诊完脉后,低声问。

  “是啊,状况看似有些危急,所以派人去请老大夫,可惜老大夫不在医馆,只好请了西三巷的大夫过来一趟。”

  “老夫为了八支参,这两日问了好几处,昨儿个跑去长马驿站那座市集,可惜那儿的药材行也说八支参已经好些年没见人买卖,无计可施之下,老夫只好回来再托人到邻县去问问,但依这状况,恐怕结果还是一样。”

  “所以说,也许就像老大夫之前说过,只有一些富贾高官府上才有?”

  “是啊,八支参可养血活气,所以富贵人家里大都会备上,只差在参的年分罢了,但是朝中高官重臣肯定有,要是皇宫内苑的话就更不用说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