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心神徐徐凝聚,她不禁想——皇上呢?那位听说施了许多德政,在雒阳城犹如神只般存在的皇上,怎没出现在早朝上?

  那位贤德的威熙皇也不喜欢早朝吗?如此君王,德政又能持续多久?思忖着,她不禁垂脸笑得苦涩。她都自顾不暇了,还能管到皇上那儿吗?所幸早朝的时间不算太长,就在天色泛亮之后,早朝终于结束。

  以为这场戏到此为止,岂料和她想象截然不同。

  文武百官欲离殿之前,束兮琰留下了六部尚书和九卿,俨然要原地开起临时会,教她不禁皱起了眉。

  “首辅大人要咱们留下,为的是公孙大人吗?”开口者是新任礼部尚书,是公孙令父亲的得意门生胡居正,对公孙令仍有几分情。

  “正是。”束兮琰噙笑道。

  “可问题是,你不是说公孙没了记忆,这样的她要如何复职?”宇文恭冷声问着。

  钟世珍注意到,宇文恭彷似对束兮琰有诸多不满,眸底的嫌恶毫不隐藏。

  “本官并未说要让公孙复职。”

  “要不?”

  “本官只是认为,既然已经沿着浴佛河找到出河口,还是不见皇上下落,那么咱们就得做最坏的打算。”

  钟世珍眉心一跳,猜想,难不成皇上失踪了?城里完全没有听到半点消息,就连她去了趟连山镇……她蓦地顿住,想起回程时,官爷搜船,那时老刘兴奋喊的宇文将军就是他?

  看向宇文恭,他那丰神俊朗的面貌正噙着一股武人特有的肃杀气息,她不禁想,她大概可以理解为何老刘那般激动了。

  宇文恭确实是个天生武将,眉目间的冷肃足以教人不寒而傈。

  所以说,那时宇文恭是带兵沿着浴佛河寻找皇上的下落……都这么多天了,怕是找到的不会是生者了。

  在众人各有心思的沉默半晌后,宇文恭沉声问:“束大人,你的意思是——”

  “由三大世族决议……由谁坐上皇位。”

  宇文恭眯起的黑眸,明白透着不认同。

  “宇文将军,群龙不能无首,可皇上并无皇嗣,前皇亦无,阑姓一族只剩皇上一人,如今皇上下落不明,自然是由三大世族推举人选,要不这事要是传到邻国,天晓得会不会引起战乱。”

  “只要继续封锁消息,由你我共持朝政,直到皇上归来。”

  “本官斗胆说一句,假设皇上已归西,咱们还要继续等吗?”束兮琰面容温文和雅,但字句却非常犀利,带着冷意的眸扫过六部和九卿。“浴佛河是条险河,掉进河里能生还的有几人?”

  六部和九卿皆沉默不语,唯有宇文恭抬手指着钟世珍。“公孙不就回来了。”

  束兮琰笑意不变,低声道:“不是每个人都如公孙这般鸿福齐天。”

  “所以束大人的意思是说皇上是个短命福薄之人?”

  “宇文将军这可是欲加之罪,本官也是为黎民百姓请命,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再怎么瞒,早晚有天会传到宫外去,要是传到邻国,侵扰边境,战火再起,宇文将军担得起这罪名?”

  “那就等战火起时再议。”宇文恭态度强硬,沉嗓铿锵有力。

  束兮琰凝睇他半晌,扫开目光,询问他人。“诸位意下如何?”

  “我倒是认为束大人的提议不啻为一个法子。”兵部尚书低吟出口,忧心忡忡地道:“国不能一日无主,而皇上已经失踪大半个月了,就怕……我是认为能先加以防范,也较能安定民心。”

  “老臣也做此想。”

  说着,几名朝中重臣同时朝束兮琰倒戈。

  钟世珍始终垂着眼,但紧握的双手早已汗湿一片,只因她明白束兮琰找上她的用意了。

  真不敢相信,表面上扬着忠肝义胆的旗帜,暗地里却打着谋权夺位的心思,而她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共犯!

  在随束兮琰进宫时,提起要她假扮公孙令,而公孙令正是前任首辅,其父为礼部尚书,其姊为前皇贵妃,但就在三年多前的宫变时,其父被烧死在礼部尚书府,而其姊连同前皇的妃子一并被送进寿福堂软禁,不久后,公孙令失踪。

  而公孙令哪怕失忆,身无官职,亦是三大世族之后,拥有推举权,所以……束兮琰要她假扮公孙令,就是要她推举他为帝!

  无耻!竟然利用她的心急,将她推进万丈深渊里!

  眼见过半表态力挺,束兮琰噙笑问:“宇文将军还不能了解群臣之心吗?”

  宇文恭哼笑了声。“束大人,拥有推举权的人是你、我、公孙,这是先祖皇帝留下的规矩,给三大世族选贤用人的权利,你问其它人有什么用呢?”

  “本官只是想让宇文将军明白此事迫在眉睫,众臣之表态一如民心。”

  “束大人,我不打算使用推举权,而公孙……”宇文恭望向钟世珍,眸底心疼一闪而逝。“她既已失忆,我想她是无权行使推举权,除非……她恢复记忆。”

  “如果他永远都恢复不了记忆?”

  “那我也没办法,毕竟现在的她不是首辅公孙令,只是一个丧失记忆的人,她就连朝政都不懂,凭什么使用推举权。”宇文恭看向其它官员。“诸位是否认同我的说法?”

  “宇文将军此言极有道理。”已看穿束兮琰心思的胡居正立刻出言力挺。“公孙大人毫无记忆,倒不如先等公孙大人恢复记忆,再议也不迟。”

  几名先前未表态的重臣偏向了这头,就见束兮琰似是不甚在意,开口道:“不如这几日让公孙一道早朝,让他熟悉着,也许他会想起什么,届时他想要使用推举权,谁也阻止不了,是不?”

  “暂且如此决定吧。”宇文恭与他暂时达成共识,一把抓住钟世珍。“公孙,既然你失了记忆,倒不如先和我聊上一聊,也许能让你想起什么。”

  钟世珍尚未开口,束兮琰已经凉声道:“宇文将军,往后想和公孙叙旧多的是时间,不急于一时,公孙已经折腾了一整晚,先让他回去歇着吧,明儿个他还会进宫的,届时再聊也不迟。”

  钟世珍不禁皱起眉。可恶,看来她是真的踏进泥淖了,就怕待会回首辅府,他也不会将八支参交给她。

  “公孙,我送你回客栈。”宇文恭不放弃的道。

  “什么客栈?我怎可能让公孙住在客栈,自然是将他接住进首辅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