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束兮琰微颔首,吩咐了护卫在门外候着。

  钟世珍被带至一处厢房,一进房,扫过房里,确定无人后才走到屏风后头,摊开护卫给的衣袍,蓦地愣住。是她的错觉吗,怎么她觉得这衣袍和刚刚束大人穿在身上的极相似,而且这顶冠……不会是官帽吧,他到底是要她假扮谁?

  心里隐隐不安,但事已至此,恐怕也不容她回头,赶紧着了衣,手拿着顶冠走出房外,就见护卫候着。

  “让小的替钟爷戴上顶冠吧。”

  钟世珍由着他打理,一会在他领路下,回到主屋大厅,正在厅里品茗的束兮琰经人通报,含笑抬眼瞬间,温煦笑意像是碎了一角,震愕的注视着她。

  “……大人?”她应该是没穿错,要不这领路的护卫就会顺便替她整理了。

  仔细比对之下,两人穿的果真一模一样,他……不会是要她假扮他吧,她跟他毫无相似之处,就连身高也差了十公分之多。

  “钟世珍,你真是教本王吓了一跳,你这着官服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他在世一般。”束兮琰将茶盅一搁,徐徐起身。

  “大人到底是要我假扮谁?”

  “进宫的路上,本官会告诉你。”

  “进宫?!”饶是她再从容,也被吓得一脸错愕。

  宫……皇宫?天啊,她再不济也知道那不是寻常人走得进去的地方,再者要是在宫里做错事说错话,恐怕连自个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放心吧,有本官在,绝对会让你在正午之前回纵花楼。”束兮琰直睇着她半晌,不禁摇头失笑。“可惜他不在,要不他要是瞧见你……肯定有趣。”

  钟世珍的脑袋像被轰炸过,无心细听他说了什么,在弥漫薄雾的夜色里,只能跟着他搭着软轿进宫。

  走在通往朝巽殿的夹道上,往朝巽殿望去,只见浓雾里一片黑影浮动,她不禁撇唇冷笑了下,这宫中果真是冤魂密布,看得她头都晕了。

  殿上,宫灯灿亮,文武百官早已列席,就在她跟着束兮琰踏上殿上红毡,她听见了此起彼落的抽气声,一道道灼热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殿上呈现吊诡的静寂,直到束兮琰领着她走到文官首列,拉着她回头,回视百官。

  武官第一列的男人怔忡了下,随即向前一步。

  钟世珍看向那个男人,男人高大俊挺,一双漆黑深邃的凌厉大眼直瞅着她。

  两人隔着几步距离对视,不知怎地,这一瞬间竟教她有些恍惚,尤其是看着殿上这两列的文武百官,她有种近乎记忆重迭的感觉,彷佛她曾经站在这,脑袋里存在着不属于她的记忆,教她莫名心慌。

  “众卿,公孙令回朝了。”束兮琰满意地看着文武百官一脸见鬼的震愕神情。

  他一开口,瞬间解除殿上的静默,百官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张张脸上布满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的神情。

  她艰涩地咽了咽口水,不禁想,难道她和公孙令真长得这般像?

  “她是公孙吗?”

  一句疑问毫不客气地刺进耳里,教钟世珍有些心虚地移开目光,就见发问的是刚刚直盯着她看的男人。

  “宇文将军不信?”束兮琰佯愕,轻呀了声。“本官以为任何人只要瞧见他这张脸,都会认定他是公孙令。”

  “总得有所证明。”宇文恭黑眸灼灼地注视着钟世珍,像是要看穿她,教她越发心虚,就连掌心都发汗了。

  她要是在这里被识破,不知道会被安上什么罪名,不知道她身边的人会不会受到牵连?

  “宇文将军,朝中三大世族,公孙、宇文、束家后人肩上必刺上家徽。”束兮琰话落,面带遗憾地看向钟世珍。“公孙肩上亦有,只可惜公孙当初掉下河时,被暗流卷入,撞伤了头也伤了右肩,就连记忆都没有了。”

  那惋惜的轻叹声,教钟世珍毛骨悚然了起来。

  是巧合吗?当初她是知瑶从浴佛河给救起的,听说她身上的伤是被河底暗礁所伤……和束兮琰的说法几乎不谋而合,彷佛他当场目击,目睹原主的死去,教她身上爆开一阵阵的鸡皮疙瘩。

  “碰巧磨到家徽?”宇文恭微眯起眼。

  “宇文将军要是不信,就请公孙当殿卷袖,以证身分。”束兮琰笑睇着钟世珍,俯近她道:“别紧张,有我在。”

  钟世珍暗吸口气,卷着宽袖,直到肩头,露出狰狞的伤疤。

  宇文恭凑近一瞧,就见肩头上的皮肉像是被粗砺硬生磨破,甚至刮除了一层皮肉,而边缘彷似还隐约可见公孙家的家徽刺青色彩。

  “公孙……真的是你?”宇文恭突地激动地擒住她的肩头。

  “我……”钟世珍闪避那双异常熠亮的眸,看他愈是激动,她就越发心虚,甚至开始后悔。

  就算为了救儿子,她实在也不应该欺骗他人的感情。尽管打一开始束兮琰并无明说假扮之人是谁,但只要是假扮就是存在着谎言,她比谁都清楚,还是昧着良心,只为儿子换取灵药。

  “宇文将军,可别吓着公孙了,本官说过公孙没了记忆。”束兮琰不疾不徐地拉开宇文恭的手,钟世珍赶忙将袖子给拉下,不敢抬眼。

  “束大人又是在何处找到公孙的?”

  “说来也巧,他这三年多来一直都待在连山镇耕农,要不是适巧进京,在路上被本官碰见,想再见他一面,可比登天一样难,毕竟谁知道他会在连山镇被人给救起呢。”

  钟世珍闻言,心底一震。这也巧合,究竟是他编了个似是而非的谎,还是他真的针对她调查了什么?那么短的时间里,他可以查得如此详细……她是不是因为儿子的病情而乱了手脚,忘了先评估状况?

  “连山镇?当年我沿着雒阳一直到出河口,来来回回找了半年,就连连山镇都没放过,当时怎会无人回报这消息?”宇文恭听完,丝毫不觉释疑,反倒觉得疑云重重,毕竟当年负责搜查的人是他,不论任何小村小镇,他毫不放过任何角落,甚至贴出告示,依旧一无所获。

  “这就不得而知了,也许就是命运。”面对宇文恭的质疑,束兮琰笑了笑,问着钟世珍。“公孙,你说是吧?”

  “……嗯。”钟世珍硬着头皮应着。

  不管了,先演完这出戏,回头跟束兮琰要到八支参就走人。

  宇文恭垂眸忖了下。“既然束大人已经找到公孙,为何没有先派人通知我一声,反倒将他带进了这里。”

  “正是因为要给大伙一个惊喜,顺便稳住朝政。”

  “稳住朝政?”

  “待会再谈吧,先主持早朝。”束兮琰话落,朝龙椅后的太监道:“陆取,给公孙大人赐座。”

  陆取直瞅着钟世珍半晌,垂眼恭敬地道:“是。”

  钟世珍如坐针毡,坐在殿上看着束兮琰和宇文恭主持早朝,她有种莫名熟悉的违和感,不属于她的记忆像阵强大的水流企图淹没她,恍惚中,只觉得这灯火交错之间,像是少了一个人,教她不由得望向龙椅。

  龙椅上,空空荡荡,唯有身穿暗紫色锦袍的太监站在后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