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我是个厨子,燕岭那儿有不少野生的香料种,甚至有不少山菜,所以我常常进出燕岭,只是那回遇了点麻烦,幸好蒙知瑶所救。”

  “所以你因而答允娶她,哪怕她是个鸨娘?”

  “大人,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宁可娶婊为妻而不愿娶妻为婊,知瑶虽身在烟花,但她是个相当聪明的姑娘,反倒是我这个乡野之人匹配不上她。”

  “所以你就抛弃糟糠妻?”

  “不,我的妻子是难产而亡,没有抛弃的说法,是知瑶为了照顾咱爷俩,才把咱爷俩给接到京城里的。”这些说词是知瑶从许久以前就替她备好,那时知瑶说,不见得会派上用场,但总是有备无患。

  多聪明的知瑶,如今不就派上用场了,尽管她压根不明白这位大人调查她的身家到底是为哪桩。

  束兮琰轻点着头。钟世珍所言,和他派人在纵花楼里打探得知的消息完全吻合,额上的伤听说就是当初伤到的,他几乎可以确定钟世珍不是公孙令。

  但就算他不是公孙令,对他而言还是大有用途。

  “世珍,本官有个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成全?”

  “大人请说。”

  “可否让本官瞧瞧你的右边肩头。”

  钟世珍不解地皱起眉,觉得古怪,却又好像没有拒绝的好理由,“有何不可。”反正她的袖管很宽,想卷到肩头也不难。

  束兮琰见她大方地露出肩头——“这是……”

  “伤疤,当初我摔下山时,伤到右半边,所以都是伤痕。”

  束兮琰见那伤痕从肩头往下约莫四五寸长,可见当时的伤势之重,但这样更好!“世珍,本官想跟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

  “本官听说你的儿子病了,正急需八支参。”

  钟世珍神色不变,心底却起疑。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到底是从谁的口中挖出去的,再者他打探这些事做什么?

  “八支参极为珍贵,古敦境内并无生产,以往都是从西秦购入,依参的优劣从百两叫价到千两都有,所以能收藏者要不是王公贵族,就得是富贾权贵。”

  “大人的意思是——”

  “我这儿有两支先皇所赐的八支参,如果你要,可以给你。”

  钟世珍想起古大夫确实提过八支参的数量极少,想买也不见得买得到,要是能够从束兮琰这里得到——“大人希望我做什么?”

  “很简单的一件事,我只是要你假扮一个人。”

  “……嗄?”

  “世珍!”

  钟世珍被莫知瑶尖锐的叫唤声给叫回神,抬眼望去,就见她气急败坏地跑来,发上的钗都快倒了。

  “知瑶,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束大人呢?”莫知瑶不住地看着四周。

  “走啦。”

  “走了?”莫知瑶错愕了下,抓着她问:“他找你做什么?”

  就知道那个姓束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说相约后天……混蛋,今儿个就闯进来,而且还避开耳目直朝厨房而去,这分明是去堵世珍的嘛,要不是阿贵赶紧通报,她连那混蛋跑来了都不晓得!

  “没什么,就聊些香料,我跟他说连山镇的香料得要等到秋天才能采收,如果他要的话,得等到那个时候。”

  “……就这样?”

  “不然呢?”她好笑反问。

  莫知瑶潋滩水眸转了圈,不相信束兮琰找钟世珍纯粹是为了香料,可看钟世珍的表情也不像是骗人的。

  所以说……束兮琰和阑示廷同样都没认出她来?仔细打量眼前的人,许是生了孩子,目色显得温润许多,相由心生,柔和了她本就俊美的清冷外貌,又也许是额上多了疤,她看起来确实和……

  “世珍,原来你在这儿!”

  钟世珍踏出亭外。“霜梅,怎么了?”

  “天衡……吐血了。”

  钟世珍直睇着她,蓦地飞步跑过她的身边。

  §第七章 假冒官员上朝堂

  这事对你来说并不难,你也不需要多开口,旁人问你什么,只管说失了记忆,忘了……

  这般好差事,你是个聪明人,该是不会推拒,四更天时,本官会派马车在纵花楼的角门候着,本官相信你一定会来……

  原本她还在犹豫,但是天衡的病况急转直下,再加上熟知他体质的古大夫为寻八支参而不在城里,找了其它大夫开了药方,吃了两帖,虽是不再吐血,但她总觉得他的生命正在一点一滴地流逝。

  于是,她做了决定。

  “钟爷。”

  开了无人看守的角门,外头果真有辆马车,车夫立刻替她开了车门。待她坐妥了,车夫才道:“小的奉束大人之命,先送钟爷进首辅府。”

  钟世珍应了声,静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停下,车夫再度替她开了车门,而门前有另一名护卫正候着,领着她朝主屋大厅的方向而去。

  钟世珍垂眼等候着,一会眼前出现一双乌头云靴,她缓缓抬眼,就见身着官服的束兮琰正笑吟吟地瞧着自个儿。

  “本官差人带你去更衣。”

  “大人,是要扮什么人,还要我先更衣?”钟世珍低声问着。

  “一个失踪的人,先更衣吧。”他一弹指,身后的护卫手上捧着一套衣袍和顶冠走来。

  “我可以自个儿来。”她接过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