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第六章 儿子重病需良药

  房外雨声作响,寒气在夜色中益发嚣狂地蔓延着,而房内摆了两个火盆,烧得满房通暖。除了火盆里低调的啪啦声,房里静寂无声,数双眼直盯着老大夫诊脉的手,等待着他告知病情。

  彷佛快要等到天荒地老,老大夫才缓缓地收了手,钟世珍屏着气息,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

  “古大夫,到底是怎样,你好歹也说说吧。”莫知瑶没有钟世珍那般沉得住气,看着眼前钟天衡一张小脸苍白如纸,她心里就揪着。

  “血虚。”

  “古大夫,你说过很多次血虚了,可这到底要怎么下药才好?”

  古大夫叹了口气,拂了拂花白的长须。“这次有所不同。”

  “哪里不同?”钟世珍急声问。

  “钟爷,令公子是一黄五白四不养,似是典型的血虚,那是因为去年令公子也流了几次鼻血,而后不曾再犯,所以我才会以为只是一般血虚。”

  “不然呢?”

  “血虚发生在幼孩身上,极可能是因为脾胃不开,气不通则血不畅。”

  “所以我用食补的方式替他滋润脾胃了啊。”咖哩的香料里头大多数都可以增加肠胃吸收功能,亦可以预防感冒,原以为天衡日渐好转,岂知今年一场风寒,非但将他打回原形,甚至连去年的病症也出现了。

  “可问题他又出现了血不凝的问题……当血不凝时,就极有可能从耳鼻口溢出,现在怕的是他体内根本无法生血,要真是如此,恐怕就得像之前老夫对钟爷提过的,得下重药。”

  “可是他才三岁……”

  “令公子是虚寒症,服用八支参该是无妨,下药时斟酌些即可。”

  “世珍,先救天衡再说,我知道食补不错,可要真是病了,也得要服药才会复原,要不看他老躺在床上……不是办法。”莫知瑶见钟世珍不吭声,直接替她做了决定。“就这么决定了,世珍。”

  然,钟世珍还不及开口,古大夫又道:“这八支参价值不菲,数量极少极珍贵,老夫的医馆里并没有这一味药,恐怕得上其它药材行问问才成。”

  “那就有劳古大夫代为询问了。”

  “也好,老夫先开另一帖药给令公子,过两天老夫再过府一趟。”

  “劳烦大夫了。”钟世珍哑声道。

  莫知瑶使了个眼色,要阿贵送客,回头看着坐在榻上默不吭声的阑示廷一眼,凑近钟世珍低声道:“外头寒冻,今儿个就暂时让天衡待在这儿,请阑爷先移驾其它客房吧,要不病气染给他就不好了。”

  不等钟世珍应声,阑示廷先开口了,“不用了,我待在这儿就好,天衡今儿个晚上让我照料即可。”

  莫知瑶偷觑了他一眼,眉头都快要打结,眼前的状况是她怎么也厘不清的。他看起来不像在作戏,对待世珍也不像是看穿什么,也许一切都是她想太多,他根本不知道世珍的真实身分。

  “示廷,不用了,我留在这儿照顾天衡就好。”钟世珍直瞅着宝贝儿子苍白的脸,满心不舍。

  “今儿个不是说有人设宴吗?掌厨的你待在这里好吗?”阑示廷徐步走向她,精准地避开莫知瑶,没让人看穿他双眼不便。

  钟世珍愣了下,才想起自己把厨房丢下,肯定里头已经一团乱,“知瑶,你先到前头吧。”

  “有寒香和霜梅在,出不了什么乱子。”莫知瑶撇了撇唇,瞧阑示廷睬也不睬自己,揣测他根本记不得她这个人。

  “就算不出乱子,就怕两人吃了闷亏。”

  “……我知道了,一会就让阿贵守在外头,有什么事喊一声。”

  “嗯。”她轻应了声。

  莫知瑶离开后,就见钟天衡虚弱地张眼,她坐上床畔轻抚他微凉的颊。“天衡。”

  “……爹爹。”本想要喊娘的,可瞥见阑示廷就站在床柱边,教他急急改了口。

  然他的一举一动岂逃得过钟世珍的眼,见他即使病着,却始终谨记她说过的话,教她心疼得无以复加。

  “爹爹,我擦干净了,没事了。”

  钟世珍愣了下,意会他的话意后,只能从喉间挤了个虚音应着。

  钟天衡见状,小手轻拉着她的。“爹爹,我不痛……你也别痛。”

  钟世珍喉头滚出破碎的呜咽,不住地抚着他的头。“对,只要你不痛,爹爹就不痛。”

  她是个多失职的母亲,竟还要儿子安慰她!

  “爹爹,对不起,你在忙,我还……”

  “嘘……”她亲了下他的小嘴,额抵着他的。“该说对不起的是爹爹,在你难受的时候没有在你身边。”

  “爹爹,不哭,我不痛的。”钟天衡不住地蹭着她的脸,泪水沾湿彼此的。

  他不痛,可是她好痛!

  她心疼得像是要碎了般,难过自己竟还让个三岁娃安慰,可真正需要安慰的人明明是他呀。

  “钟爷。”门外传来轻唤声。

  钟世珍起身,抹去脸上泪痕。“老张,怎么了?”

  “钟爷,厨房里整个都乱了,前后道菜都乱了序。”负责厨房的管事老张在门外万般无奈地说着。

  他知道钟爷的儿子身体不适,他实在不该在这当头叨扰,可偏偏今儿个有人设宴,主人又是大内重臣,这菜肴讲究精致,要色香味倶全还得考虑前后道菜的味儿相辅相成,少了钟爷整个厨房都快炸锅了。

  钟世珍闻言,不禁看了儿子一眼,不知道该如何时,感觉有人轻抚着自个儿的头,她微诧的望去,就见阑示廷道:“去吧,小家伙有我看着。”

  “可是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