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还是世珍的脸破相了,所以他根本认不出她?不,她的长相并没差那么多,尤其对于一个存心谋害的人,怎可能忘记,可他没动手又是事实……等等,自己与那位也曾见过几次面,难道自己变了这么多,竟教他看见后一点反应皆无?

  更重要的是,他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城里没传出半点消息?

  这到底是哪里出问题?好像少了某一个环节,怎么也拼凑不出真相。

  “知瑶,你在想什么?”

  “世珍,你可有让他发现女儿身?”她突问。

  “没有。”

  “是吗?”莫知瑶沉吟着。这里头透着古怪,她却没时间细想,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应该想个法子让他离开纵花楼,可偏偏他的身分尊贵到她根本不敢动。

  “知瑶,既然你认识他,那你知不知道他住在何方?”

  莫知瑶哭笑不得瞅她一眼。“他住在一重城里。”

  钟世珍想了下。“他是官家子弟?”

  “是啊。”就当是如此吧。

  “那怎么办?我能进一重城吗?”知瑶提起过,纵花楼里的客人层级大有不同,她常常会用一重、二重、三重来分别,让小厮带上不同的楼层和厢房。

  之所以有此分别,那是因为一重城里的都是当官的,二重城里的是富贾居多,三重城的大多是一般贩夫走卒。二、三重城可以互通,但一重城要是没有持令持牌是进不去的。

  “你打消念头吧,有空多劝劝他回家去。”莫知瑶说着,像是想到什么又抓着她道:“他要是有什么动静,记得跟我说一声,还有,尽其可能别跟他独处一室,万不得已时就让寒香还是霜梅跟着。”

  “知瑶,你怎么像在防贼一样?”示廷双眼不便的事,他提及别外传,但要是太多人在场,恐怕是会看出端倪的,她很怕伤他自尊的。

  “世珍,不要忘了,你只是个假男人,而他是个真男人,男女共处一室,你不要清白了?”

  “我还有清白吗?”她都当妈了,产下一个父不详的儿子耶。

  “不管怎样,孤男寡女都不该同处一室,我想,你就连在房里也别放下长发,毕竟你院落里有外人在。”就让她赌一把吧,就赌那位贵人并未认出世珍,那就继续让世珍扮成男人,逃过这一劫。

  “好啊。”钟世珍好笑道。

  她知道知瑶是怕示廷察觉她是姑娘家,可问题是就算她放下长发他也看不见,再者他要的不是她这盘菜……本来想趁回京路上跟他好好说的,算了,暂时搁下吧。

  在黑暗笼罩之下,就连时间的流逝都变得无意义,他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因为他已身处在黑夜中三年多。

  钟世珍今儿个过来探视他两回,都是替他备膳而来,张罗了下便走了,像是忙得双脚快离尘似的,连想和他多攀谈几句都难,究竟是他察觉他的意图,抑或者是铺子真是教他忙碌得歇口气都不成?

  思忖着,不远处传来脚步声,那步伐慢又轻,直朝这房间而来。

  “叔叔!”

  阑示廷顿了下,只因这脚步声该是属于成年男人的,不该是钟天衡,再者他不是还病着,怎么会跑出来?

  门板被推了开来,钟天衡缓步走到床边。“叔叔,爹爹在忙,所以就由我来陪叔叔,善尽地主之谊。”什么叫做善尽地主之谊,他不太懂,但爹爹这么说,他就跟着照说一遍就是。

  阑示廷张开眼,视线缓缓往上移,道:“天衡,就算身旁有人陪着也不得到处跑,你忘了你还病着?”

  钟天衡闻言,不禁眨了眨眼。

  “阿贵,下去吧,有事会唤你。”阑示廷淡道。

  钟天衡更是瞠圆了双眼,等着阿贵关上门,一把扑进他的怀里。“叔叔,你的眼睛看不见是骗人的吧,阿贵又没说话,你怎么会知道是阿贵?”

  阑示廷摸索着轻触他的额,确定他的热度正常,才道:“盲眼人因为双目不明,所以耳力和嗅觉都会较常人强,我认得出是因为阿贵身上有着木材的味道,那是昨儿个闻过的,而且他许是双腿有疾,走起路来足音不一致。”

  钟天衡偷偷地在他面前挥着小手,见他毫无反应,不禁更加崇拜。“叔叔好厉害,就算看不见也没关系。”

  阑示廷似笑非笑地哼了声,将他抱进怀里,确定他身上穿着斗篷,才让他坐在身旁。

  “是你爹要你过来陪我的?”

  “嗯,因为我今儿个恢复许多,所以爹爹准我出门,一方面也是我想来陪叔叔,要不爹爹正忙着,叔叔一个人在房里不是闷极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已经一更天了。”

  “一更天?这时候食堂不是该打详了,就算是酒楼,这时分上门的客人也该是不多才是。”

  “我不知道,可是姨娘的店铺大概都会忙到五更天,尤其今晚还有人设宴。”

  阑示廷下意识蹙眉。“天衡,姨娘的店铺名字你可知道?”

  “我知道,姨娘的铺子叫做纵花楼,听说是城里最大的花楼喔。”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花楼,但既然是最大的,那肯定是最了不起的。

  阑示廷眼角抽搐着。“纵花楼?!”

  “欸,叔叔也知道这里?”

  阑示廷不禁抚额暗咒了声。该死!怎会是纵花楼!钟世珍那傻子竟娶了纵花楼的鸨娘为续弦……昨儿个他喊了个名字,他却未细听,他见过莫知瑶几次面,想必她也认得自己,所以她昨儿个脚步的停顿,正因为她认出他是谁?

  她把他的身分告诉世珍了吗?所以才会教他逃避着自己?

  他思绪转动着,蓦地想起钟世珍提起莫知瑶的丫鬟就是他的丫鬟……莫知瑶的丫鬟不就是当初公孙的通房,如今竟成了他的通房……公孙的小妾竟成了他的续弦,这是什么样的命运,竟如此怪异地牵扯在一块?

  “叔叔……你有没有手巾……”

  阑示廷的思绪被钟天衡异样沙哑的嗓音打断。“怎么了?”

  “我又流鼻血了……”

  阑示廷摸索着他的脸,摸到鼻下的湿稠,随即拔声道:“阿贵,立刻差大夫,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