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如今回想,在尚未得知她为女儿身之前,他就已经生出渴望想拥抱她,不管她是男是女,可偏偏他却是在最后才承认了自己的心。

  “抱歉,我忙得有些晚,这才得空过来探探你,你饿了吧。”钟世珍见他睁眼,快手替他布着菜。虽说他们在回程马车上吃了点干粮,但都快二更天了,也该饿了。

  “什么时候了?”他回神问着。

  “快二更了。”

  “大夫来看诊过了?”

  钟世珍顿了下,知道他是指钟天衡的病况,不禁心底发暖着。“有,大夫说天衡是底子差又染风寒,才会病恹慵的,拿了三天分的药,方才已经让人熬了一帖先让他服下,看三天后有无起色再说。”

  阑示廷轻点着头,才一张口,她便将饭菜喂进他嘴里,教他不禁莞尔。

  “呃,待会知瑶说要来探视你,你意下如何?”

  “你续弦的妻子?”

  “咦,你怎么会这么猜?”他为什么会认为是续弦?

  “小家伙说过他有个姨娘。”

  钟世珍偏着头想。姨娘……母亲的姊妹不就称为姨娘吗?姨娘是知瑶要天衡这般唤她的,她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不等她回答,他又问:“她为何要来探视我?这不是于礼不合?”男人间的往来,压根不需要女眷插手介入。

  “嗯……她只是想多谢你出手救了我和天衡,这么做应该是人之常情,于礼无关吧。”

  这儿的繁文缛节多得吓人,要不是有知瑶在身旁提点,她压根不知道这年代的女人那般可怜,哪儿也去不了。

  不过,正因为知瑶不是寻常姑娘,所以一些文人口中的礼,她一律视为无物。

  “就算如此,已经入夜,她也不该——”

  “世珍,你忘了端壶茶水了,房里这壶应该早就凉了。”阑示廷脱口的话硬是被寒香给打断,教他不耐地垂敛长睫。

  “瞧我这脑袋,真是不中用。”钟世珍噙笑的接过手。“谢了,寒香。”

  “咱们之间还需要说谢吗?”寒香娇嗔了下。“我先到前头去忙了。”

  “要小心点。”

  “知道。”

  回头,准备继续喂食的动作,却见他一脸铁青地瞪着自己,钟世珍不禁一再怀疑他的双眼根本没失明,要不瞪人的方向怎会如此精准?

  “示廷,怎么了?”说真的,她觉得他是个情绪变化很大的人,有时明明还笑着,可一会又臭着脸,像是被倒了几辈子的债。

  这样变来变去的,他不累吗?

  “那嗓音是先前的丫鬟?”

  “嗯,寒香和霜梅本是知瑶的丫鬟,现在也是我的丫鬟。”应该是说帮她一起照顾天衡的好帮手。

  阑示廷抬眼瞪去,恨不得双眼能瞪破这片黑暗,看清楚他钟世珍到底是生得什么模样,竟能娶妻续弦纳通房!

  “……又怎么了?”她真是傻眼了,这才知道所谓脸臭竟是可以臭到这种地步。

  “钟世珍,你居然还纳通房!”他恼道。把陪嫁丫鬟纳为己有,不是通房是什么?

  “什么、什么通房?”啥呀,那是什么东西?

  “你还装蒜!”恼怒吼出口的瞬间,思绪却蓦地顿住——这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来了!

  钟世珍一再地教他联想起公孙。公孙为了掩饰女子身分,非但娶妻也纳通房,而她……

  会不会和公孙一样,同是女扮男装,甚至……她就是公孙?

  “世珍。”

  钟世珍还在研究阑示廷瞬变的脸色时,听见有人唤着,噙笑道:“知瑶,前头不忙了?”

  莫知瑶一身湖水绿短裳襦裙,走起路来摇曳娉婷,脸上漾着教任何男人望之着迷的甜笑,然就在她踏进屋内,瞧见阑示廷的瞬间笑意凝结。

  “知瑶,怎么了?”钟世珍不解的问着。

  莫知瑶猛地回神,掩饰内心震惊,神色自若地问:“这位是你的朋友?”

  “是啊,他姓阑。”

  莫知瑶心底满是疑惑但神色不变,仍旧朝他欠身,“见过阑爷。”

  “不用多礼,今儿个是我前来作客,叨扰了。”阑示廷瞧也没瞧她一眼,事实上他也瞧不见,纯粹是不想对她做足表面功夫。

  一抹异色闪过莫知瑶那双狐媚大眼,她不动声色地道:“来者是客,阑爷要是不嫌弃,就把这儿当成自个儿府上。”话落,她对着钟世珍道:“世珍,夜深了,我不便在这儿久留,我有话同你说,到外头吧。”

  钟世珍看了她一眼,心想她何时也遵守阑示廷说的礼教,嗯……应该说她是真的有话跟她说吧。

  “示廷,累了就歇下,明儿个天衡要是好些了,我再让他来陪你。”她替他斟了杯热茶,递到他手上后才跟着莫知瑶一道离开。

  走在廊底下,一直走到钟天衡的房前,莫知瑶才猛地回头。“你到底是上哪遇到这位大人物的?”

  “咦?你认识示廷?”所以她刚刚愣了下是因为相识?

  “你直呼他名讳,你……”想起他是谁了吗?

  “不成吗?是他要我这么叫他的。”她所认识的莫知瑶可是天塌下来,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人,可她现在竟有些慌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认识示廷的?他又是什么人物,竟把你吓成这样。”

  莫知瑶握起粉拳轻敲着眉心。“他……没跟你提起他的身分?”告知世珍姓名,却没说明出身,这可能吗?

  “没,他是掉进河里被我救起的,后来他隐约提过他是被人推下船的,我看他穿的衣袍颇精致,猜想他应该是大户人家,大概是身边的人想要谋财害命才会推他下船,后来他就没多说了。”

  “所以他没打算离开这儿?”

  “知瑶,他家里人要害他,我怎能让他自投罗网?我是打算让他待上几日,问他家住何方,去替他探探,再做打算。”

  莫知瑶头痛得说不出话,换言之那人不打算告知身分,也还未打算离开……他到底在盘算什么?难道察觉世珍失忆,所以打算留她在身边,再一次地谋害她?但要是如此,他多的是下手的机会,哪里需要跟她回纵花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