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阑示廷微颔首,随即由着钟世珍牵引着。一路上可闻虫鸣声,拂面的风掺着各种香味,教他不禁微拢起眉。

  “示廷,这间房就给你用。”钟世珍推开小院里的一扇房门,逐一介绍着屋内。“进门后,靠窗这面,有架子还有张榻子,再往前走个三四步,是张圆桌子,再走个七八步左右,就是床,柜子在右手边,花架在左手边,屋子不大,你就将就点。”

  阑示廷坐在床上,轻抚着四周,床被的质料谈不上精美,但至少是一般人家所使用的绫罗,而房间并未有灰尘味,代表着房间要不是时常用到,就是常有人打扫。

  “世珍,门内有小厮,怎么一路上不见半个丫鬟?”

  “这时间前院正忙着。”钟世珍接过还熟睡的钟天衡,轻抚着他的颊,感觉他的热度已退,但整个人还是虚软无力,暗忖着待会要请人把大夫找来较妥。

  “前院?难不成咱们方才走的是后门?”那就不意外为何一点人声都没有。

  “因为前院营生,所以咱们走后院小门比较快。”钟世珍想了下,思考着跟他说明这里是纵花楼的必要性。

  “对了,你是掌厨的,前院要不是食堂就是酒楼喽?”

  “呃……也算是。”只是多了些姑娘作陪就是。“其实说穿了就是——”

  阑示廷未觉有异地打断他的话。“你这段时日不在铺子里,那是由谁掌厨?而你营生的铺子叫什么?”

  “示廷,其实这里是家——”

  “世珍!”

  尖细的声嗓打断钟世珍未尽的话,一回头就见寒香和霜梅撩起裙摆跑进屋里,一见屋里还多了个大男人,不禁双双愣住,对视一眼后,不约而同地望向钟世珍,像是等她给个交代。

  “寒香、霜梅,这是我的朋友,你们叫他……阑爷吧。”在两双一模一样的黑眸瞪视之下,就算她没做什么亏心事,都没来由的心虚起来。

  “世珍,你出一趟远门,带了个朋友回来,要是没跟瑶姊说上一声,我怕瑶姊会不开心呢。”双生姊姊寒香不住地打量着阑示廷,复杂神色收进聪颖的杏眼里,朝妹妹霜梅使了个眼色。

  “等等,这事先不说,天衡怎么了?咱们这样大呼小叫的,他怎么没醒?”霜梅插了话,一把将钟天衡给抱走,抚了颊又抚了颈,热是热了些,但这温度不算生病吧。“他是又病了吗?”

  “是啊,霜梅,帮我差人把古大夫找来吧,天衡打在连山镇染风寒后,热度是退了,但老是病恹恹的,一点元气都没有。”

  “好,我马上去差人,寒香,你去帮我跟瑶姊说一声。”

  “知道了,快去。”寒香叹了口气,目送霜梅抱着孩子毛躁地跑了,回头看了眼还是端坐在床上的男人,余光瞥见钟世珍那讨好的笑,她不禁摇头失笑。“世珍,你这是要我别告诉瑶姊吗?”

  “不是,我是想说托你帮我拿壶热茶。”

  “这事还得你吩咐?”寒香没好气地瞪她一眼,瞧见屋外小丫鬟正巧将茶水送来,顺手接过便斥退小丫鬟,不让她进到屋内。“方才阿贵差人跟我说你回来了,我便立刻要厨房准备了。”

  当阿贵说她带了个男人回来,她立刻抓着霜梅过来瞧瞧,岂料竟瞧见了意料之外的人,吓得她魂都快飞了。

  状况实在是混乱得教她无法思考,只能交给瑶姊处理了。

  钟世珍一接过茶水,斟了一杯,随即递给阑示廷。“示廷,尝尝,咱们这儿的茶水不算上等,但绝对比客栈要来得厚醇香甜。”

  “多谢。”阑示廷沉着声应着。

  “世珍,瑶姊说了,你要是回来,就先到厨房瞧瞧,这几日你不在,厨房简直就是一团乱。”

  “喔,好。”她凑近阑示廷,低声道:“你先在这歇着,我晚点再过来看你,顺便替你备膳。”

  阑示廷淡淡地点了点头,便听见一道离开的脚步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才那两个姑娘到底是谁?那嗓音……总觉得曾经听过。

  可恨的是,钟世珍明明就是个喜男风的,为何身边还这么多女人?!

  但不知怎地,他总觉得这状况是恁地熟悉,彷佛曾经经历过。

  “公孙,你待这两名丫鬟好得令人称奇。”

  “怎会?”

  “一般重视府上丫鬟倒还说得过去,但这两位不过是花楼的丫鬟,旁人不过说上几句,你就抢着替她们说话,压根不怕得罪人。”不过也是,以他的位高权重,谁敢得罪他?

  “示廷,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两名丫鬟算是我的红粉知己,是受不得旁人半点轻薄调戏的,我不允许。”

  “原来你纳了通房。”让花魁成了鸨娘,不让旁人靠近,就连两个小丫鬟也收做通房,他真是无法想象像他这般单薄的身子,怎能拥有那么多的女人,莫名的,他烦躁了起来。

  “示廷……示廷?”

  他猛地张眼,然而眼前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半点光线也透不进他的视线里。

  是梦?他怎会又无端端地梦到以往?那是他还不知道公孙为女儿身之前,那时的他,千方百计接近她,松卸她的防心,刻意诱惑她,设下一计又一计,就只为了得到她的死心塌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