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翌日正午,才刚用完膳后,舵手老刘又敲了舱门。

  “怎么了?”

  “钟爷,前头有官船拦船。”

  “嗄?发生什么事了?”她走了好几回浴佛河,从没遇过这种事。

  “我问了前头的人,听说是在找人,但也没道出姓名,只管放给官爷上船搜就是了。”

  老刘的皮肤黝黑,是生活在浴佛河上的船家,来回载送货物,养家活口。

  “那也只好放行了。”她说着,压根没注意到阑示廷的眸色微沉。

  “不过这一搜恐怕时间会拖得极长,到京城的时间会有所延误。”

  “不打紧,反正我这回是提早回京,这一来时间反而会刚好,不过多占个你一天两天的时间,你就照算,到了京城时,咱们再一道结。”她说着,像是想到什么,又问:“不会担误你的时间吧?”

  她知道老刘平常就是靠这艘货船载送货物,就怕他后头也跟人约了时间,要是时间上有所差池,就怕少赚还得赔钱。

  “那倒不打紧,时间上还充裕得很。”老刘爽快地哈哈笑着。“咱们这要是多个一天两天的,甭算,只要钟爷往后运货不忘老刘就好。”

  “那是当然,待会官爷要是上船了,再知会我一声。”

  “好,钟爷就先歇息吧。”

  钟世珍应了声,回头见阑示廷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出神得连她走近都没发觉。“示廷,怎么了?”

  “没事。”他轻喃着,朝他的方向靠去。

  钟世珍登时僵硬如石,睨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又在玩什么把戏。

  “小家伙睡了吗?”他问。

  “睡着了。”她看了眼仍旧病恹恹的儿子。“这帖药虽是能解他身上的热,但他还是有气无力着,要是以往他老早在甲板上跑给我追了呢。”

  “你这般宝贝他?”

  “就这么一个儿子。”她想,她这一辈子应该只会有天衡这个儿子了,是这身体原主托付她的,她当然得要加倍保护他。

  “怎么就不宝贝我?”

  “嗄?”

  “跟我走。”如果他没料错,会在浴佛河上领水师官船搜索的,必定是镇朝将军兼水师总督的宇文恭。如果是宇文恭前来,他必定无恙,只是恐怕得就此与他分道扬镳,而他还不打算离开他,至少不是现在。

  “去哪?去太远的话,恐怕就不方便,因为天衡还不舒服着。”她认真道。

  “你这是拐弯回绝我?”他眯眼。

  “回绝什么?!”

  “我不相信你对我毫无感觉。”

  钟世珍的心跳漏跳一拍。“你……你心底不是有还在等待的人吗?我觉得你应该继续等他。”

  她的心情是矛盾的。如他所说,她对他并非无感,可问题是她不是他要的那盘菜,再者他前一刻才在为逝去的爱人悲伤,下一刻就另觅对象,这算是哪门子的痴情?他是多情吧。

  “等得着吗?”他声嗓一冷。

  “这总是难说——”话未尽,她已遭突袭,而这一回她学聪明了,侧过脸,不让他有迷惑她心智的机会。“示廷,你真的爱着所爱的人吗?”

  老是动不动就发情,他到底是禁欲太久还是怕寂寞?

  “爱有什么用,她会回来吗?”

  “这……”

  “如果她会回来,我还需要找替代品吗?”至少他的嗓音和性情与公孙极为相近,他可以假装作场美梦,欺骗自己她一直在自己身边。

  钟世珍顿了下。“你把我当替代品?”

  这真相大白的瞬间,她心里是诉不清的五味杂陈,最终化为一抹……痛。

  见鬼了,她有什么好痛的?他如果对她一见钟情,那才真的有鬼了!他根本看不见,连一见钟情的机率都没有好不好!他纯粹是从她身上寻找让他足以慰藉的部分,把她当成他的公孙!

  §第五章 带着贵人住花楼

  他的沉默教阑示廷难以解读,只能出言试探着,“你有妻子在侧,又能有个满足私欲的男人,对你而言是只赚不赔的生意。”

  钟世珍瞪着他,心想他真是了不起,竟能逼出她的火气,她现在真是有股冲动想要揍人了!就算她没谈过恋爱,但她也知道一对,是对感情负责的基本要求,要她身边挂一个,嘴边再咬一个……她不是男人,没办法身心灵分开!

  “示廷,事情跟你想象的不一样。”她深呼吸了一口,试着和他平和交谈。

  “什么意思?”

  “你记不记得那回你在客栈沐浴时,天衡脱口说……我和你不一样?”事到如今,把话说清楚就好。

  她可以谅解他因为失去所爱,想找个相似的当浮木,可问题是这让她很不舒服,完全无法接受。

  “那又如何?不过是尺寸问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