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当然不是。”拜托,他是男人中的男人,极品中的极品,可问题是他先前才病过,一个不小心落下病根,总是对身体不好。

  “还是你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不是她要说,她怕的东西真的不多,只是有了儿子之后,又多怕一件事就是了。

  “怕我又吻你。”

  瞥见他凑近,她下意识要退开,却发现她的袍角竟被他给压住了,退无可退。这到底是巧合,还是这家伙是个惯于预谋性犯罪的累犯?

  “你……示廷,我觉得这件事,咱们——”还是摊开来说清楚讲明白,对彼此都比较好。

  可恶,压好紧,她抽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魔性的男人进逼着。

  “你喜欢男人,不是吗?”他噙笑。

  “呃……”

  “不是吗?”

  “我是……但是……”她当然喜欢男人!可问题是她现在是扮男人,到底要她怎么解释?

  “既是如此,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你没问题……我有问题啊,我又不是男人!她咬了咬牙道:“我怕让你失望,劝你还是打消这念头。”

  “不会,我可以。”

  钟世珍眯眼瞪他。她当然知道他可以,问题是她不可以!

  决定摊牌的瞬间,她再一次被封口,几乎不容抗拒的,他探入她的唇腔里,企图勾诱她,唇舌的纠缠瓦解了她刻意的武装,本该推开他的手却慢慢变成环抱,回应着,沉沦着,直到——

  “爹爹!”

  钟世珍猛地回神,二话不说地强推开带着魔性的男人,扯开被他压住的袍角,跪在床边,笑得一脸心虚尴尬。“儿子,好点了没?”

  “爹爹,你怎么跟叔叔亲亲?”钟天衡垮了嘴角,泪水在眸底逐渐聚集。

  钟世珍抽了口气。“没……不是……对、对不起……”呜,撒个谎蒙过去不就好了,可偏偏她就是说不得谎,因为一旦对儿子说了谎,等到儿子长大会撒谎时,她又有什么立场教导他?

  “好过分……”钟天衡趴在床上抽噎着。

  “天衡……”钟世珍心疼又心虚地将他抱起。

  她想,儿子大概是怕她误入歧途,毕竟他才三岁,对于她的身分一直很是混淆,虽然叫她爹爹,也很清楚她就是娘,但她认为他对于称谓上的分野是模糊的,所以才会对知瑶的吩咐照单全收。

  而她,让他失望了,她也觉得难过。

  “我都没有……”小嘴抿成一条线了。

  “……嗄?”

  “爹爹好久都不亲我了。”说着说着,委屈地滚下大滴泪珠。“爹爹不要我了……”

  “喔,宝贝,爹爹怎会不要你呢?”钟世珍心疼得要命,不住地亲着他的颊,尝到他的泪,教她更加的自责。

  儿子都病了,她竟还有心情跟人玩亲亲,她真是个失职的娘。

  “我好可怜……”钟天衡可怜兮兮地趴在她的肩头上,双眼直瞪着阑示廷。

  虽然他是叔叔,但也不能跟他抢爹爹!爹爹的嘴只有他才能亲!

  “对不起,宝贝,爹爹跟你道歉,你不要生气,爹爹最爱你了。”钟世珍将他抱起,用力地亲着他的嘴。

  钟天衡立刻自动加码,捧着她的脸,用力地连亲好几下,确定把她的嘴都涂满他的口水,他才心满意足地趴到她肩上,挑衅地看着阑示廷。

  当然,他没忘记他看不见,看不见而已,但他一定听得见,所以他才会亲得那么大声,就是要让他知道,爹爹是他的!

  阑示廷黑眸微绽光痕,唇角似笑非笑地斜挑着。小毛头耍的小把戏,他要跟他认真了,不是同他一样了?

  “今儿个我要跟爹爹睡。”钟天衡跟八爪章鱼没两样,短短的手脚并用着,不让她有机会甩开他。

  叔叔目露凶光了,今后他得要好好地保护爹爹,不能让爹爹变成别人的!

  “好,爹爹今儿个陪你睡。”她抱着儿子上床,面露愧疚地对着阑示廷道:“示廷,不好意思,今儿个让你打地铺了。”

  “无妨。”有个生病的小家伙在,他再起心动念也得有所分寸。

  钟世珍陪儿子躺下,说不出是松了口气还是觉得惋惜。松口气是因为可以避开他魔性的勾诱,但惋惜的是她没能跟他把话摊开。

  不过,回京城的路上大概有十天,总会找到机会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