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示廷,天衡!”钟世珍快步跑来,赶紧将阑示廷扶起。“怎么会摔下来了?”

  她问着,将钟天衡给抱了过来,却惊觉他浑身发烫。“天衡,你……”

  “他发烧了,我要下楼差人找大夫。”阑示廷挫败的捧着额。

  以往,总是雷鸣和陆取跟在他的身边,就算双眼失明后,他也认为自己可以克服任何问题,偏偏他却在这儿破了功!

  钟世珍闻言,正要托人去找大夫,跟在后头的两名帮手心知钟世珍是客栈的贵人,所以不必她吩咐,已经自动去找了。

  “天衡,你忍耐一下,一会大夫就来了。”钟世珍心疼地亲吻着儿子,都怪她,老是粗心大意的忘了他的身子不比寻常人,容易着凉发热,手边的事一忙,就忘了多注意他。

  “爹爹,我没事。”钟天衡无力地偎在她怀里,爹爹跟叔叔真的很不一样,爹爹柔软多了。

  “这儿有风,我先带你上楼。”

  “还有叔叔……”他虚弱地道。

  钟世珍赶忙回头,却见阑示廷竟还坐在地上。“示廷,你是摔疼哪里了?”该不会害他伤得更严重,连站都站不起来吧。

  阑示廷铁青着脸不语,心里还恼着。

  “示廷?”这是又怎么了?脸怎么又臭了?

  “爹爹……叔叔看不见……你要牵着他……”

  “嗄?!”不会吧!

  §第四章 眼言秘密被揭穿

  钟世珍简直不敢相信!

  只要他不说,她根本不会察觉他是个盲人。

  大夫来过之后,替天衡开了药方,她托人煎药让儿子服下,坐在床边分了点心神看向坐在榻上不语的阑示廷。

  方才,是她牵着他上楼的,他虽是脸露恼意,至少没甩开她的手。

  他……应该不是因为掉进河里才失明的,否则昨晚遇袭时,他的反应不可能恁地快,所以说他失明应该已有一段时间了,可他为何不说?

  只要他说,她就可以理解他那尊贵的架子是打哪扛出来的。他要人喂,那是因为他根本看不见桌上的膳食,他几乎只待在床上,那是因为他根本看不见这雅房摆设!可是,他看不见,却出手救她,他看不见,却试着带天衡下楼……

  她的心被他的举动给塞得满满的,对他除了感激,还有更多的欣赏。

  抚着儿子的额,确定他的热度渐退,她松了口气,余光瞥见桌上还摆着午膳,几乎没什么动到,她不禁微皱起眉。

  “示廷,你和天衡都没用午膳?”

  阑示廷托着腮,不置一语。

  她没辙地道:“饭菜都凉了,我请小二再备些菜。”

  “不用,我没那般尊贵。”

  “那我喂你可好?”

  “劳烦了。”

  钟世珍将饭菜端到榻边小几上,没好气地道:“喂你算是劳烦,那你三番两次救了我和我儿子,我又该要怎么说?”

  “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没能找到客栈的人差大夫。”尽管恼意不散,饭菜香逼近,教他随即张了口。“小家伙的状况好点了吗?”

  “他的热度退了些。”说着,她不禁摇头叹气。“这小子在娘胎时就没好生安胎,一出生身子骨就比常人还要弱,耗得我常抱着他几夜不睡,近来有稍稍好转,可还是风一吹就着凉。”

  “大夫没说如何医治?”

  “在京城时,我找了大夫,大夫只说他的身子太弱,需要许多高价药材补身,可偏偏他那时年纪太小,有些药性太强,而我又阮囊羞涩得紧,所以就暂时先用其它药材取代。”老天是逼她要看重钱啊,不管在哪个时代,没钱就是万万不行。

  “什么药材如此高价?”

  “我也不知道,横竖我现在努力地赚钱,就是想调好天衡的身子,但如果天衡的身子有所好转的话,倒也不需要那些高价药材,省得补身的同时也伤身。”她是不懂中药,但不管怎样药是三分毒,她想尽可能地用食补的方式代替药补。

  阑示廷垂敛长睫,“你倒是挺辛苦的。”

  “不辛苦,自个儿的孩子,照顾是天经地义的,哪来的苦?”一想起儿子的撒娇模样,只会逼出她满脸笑意,反倒是他——“示廷,你的双眼不方便,怎么不跟我说上一声?”

  她真不敢相信这双勾魂眼竟是看不见的,只能说他把这秘密藏得太成功了。

  “因为我不想杀人灭口。”彷佛猜到她接下来的疑问,他口气瞬间淡了下来。

  一开始是因为不知道她的底细,对她自然有防心,而后尽管卸了防心,但这事能愈少人知道愈好,天晓得竟在今儿个破功。

  “嗄?”这是他的幽默感吗?好有杀气啊,教她笑不出口。

  像是察觉她的错愕,他勉为其难地补上一句。“是个秘密。”

  “这怎会算是秘密?你的眼睛不便,应该有人在身边随侍着。”问着,她突地想起——

  “对了,你还没跟我说为何会掉进河里,你身边没有人侍候吗?”这事她是问过,可没个答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