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外出时,要是方便的话,跟掌柜的借两个人相伴,路上有个什么好照应,要是搬货时多两个人手也是好事。”

  钟世珍不禁笑弯了唇。“示廷,谢谢你。”这人真是好,虽说一开始以为他是个淡漠又爱端架子的富家贵族,可如今瞧来,他不过是因为失去所爱才显得孤僻,真正遇事时,他全盘掌握,毫不马虎。

  “谢什么,该说谢的应该是我,不是吗?”救了他,甚至还有把和公孙相似的嗓音,让他倍感救赎,哪怕是个替代品,哪怕是个男人,都教他生出异心想留下他。

  “这样谢来谢去,可就没完没了。”她哈哈笑着,态度爽飒得教人渴望亲近。

  像是被他感染似的,他也微显笑意。“睡吧。”

  “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要是有什么事,唤一声就是。”

  听他应了声,她抱着儿子在床上躺下,抬眼看着坐在床边的他,不知怎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心头暖呼呼的。

  一早钟世珍将两人的膳食打点好,就依阑示廷吩咐,跟掌柜借了两个帮手,先走了趟渡口,再赶往农家。

  到了午膳的时间,掌柜差人送来膳食。

  “还是爹爹弄的比较好吃。”钟天衡吃了一口,兴致缺缺地搁下,看了阑示廷一眼,不禁问:“叔叔,你也觉得难吃吗?”要不怎会连动都没动?

  “不饿。”

  “等爹爹回来,再要爹爹弄点好吃的。”说着,他跳下圆形椅,爬上了床,一双大眼直盯着他系在腰间的九节鞭。“叔叔,你可不可以再耍个两手让我瞧瞧?”

  “这是拿来护身,不是杂耍用的。”阑示廷倚在床柱闭目养神。

  “我知道,爹爹也买了把长剑,那是姨娘要爹爹带在身上护身的。”

  “你爹爹会耍剑?”

  “会,爹爹懂武,在家里时,她早上醒来都会舞一套拳法,要是多点时间,会再练一会长剑,因为爹爹说要是不常练着,就怕生疏。”

  阑示廷浓眉微攒,怎么也无法想象钟世珍有副好体魄,可以舞拳耍剑。

  “可是爹爹不会这个。”他轻触着他的腰间。

  “武术难习得样样专精。”

  “叔叔,我想学。”说着,他干脆趴上他的腿。

  阑示廷长睫微掀,像是难以置信这个视他为敌的小家伙,不过是因为他小露两手,就这么轻易被收买。

  “叔叔。”钟天衡像只小虫子趴在他腿上蠕动着。

  阑示廷面露嫌恶,探手要将他抓开,触及他的颈项时却惊觉他的体温过高,连忙抚向他的额,脱口道:“你身子不适?!”

  “还好啦……”他有气无力地趴在他腿上动不了。“我常常这样,叔叔别跟爹爹说,爹爹会担心的。”

  “真是不要紧?”

  “嗯,我老是这样,有时三更半夜就发起高烧,爹爹常常抱着我好几夜都不敢睡……所以我想要学武强身啊,可是爹爹说不成……可是有一天爹爹会老,谁来保护爹爹,我……”

  说到最后,呼吸急促了起来,连话都说不出来。

  “小家伙。”阑示廷轻抚着他的脸,只觉得他身上的热度上升简直比融雪的速度还快,教人不能坐视不管。

  他奋力地张大眼。“我叫钟天衡……爹爹说,我出生时,她瞧见了北斗隐星天衡星……爹爹说,只要能瞧见隐星的人会平安长寿,所以我也会平安长寿……所以帮我取名为天衡……”

  听他说起话来有气无力,身上热度吓人,甚至隐隐颤着,哪怕不懂医,也知道这状况得赶紧处理。

  可是,他……

  “叔叔,你担心我吗?”

  “我担心的是你爹爹。”要是小家伙撑不到她回来,这情况他得要如何处置?

  如果是以往,下楼唤人请大夫便成,可问题是他的眼……他根本看不见!他连要走出这扇门都有困难!

  “为什么?”

  阑示廷啧了声,摸索着将他抱起。“小家伙,门的方向在哪?”他可以凭气息判断来者的方向,可问题是这房里只有一个要死不活的小家伙,没人能够引领他,这儿不是他的寝所,一桌一椅皆不熟悉。

  “就在那儿啊,叔叔没瞧见吗?”钟天衡不解地望向门,小脸无力地趴在他肩头,只觉得他和爹爹真的很不一样,他像是一座墙,彷佛可以让他站得很高,又可以替他挡去所有危险。

  “我看不见。”阑示廷抱着他站起,沉声说:“天衡,你告诉我方向,我下楼差人请大夫。”

  钟天衡惊讶的瞅着他半晌,本想在他眼前挥挥手,可他是真的没力了,只能虚软地应了声,告知方向,两人踏出了门,走在长廊上。

  “再往前一步就是阶梯了。”

  阑示廷依言,试探性地踩了两下,踩实了再拾阶而下,然,就在走到转角处时,钟天衡来不及提醒那并非是平的,他已经踩空,一手抱紧钟天衡,一手试图扶着墙,然还是阻止不了下坠的速度,教他只能用双手将钟天衡护在怀里,任由身体失去平衡地往阶梯滚下。

  适巧,钟世珍带着两名帮手回客栈,撞见这一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