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至于谁在搞鬼……横竖他现在人在连山镇,就算有人要追查到这儿来也要费上几天,届时再瞧瞧追来的人是想杀他,抑或者是救他。

  “放开我啦……”

  怀里传来钟天衡抽噎的低泣声,他不禁嫌恶地松开力道。“是个男人就别哭。”

  “我才三岁……”他娇软地控诉着。

  “乳臭未干,果然不是男人。”

  “等我长大,我就是个男人!”钟天衡怒声道。

  阑示廷眉眼未动,懒得睬他。

  钟天衡见他无视自己到这种地步,原本想要再踹他两脚,但怕又被抱得无法动弹,只好选择动口不动手。

  “你不可以跟我爹爹在一起。”他出声警告着。

  阑示廷哼笑了声。“如果我偏要呢?”这小鬼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以为他爹爹好男色,他也与他爹爹一般?

  尽管他未仔细聆听他爷俩的交谈,但听个大概也猜得出他爹爹是个喜男风的。

  “你!我跟我姨娘说!”完了完了,这个男人是个大坏人,他根本赢不了他,他要怎么保护爹爹?

  “姨娘?”对了,这两日似乎隐约听见他搬出姨娘威胁他爹爹。

  “就是我爹爹的老婆!”就算不是,他也要说是,吓吓他。

  阑示廷浓眉微拢着,问:“你娘亲呢?”

  钟天衡不解他这一问,但还是老实地道:“我爹爹晚上就会变成娘。”爹爹说了,在外头时,她就是爹爹,要求他得喊爹爹才成,只有回到家中放下长发才能喊娘,他不太懂,可是爹爹很认真地交代着,所以他一定会记得。

  父代母职?他明明是京城人氏,前来连山镇却还是将孩子带在身边,换言之,他再娶不是为了照料孩子,而是为了己身所需?可他不是对男人有意吗?既已有子嗣,又何必再续弦?

  他的身形并不高大,可以算是单薄,心里想着男人又续弦……暗忖着,对此等用情不专之人,生出了厌恶感。

  “既然你知道我爹爹还有老婆,等你病好了,你也赶紧回家,别缠着我爹爹。”就算他不吭声,钟天衡依旧未忘目的。

  “是你爹爹想跟我在一起吧。”尽管对钟世珍无意,他却是恶意欺负他的儿子,恶意引导他。

  钟天衡瞠圆黑眸,想起昨晚爹爹羞红了脸,想起姨娘耳提面命的警告,不禁恨恨地揪起他的衣襟,“才不是呢,我爹爹已经有姨娘了。”

  “那又如何?你爹爹也算是个商户,家里的外头的,逢场作戏,逐戏风流那可是再寻常不过,等你长大就知道。”说着,钟世珍在他心底慢慢成了形,除了嗓音之外,毫无教他挂心之处。

  钟天衡张了张嘴,最终抿紧了小嘴,因为他反驳不了,因为……他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等他长大就知道……知道什么?是指等他长大变成男人之后,他就懂得所有的事?

  男人……他不禁瞪着眼前的男人。这个坏人,是个大男人,总觉得和以往见过的男人不太一样,不会太老也不会太嫩,面貌十分好看,难怪爹爹老瞧他瞧得出神,不过……

  “小家伙,你在做什么?”阑示廷眉眼未抬,没打算抓住那只摸上他胸膛的小手。

  “哼哼,我爹爹赢你了。”

  “什么意思?”

  “我爹爹的胸膛比你厚。”虽说他的胸膛也挺厚,不过完全不能跟爹爹相比。“我爹爹比你还像个男人!”

  “是吗?”他无法想象那单薄的身形有着比他厚实的胸膛。

  “不过……”其实他比较疑惑的是——

  “你做什么?”这一回,他精准地逮住那只小手,因为那只小手竟抚往他的两腿间,教他不禁怀疑喜男色恐是他钟家的传承。

  “我爹爹没有——”

  咿呀的开门声教钟天衡打住未出口的话。而端着早膳进门的钟世珍,瞧见阑示廷抓着她儿子的手,而她儿子的手竟按在他的腿间……等等,这是什么状况?

  昨晚她才被他的心酸史给偷偷逼出几泡泪,结果她才转身,他就对她儿子出手?

  有没有搞错,她儿子才三岁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