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钟世珍舀水的手顿了下,忙道:“好了好了,差不多了。”她再舀了瓢冷水,调和浴桶里的水温,确定水温适宜才叹口气走到床边。“示廷,水已经好了,你尽管沐浴吧,这里没有屏风,我会非礼勿视的。”

  她不是不能理解,病了几天,哪怕外头寒霜冻雪,但病后的身体在大量出汗后总是黏腻,想洗澡是天经地义,她完全认同,但是——这间客栈房间没什么太多的摆设或遮蔽物,大致上是门一开,就可以瞧见房里的隔局,就连想要藏人的角落都没有,换句话说,她待会有机会欣赏美男入浴……她到底该要张大眼还是闭上眼?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为难她了,太让她难为情了!

  “大伙都是男人,哪来的非礼勿视?”阑示廷噙笑抬眼。

  钟世珍直睇着他,觉得他那双勾魂眼闪闪发亮,嘴角的笑简直像是完美比例,彷佛只要这笑一扬,站在他面前的,不分男女老幼都得要臣服在他之下。

  她的心,跳得有点快,她的眼,好像不受控制,她……

  “爹爹!”钟天衡尖锐地喊着,适时地打破了迷障。

  “儿子,你爹爹我没耳背,不用那么大声。”钟世珍没好气地瞪着锦榻上的儿子。虽然她有瞬间的失心疯,但她有坚不可摧的意志力,就算这个男人是魔鬼,也不可能让她出卖灵魂!“示廷,可以沐浴了,我把你原本穿在身上的那套衣袍搁在桌上,待会你就可以换穿上。”

  她回头端起笑脸说,像是想起什么,再将藏在柜子里的物品取出。“示廷,这是当初从你身上取下的,不知道有没有掉了的,但我替你更衣时就只瞧见这两样。”她已经很习惯地将东西搁在他伸出的手上。

  反正他肯定是个娇贵的公子爷,啥事只管伸手,所以她就只管往他手上搁就万无一失了。

  阑示廷掂了下,是他不离身的双蟒玉佩和九节鞭。打他醒来至今,他没想过要追讨这些东西,彷佛一切都没那么重要,眼下的心境不变,但多了抹兴味。

  “世珍,扶我一把。”他将玉佩和九节鞭搁在床头,准确无比地朝他伸出手。

  “喔。”唉,是个天生让人侍候的,她充当下人也不是不行。

  就在扶他到浴桶旁时,钟世珍正准备偷偷退下,却又听他道:“世珍,这种粗布衣裳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脱,帮个忙吧。”

  钟世珍回头瞪着他的背影,见他就直挺挺地站在浴桶前动也不动,一副要是没人替他打点好,他恐怕连要怎么洗澡都不会。

  有没有这么娇贵啊?这布料是粗了点,但救他上岸后,她也只能托掌柜的替她找套能换穿的,合穿就好了,哪管得了那么多?

  替他解开上衣,瞥见一条黄金打造的长命锁就贴在他厚实的胸膛上,那肌理分明的腹部……她用尽全力,逼迫自己转开眼,当初替他穿脱衣服时,她就知道他有副诱人好身材,匀称骨架,壮而不硕,这脸蛋身材都是她的菜,真是太赏心悦目了。

  不过,赏归赏,这位公子今日的表现犹如爱笑的妖孽,那种妖孽等级的笑法对她的心脏是莫大的考验,所以她认为还是拉开安全距离,以策安全。

  于是脱去他的上衣后,她就准备退下。

  “裤子呢?”他道。

  钟世珍缓缓地抽了口气。她有没有听错?再尊贵也不可能尊贵到裤子也要人家脱吧!

  喂,裤子底下什么都没穿耶,他到底知不知道?

  当初帮他穿裤子时,她可是闭着双眼的!

  “世珍。”

  “示廷,你的裤子只要拉开腰带就会自动掉了。”她好心地道。

  “腰带在哪?”他在腰上摸索着。

  公子,你装眼盲吗?天啊,比她儿子装哭还要像!

  “在这儿,示廷。”最终还是看不下去,拉着他的手抽开腰带。

  话落,裤子掉了,她的眼珠子也快要掉了……

  啊啊啊,她应该要看哪里?假装若无其事继续看下去,抑或者是忠实地呈现她的心情,立马离开房间?

  然而,儿子就坐在对面的榻上,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而身旁的男人似乎也正等着她的反应……正所谓前有狼后有虎,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

  振作,钟世珍!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过是男人的裸体,有什么大不了的?要是真的不小心看见什么,就抱持着欣赏艺术品的心情,大方地给它欣赏下去就好。

  “示廷,我牵你进浴桶。”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她戒慎警告自己,然而,就在他踏进浴桶时,钟天衡眨了眨大眼,脱口道——

  “爹爹,为什么他跟你不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