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阑示廷紧擒着她的手,怎么也止不住内心的激动。明明知道他不是公孙,可是他太过相似的嗓音,总教他情难自禁地想再听他唤着自个儿的名。

  钟世珍再不济也猜得出他是试图从她身上找到谁的影子,可问题是……她扮男人很像耶,就连嗓音都是中性的,换句话说,他现在寻找的那个影子,是个男人?

  再换句话说,她的天菜喜欢的是男人?!

  啊啊!到底是谁说优质的男人都是同志的?说的也太准确了吧!

  就在她无声哀嚎自己的天菜另有一盘菜的当头,她察觉她的手被另一把软嫩小手给揪住,她垂眼望去,就见她那个可爱到爆的儿子正张着黑墨墨的大眼,可怜兮兮地注视着她。

  嗯……她想,她儿子应该不会读心术,不会知道她的内心在鬼叫什么,不过他那充满迷途知返的期盼眼光,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原来踏上歧途的是她?

  “爹爹,今儿个是我的生辰。”钟天衡使出杀手锏,用娇软得可以腐蚀铁石心肠的童音,企图拉回即将走上不归路的爹爹。

  “……”钟世珍真的想哭了。

  这鬼灵精怪的儿子表现得太明显了,教她都不知道该做何解释了。欣赏天菜,那是女人与生倶来,娱悦心情的一种调剂,就像身处美景之中总是教人身心愉悦,然而枝头上的花绽放得再美再艳,她也不会摘回家呀,但是这种事要跟个三岁小孩说到懂,她宁可让他误会算了。

  “爹爹……”钟天衡惊觉自己的杀手锏竟只换来爹爹呆滞的目光,教他心头一凉,小小身子扑进她怀里。“爹爹,我生辰啊!”

  再加点哭音,顺便偷揩两滴口水当泪,如果爹爹再不回头,他……恐怕三岁就要当杀人犯了!

  钟世珍看着哭得很假的儿子,一点怜悯之心皆无,反倒还被他给逗笑了。

  “爹爹当然记得你生辰,要不你以为爹爹特地跟掌柜的借厨房做什么?”她没好气地将他抱起。“天衡,你是爹爹最重要的儿子,这天底下不会出现比你还重要的人了。”

  喏,承诺都给了,有没有安心一点?这个不安作祟又老气横秋的儿子。

  “就知道爹爹最疼我了。”钟天衡安心爹爹没有走上不归路,亲吻免费大奉送,不忘回头朝那妖孽般的男人小小示威一番,却见那妖孽张着眼,但那双眼却像没有焦距似的。

  正当他微微疑惑地皱起眉时,就见那男人朝自己勾斜了唇,那笑意又邪又冷,教他莫名的头皮发麻。

  “世珍。”阑示廷唤着。

  “阑公子有事?”

  “还叫公子?”

  “喔……示廷,有什么吩咐?”名字而已,这点小事,她一向从善如流的。

  “我还饿着呢。”

  “对喔,瞧我这脑袋,竟把这事都给忘了。”就说吃饭不该聊天,这话匣子一打开,饭都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了。

  正打算把儿子抱回桌边,却见儿子如八爪章鱼般地巴住自己不放。“天衡,你这是在做什么?”她不是尤加利树,他也不是无尾熊,不用抱这么紧没关系。

  “爹爹,我也要你喂。”

  “嗄?”

  “我才三岁,我今年才三岁,爹爹就不肯再喂我了?”他可怜兮兮地扬起粉嫩小脸,黑墨墨的眸子满是忧伤。

  那个男人是妖孽,他把心思放到爹爹身上,爹爹就完了,就跟姨娘说的那般,被吃干抹净!虽然他不懂什么叫做吃干抹净,但姨娘说了,爹爹不能跟男人走太近,会出事的。

  什么叫出事,他也不是很懂,反正努力地保护爹爹就是了,可爹爹也得要配合着让他保护呀。

  钟世珍哪里知道这三岁娃儿的内心小宇宙已经打开防护伞,反倒是被三岁娃儿脸上的假文青假伤悲给逼得喷笑。

  “爹爹呀……”钟天衡抖着小嘴。他这个傻爹爹到底知不知道事态危急啊?姨娘说得没错,爹爹太没心眼,要不是他跟在身旁,天晓得他爹爹已经被拐到天涯海角去了!

  “好,爹爹喂,一起喂,可以了吧?”多可爱,这小家伙在吃味呢,以为他爹爹要被人抢了,使出浑身解数吸引她的注意呢。

  儿子企图得到她的注意,这一点她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位公子不会也是想得到她的注意吧。

  “世珍,还没好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