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阑示廷垂眸不语。这说来倒也巧合,他才梦到公孙提起的连山镇,他竟就顺流往东来到了这儿。

  “公子,我到连山镇是为了采买农作而来,这几天也忙得差不多了,大概顶多再三天,我就准备回京城了,不知道公子有何打算?”钟世珍见他又沉默着,只好道出自己的打算。

  救人不过是举手之劳,可问题是她没办法一直待在这里,但要把他丢在这里,又不是她的处事风格。

  “连山镇是个穷山恶水之地,哪来的农作采买?”他不答反问。

  “呃……”钟世珍真是佩服他转移话题的功力,但至少有问她就能答,大不了待会再把话题绕回去就是。“其实就是我方才提到的药材,打从我在山脚下发现那些药材后,我就想法子把那些药材移株,托请镇上的农户替我栽种。”

  “替你栽种?”

  “就是我把栽种的法子和种植的籽交给农户,与他们订契,委托他们栽种、采收和乾燥,契文上载明斤两价格,我照价收买,还可以替他们缴税。”

  “……王朝里没有这种契作方式。”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能够创造双赢才是彼此之福,再者我也没逃税,该上缴的税,我可是一笔笔都缴足的。”

  他怔愕抬眼,觉得他这说法恁地酷似公孙令,不禁问:“为何不选择互市?”

  “互市是不错,能将货物推到各大城镇甚至是邻国,这一点顶不错的,可问题是互市也有可能会间接哄抬价格,会啃蚀了农户的价格,转手高价卖给商户,等到百姓买进手时,都不知道已经翻了几成甚至是几倍,而我只要直接请人栽种,直接处理,平价就能卖给上门的客人,如此受惠的人不是更多?”当然啦,这是比较现代的做法,而她也只是想压低成本而已。

  “可是连山镇连年水患,就算栽种了又有何用?”

  “没有吧,这两年没听见连山镇有水患呀。”钟世珍像是想起什么,顿了下道:“对了,听他们说好像是三年前在隘口处截水道裁分支,然后又建了拦水堰之后,就没有水患了呢。”

  阑示廷闻言,不禁轻呀了声。他把这事交代下去后,就忘得一乾二净,没想到这法子真是行得通……如果公孙还在他的身边,他能做的会更多,也不致于犹如行屍走肉地度日。

  “听说是皇上登基后下召建设的,就连税法也在登基后改制,王朝有此贤皇,是百姓之福。”她运气真好,来的正是好时机。

  听说她刚来那一年,刚好换了个皇帝,而这个皇帝连年颁下德政,开启了太平盛世,百姓间莫不赞扬皇上贤明,而这两年她在外头走动,更加确定不只是京城百姓这么说,就连雒阳城百姓亦是赞不绝口。

  “那么皇帝的福呢?”他悻悻然地问。

  “咦?”欸,皇帝……每个当皇帝的应该都是很有福的吧。余光瞥向他有些愤世嫉俗的神情,直教她猜不透这表情底下藏的是什么心境。

  总觉得,他好像跟皇帝有交情,乱熟一把的,要不就是他极为推崇皇帝吧,据她所知,把皇帝当神仙膜拜的重症区,就在雒阳城,听说皇帝原本是邑地在雒阳城的王爷,深受雒阳百姓爱戴。

  “不知道如何称呼?”他突问。

  “嗄?”这话题也转太大了吧,“我姓钟名世珍,熟的都是唤我一声世珍,世上最珍贵的世珍。”

  “世珍么?名字里有个字和我的名同音,我叫阑示廷,你就唤我……示廷吧。”已经太久不曾有人唤过他的名字了。

  “示廷?”这直接唤他名字好吗?

  “再唤一次。”他哑声道。

  “……示廷。”见他如此坚持,她只能顺着他,反正就是个称呼罢了。

  他张眼,循着声音而去,朝钟世珍探出手。

  钟世珍不解地看着他,他突然伸手是……啊啊,瞧她傻的,肯定是口渴想喝茶。她赶忙斟了杯茶塞进他的手里。

  阑示廷握着手中的茶杯,另一只手握住她欲抽离的手,低声道:“再唤一次。”

  “示廷?”欸,这状况就教她有些摸不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