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叔叔是因为生病了。”钟世珍说着,轻咳了声,询问着尝了一口就没再开口的男人。“这位公子,这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吗?”

  “……这是什么?”他诧问着。

  他没再开口,实是因为他压根没尝过这味道……这菜有着特殊的酱料,数种香味裹着奇异的甘甜和微辣,入喉之后反倒显现出菜的鲜甜。

  “这是咖哩,勉强算是我创新之作。”她说得有点心虚。如果可以,她想说的是——在这年代里,勉强算是她创新之作,因为这个年代里根本没有咖哩。

  “你是厨子?”

  “是啊。”

  “你是打哪来的?古敦并未出现过这特别的酱料味。”不,不只是古敦,就连邻近的西秦、无极都没有这番特殊的风味。

  钟世珍没料到他竟会因为一道膳食而问起她的出处。她在纵花楼里研发咖哩给姊妹们试吃时,大夥都没起疑呀,一个个理所当然地接受了,怎么他的反应恁地特别?

  “应该是说……因为小犬天生身子骨弱,光靠药补难免伤身,所以我在膳食上下了功夫,碰巧我在雒阳城外的燕岭山脚下发现了不少药材,摘回试做出这特别的风味。”她这么说也没错,因为她会兴起做咖哩,正是因为燕岭山脚下有许多野生的香料,而这几味香料可都是有记载的中药材,可以用来调理身体。

  最教她兴奋的是,山脚下竟有野生香料,教她像是找到了一座宝山。

  “这里头是药材?”

  “嗯,好比这里头有莳萝和胡荽,这两样对于肠胃都极好,而所谓理气,调理的就是胃气,胃气顺畅,吸收能力好,整个气能通顺,身体自然好。”钟世珍解释着,突地听见有人敲门,便应了声,“谁?”

  “钟爷,是我。”

  “公子,你稍等一下。”钟世珍朝阑示廷说了声,便起身开门。“掌柜的,不知道你特地上楼是——”

  “钟爷,小的厚着脸皮来是想要跟钟爷讨教食谱,就不知道钟爷能不能……”掌柜拉着老脸,拿着方巾不住地擦汗。

  说来这位钟爷是个不藏私的好人,去年到雒阳也是投宿在这儿,为了儿子特地借了厨房,煎了种特别的饼,说是葱花饼,可和外头尝起来的截然不同,那蛋花半熟,滑嫩爽口,教他立刻厚着脸皮讨教,钟爷也爽快地告知做法,而那道葱花饼如今已经成了客栈的招牌。

  而方才他又借了厨房,弄了一小锅乌漆抹黑的酱料,看起来卖相不佳,但香气逼人,教人食指大动,尝过之后,甘甜带辣,入喉还回甘带菜香,直教大厨硬逼着他前来讨教。

  他知道这么做实在是太厚脸皮,可是这些年连山镇逐渐成了往来商旅歇脚小镇,要是店里没摆上几样招牌,根本就留不住客人的心。

  钟世珍听完,爽快地道:“这有什么问题,待会我把所需的香料写下,至于想添辣的添酸的,还是想添色的,我全都一并写下,只要比例调整好,那味道就抓个几分绝对跑不了。”

  掌柜一听她依旧爽快答允,也跟着爽快道:“钟爷这般爽快,这回不管钟爷在这儿住了几天,这食宿全都算小的的。”

  “这怎么好意思?”她每次到连山镇一待就要好几天的。

  “钟爷要是不肯接受,小的才不好意思。”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待会我把食谱写好就送到楼下给你。”

  “多谢钟爷,在这客栈里要是缺什么要用什么的,尽管吩咐,千万别跟小的客气。”掌柜恭恭敬敬地哈腰道谢说了几回,才赶忙退下,免得打扰三人用膳。

  钟世珍才刚要坐下,那连狗都嫌的儿子便开口了,“爹爹,你怎么老是这样?那是食谱呢,照道理说这客栈里的厨子该自个儿摸索,老说要讨教……是多说了一个字,分明是来讨食谱的吧,脸皮厚到我都吓住了。”

  §第二章 天菜爱的是男人

  “……儿子。”钟世珍被念得不知道该坐还是该站。

  真不是她要夸自家儿子,实在是她这儿子太神奇了!人家还在牙牙学语时,他已经会说话,两岁时已经可以对谈如流,到了三岁已经会冷嘲热讽了……这是什么样的基因,生出了如此可怕的孩子?

  “爹爹下次再这样,我就跟姨娘说。”这一回钟天衡的表情很认真,认真到毫无转圜的余地。

  钟世珍睨了眼神色不变的阑示廷,对儿子提出软弱无力的要求。“天衡,吃饭时别说话。”又是讥刺又是要胁,她有预感这儿子要是不好好教育,未来走入歧途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钟天衡扁了扁嘴,挖着饭大口吃着。

  钟世珍微松口气,继续喂食的动作。“公子,不好意思,担搁你用膳了。”

  “爹爹,明明是你好心照顾叔叔,可是叔叔一声感谢都没有,还要爹爹喂食,他又不是哑了还是残了。”

  “钟天衡!”钟世珍低斥道。

  愈来愈没规矩了,睡前非好好跟他沟通不可。

  钟天衡扁着小嘴,握着汤匙不肯再吃了。

  “公子,小犬疏于管教,请公子别放在心上。”她缓声道歉着,暂且将钟天衡丢到一边。

  阑示廷垂敛长睫,慢条斯理地咽下饭后才不以为意地道:“无妨,不过我倒觉得令公子有句话说对了。”

  “咦?”

  “你既是个厨子,就不该将钻研的心血轻易拱手让人,好歹也该藉此得到互惠好处。”那孩子三岁,说起话来口条分明,一针见血,要是能够好生培养,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钟世珍眨了眨眼,几乎怀疑她儿子其实是他儿子,要不见解怎会如出一辙?还是她真的太妇人之仁了?“……要说互惠,掌柜的也说了,咱们待在客栈的花费全免,这也是互惠啊。”

  “不过是点蝇头小利,这客栈以这道酱汁作为招牌,光是一年收入就不知道有多少,再者他要是再将食谱卖出,所赚的恐怕是你不能想像的。”阑示廷说着,一旁握着汤匙的钟天衡忍不住用力地点着头,无声附和着。

  钟世珍笑了笑。“那也无所谓,反正不过就是一纸食谱,在我脑袋里的食谱可不只有这一道,况且我年年这个时候都会到连山镇,都会投宿在这家客栈,掌柜的要是傻得卖掉自己的招牌,我也无话可说。”

  “连山镇?”他诧问。

  “是啊,这里是连山镇。”她顿了下,试探性地问:“公子原本是打算前往何处,怎会掉进河里?”

  其实她心底问题多如牛毛,好比他姓啥叫啥,家住何方,如何连系他家人等等,但苦于他不愿多谈,接下来则因为他发烧,所以就这样一直担搁下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