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想,他应该是在找人,找的是他口中叫的熙儿,可是她在河边瞧见的只有他,要是他真有同行人一起掉进河里,这种天候底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钟世珍直盯着他,直到他朝自己伸出了手,她愣了下才意会这动作是要她把茶递上,她赶忙将茶递了过去。

  嗯……她跟几个渔家把他给拖上小船时,渔家们一看他的装束直说他肯定是京城里的贵族子弟,她想这应该是真的,光看他刚才伸手的动作,感觉就是很习惯他人的侍候。

  她是无所谓啦,反正就举手之劳,况且人家也许正失了亲人,心里正难受,这么点小事,她压根不会放在心上。

  等他喝完,再次将茶杯递出时,她已经很自然地收下。“要不要再来一点?”

  “不用。”

  “那……”是不是该聊点事了?她巴望着,他却只是垂睫不语,最终她沉不住气地问:“公子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掉进河里?”

  她想,这种天气不会有人在河里游水,况且她听那些渔家说了,这条浴佛河底下暗礁不少,虽然河面风平浪静,但河底暗流湍急,可说最佳的埋屍处呀,不少要谋财害命的,只要把人往船下一推,能浮上的可是少之又少。

  算起来,这位公子和她一样福大命大,同样可以在落河后被救起,幸好她瞧见了他……不,不算是被她瞧见,是被他界无形指引的。

  唉,说来她也挺可怜的,这双能观阴阳的眼,哪怕换了躯壳,能力依旧未变。想当初她初来乍到,一张眼就给身边的飘姊吓得差点又抛下躯壳走人。

  不能怪她!实在是那位飘姊靠太近,又哭得太可怕,就算她早已看惯,但也不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偎在她身边哭呀。

  是谁都会吓到的,好吗!

  不过,说来也奇,就在几个月后她产下天衡之后,不知怎地,那位飘姊就自动自发地退避。一开始她并不以为意,但后来她发现与天衡有关,因为只要她抱着天衡,别说是那飘姊,就连其他飘哥飘弟都会退避三舍。

  也正因为如此,每每她前来雒阳城采买时,她都会将天衡带在身边。

  不能怪她孬,实在是她长得太过牲畜无害,才会教这些各方无形老贴着她,最后只能逼着她把儿子端出来当伏魔宝物了。

  忖着,她突地发现屋里静了好久,抬眼望去,那位公子早已躺下就连双眼都闭上了。

  呃……也对,大夫说了,他身上有伤,初醒嘛,肯定不舒服,想躺下是很正常的,是说他不舒服到连回答她的问题都做不到吗?

  “爹爹,他是哑巴?”钟天衡抱着茶杯蹭到她脚边。

  “天衡,不准无礼,这位叔叔是受伤了不舒服才不想说话。”钟世珍蹲下身,偷偷捂住他的嘴,很怕一个不小心儿子又吐出什么伤人的话,偷觑了床上的人一眼,瞧他像是已入睡又或者没搁在心上,才教她松了口气。

  唉,她有时都会忍不住想这儿子到底像谁,但想这有什么用,孩子又不是她的,是这躯壳的,她初来乍到就预备当妈了。

  初知自己有孕,感觉就跟被雷劈到没两样,她一整个震惊到说不出话,庆幸的是救了她的知瑶愿意收留她,还给她一份工作。

  最重要的是在这女子难以抛头露面的年代里,她可以扮男装在外头走动,见过她扮男装的姊妹们,个个赞不绝口,直夸她俊俏,身形走姿和气势压根看不出是姑娘家,突然间,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但不管怎样,能活下去是最重要的,因为她还有个儿子要养!

  “爹爹,他的年纪看起来比较大,怎么会是叫他叔叔?”

  钟世珍叹了口气。因为她的实际年龄绝对比他大,但太难解释了,直接跳过,转移话题。“天衡,你乖乖地待在这儿,爹爹去跟小二哥吩咐晚膳。”

  “爹爹,客栈的膳食没有爹爹弄的好吃。”钟天衡人小鬼大,煞有其事地叹了口气,像是已经无法隐忍客栈的伙食。

  钟世珍抿紧笑意。“好吧,要是有法子,爹爹再跟掌柜的商量一下,借个灶替你弄些爱吃的。”

  “就知道爹爹最疼天衡了。”钟天衡撒娇地直往她脸上蹭着。

  “撒娇鬼。”她嘴里骂,心里可乐着。

  有了孩子之后,她才发现……有孩子真好。

  “互市的做法不错,不过就怕牙人从中牟取暴利而无人坐管。”

  “那你有何高见?”

  “我倒觉得……与其让牙人从中哄抬,倒不如让商家自行跟农家订契约买卖。”

  阑示廷唇角微掀,藏着鄙视的笑意,启口的嗓音却是温厚有礼。“如此一来,赋税又该怎么算?互市可以抽牙税,更可以将各式商货推广到各城镇,甚或是邻国,而农家比照人口和田地范围徵税……这可是当初你跟皇上进言的。”

  “……但我现在有更好的想法了,如今天下太平,守城将士可以择地屯垦,待边境有需要再前往,所以这丁口税就可以废除,再者要以田地范围赋税,倒不如以每年的收成做为赋税标准,可以以农作或者更算为钱粮,再者要是由商家与农家订契,赋税则由商家支出。”

  “这岂不是要从商家身上剥两层皮?”他原是惊诧他前头的税改方式,可听到后头无法认同。

  “当然不是,这订契是依照两方认为可行的价格进行,商家利字当头,会不知道这税给得值不值吗?这般做法,除了避免农作被哄抬,农家为了得到好价钱,也会更加用心耕作或改良农作,再者也可以避免遇到涝旱时,却还得上缴赋税的窘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