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娘娘回宫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好心救了落河人

  噗通一声,目击人坠入河里的瞬间,冰寒冻骨的河水刺入的彷佛是他的心。

  毫不细想,抽出腰间的九节鞭,精准地卷住坠落者的腰,带着一把蛮力硬是将人给拉上河面。

  “公孙!”他喊着,手中的九节鞭几乎没入掌心,他却没有松手的打算。

  公孙令疲惫地闭上眼,感觉身体一点一滴地往上,直到声音愈来愈近时,才徐徐张开眼,动手扯着身上的九节鞭。

  “公孙,不要!”他心急喊道。

  公孙令朝他笑了笑。“不要什么?”

  “住手!”阑示廷怒不可遏地吼着,将九节鞭的另一头递给身旁侍卫,高大身形朝船身倾前,企图握住她的手。

  “你在执着什么,阑示廷?我这枚棋子,也该功成身退了吧。”公孙令笑意不减,在他碰触之前,拉开九节鞭,身子随即往下坠。

  “公孙令!”他声嘶力竭地吼着。

  “永别了。”

  阑示廷目眦欲裂,听着她带笑的告别,笑声那般绝情,芙蓉面貌的笑意却是道不尽的解脱和讥讽。

  “别想!熙儿,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走!”

  他跃过船舷,穿进河面时,那刺骨的寒意和河底的暗流几乎瞬间卷走他的意识。

  但,他依旧张着眼,在黑暗的河底与暗流较劲着,直到他失去意识,他还在寻找,他不愿闭上眼……

  “熙儿!”

  他张大眼,惊喊出声的同时已挺身坐起,但同一瞬间,身上爆开无以名状的痛,彷似坠入河底,被暗流狠狠绞过的痛。

  “公子,你醒了。”

  一把悦耳爽朗的嗓音灌进耳里,教他朝声音来源望去,好看的唇微颤着,大半晌才哑着声喊,“熙儿……”

  钟世珍呆了下,大大的杏眼眨了眨。“呃……公子,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他自喃着。

  他认错了?不,这是熙儿的声音!熙儿的嗓音像个少年,雌雄难辨,但也正因为嗓音特殊,他更不可能错认。

  “因为……我不叫熙儿。”钟世珍对上他灿亮的眸,赶紧调开眼光。

  哇,她的心多跳了两下耶,实在是这个男人长得太祸水了!

  男人为什么可以长得这么妖孽?尤其他一头檀发披肩,竟然没有半点娘味,那浓眉飞扬,一双黑眸如星,身材阳刚却不壮硕,俊美却不瘦弱,一整个就是男人中的男人,完全符合她的喜好!

  咳,他应该没有发现她一直偷偷用余光瞄他吧,她……努力收敛了。

  “熙儿……”他喃喃念着。

  明明是熙儿的声音,他不可能错认的。

  “公子,我——”

  “爹爹,开门呀,我手上还端着茶呢。”

  阑示廷闻言,狠狠地顿住。

  爹爹?他真是个男人,还是个孩子的爹?

  不对,他的熙儿,是个女人……他不是他的熙儿!

  “天衡,爹爹这不就来了嘛,来,茶先给爹爹。”钟世珍开了门,一把接过他手中的茶水,另一只手则牵着他柔软的小手。“瞧瞧,咱们家的天衡长大了,是个小帮手了。”

  “爹爹,我都三岁了。”

  “还要两天才满。”钟世珍摇了摇头,再抬眼时,直觉得男人刚才还闪闪发亮的黑眸瞬间黯淡了,晦暗如一片死海,教她疑惑地皱起眉。

  这位公子变脸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难道因为知道自己认错人,就教他这般沮丧?

  瞧他垂着眼,浓密长睫让她看得出神,不禁想一个男人怎能长得这般好看,而且……她好像在哪见过他,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钟天衡小小圆圆的身子缓缓地挪到她面前,瞧她压根没察觉,小小身子干脆往她的双脚一扑。

  这一扑,把她给扑回神了,赶忙抽回视线,有些尴尬地轻咳两声,暖声安抚着。“这位公子,喝点姜茶吧,虽说这房里有火盆,可还是冻得紧,尤其公子先前还泡在河里,喝点姜茶可防风邪。”

  瞧她,扮的可是男人,可这双眼却老往人家身上飘,要是被人家误会了可怎么好?很难解释的。

  阑示廷充耳不闻,径自沉浸在回忆里,但却怎么也想不起他深爱的女人的笑脸,印在他脑海里的是她落河前,那抹讥诮又解脱般的笑……他再也想不起她的笑脸,只记得她藏在笑容里的恨与怨。

  三年多了,却真实得犹如昨日。

  钟世珍瞧他不搭理人,而裤子又快要被儿子给扯烂,她干脆先把儿子抱到临窗的榻上坐下,回头倒着姜茶,递了杯给儿子,又拿了杯走到床前。

  “公子,不管怎样,先喝点姜茶袪寒较重要。”钟世珍轻柔地说着。

  二月的天候,雪是已经停了,但浸在河里可是刺骨冻心的,不赶紧袪寒,不染风邪才怪。

  只见他缓缓抬眼,那双无光的眸,彷佛丧失一切生机,教钟世珍心头颤了两下,扯了扯唇,笑道:“不论天大的事,总得先喝口姜茶再说,公子说出来,咱们再商议该怎么着,对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