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不成啊,前有虎后有狼,得要先将大王带到安全的地方。”福盛头一个不允,他只想赶路,不能让大王落到两军手里。

  “他都没呼吸了,带到安全的地方有个屁用!”徐夫人暴跳的喊着。

  荆轲惊喘了口气,立刻跃下马,将伏卧在马上的赢政给拉了下来,一落地,她便将脸贴在他的胸口上,她屏着气息,强迫自己冷静,但她等了许久还是没听见心跳声,而她贴覆的胸膛竟没有一丝余温,冰冷骇人。

  “怎么会这样?阿政并没有用宴上的酒菜,怎么会突然……”荆轲慌了,怎么也想不透他为何像是中毒了一般。

  “会不会是那个筑?”福盛急声问道。

  “高渐离!阿蕊,把高渐离带过来!”她怒声吼道。

  阿蕊策马而来,拉着高渐离下马。

  荆轲立刻揪着高渐离怒问:“你的筑上面有毒吗?”

  “没有!”高渐离吓得浑身发抖。“阿轲,你听我说……是燕太子丹逼我的,我敬酒时在袖子里藏了把鱼肠剑,好像有刺到他……”她从袖袋里翻出薄利的鱼肠剑。

  徐夫人一见,大惊失色。“这不是我铸造的那把鱼肠剑吗?该死,那上头淬的毒是肺鱼毒!”

  高渐离闻言,吓得赶忙将鱼肠剑丢开。

  “有、有解吗?”荆轲颤声问道。

  她脑袋一阵晕眩,想起一开始是她拜托二师兄替她铸剑,还要他淬上最毒的毒,最好是半刻钟内就会发作且无药可解的剧毒。

  “没有……肺鱼毒,无解。”徐夫人的脸色早刷白了。

  荆轲呼吸急促,胸口剧烈起伏,喃喃道:“肺鱼毒无解……毒入血走心经,入心则死……”怎么会这样?没派上用场的鱼肠剑竟在这当头要了赢政的命,在她希望他活下去时,老天却带走了他!

  “等等,撞击他的心脏,快!”徐夫人急声喊道:“阿轲,肺鱼毒虽是无解,但这毒是因麻心而死,持续敲击他的胸口也许有用。”

  荆轲闻言,想也不想地举手敲着他的胸口,一下重过一下,简直像是要将他往死里打,可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她必须想办法让他的心恢复跳动,否则……她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突然间,她想起他说过没了她不知道该怎么活,这个瞬间,她终于明白这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咳……”

  “有了,阿轲,有了!”徐夫人一听见咳声,随即替赢政诊脉,他的脉搏虽弱,但弦动有息,徐夫人赶忙再从随身包袱里取出一盒药,直接扳开他的嘴巴,将整盒药都倒了进去。

  “二师兄,这样有用吗?”荆轲感觉到不断有水珠从脸上滑落,却分不清是泪还是汗。

  “只要心还跳着就肯定有用,剩下的就等他自行排除体内的毒,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他会难受了些,不过眼前咱们还是赶紧退吧,马蹄声已经逼近了。”徐夫人直睇着她,等着她发号施令。

  “整装,顺着易水南方退,快!”荆轲紧紧将赢政抱进怀,哪怕费力,她也要抱着他上马,边策着马边注意他的脉息。

  “走!”樊于期重声一喝,随即调转马头往西行。

  荆轲的衣裳被汗水濡湿,她紧抱着尚存一息的赢政,泪水不住地流。

  她怎会愚蠢得直到现在才察觉,原来她的心跳加剧是因为爱,也许当她失去所爱时,她的心就再也不会跳动了。

  一夜奔驰,终于赶在天亮之前出了边境,抵达秦军驻军地。

  裨将军高欣亲自迎驾,才听闻大王竟已奄奄一息,问过了始末原由,才知道竟是因为荆轲而起。

  “现在不是究责的时候,必须等大王清醒再由大王定夺。”樊于期淡声阻止。

  “你也不过是个叛将,凭什么指挥我如何行事?”高欣不满地道。

  “谁说我义兄是叛将,他是大王派去燕国的眼线。”福盛不服气地道。

  “燕国早无足轻重,何必要特地派个眼线潜进?该不会你们全都是一丘之貉吧。”在主帐外头,高欣来回看着两人。

  “你这个混蛋,我可是宫中卫尉福盛,你胆敢对我无礼!”福盛气不过,直想给他一点教训。

  “够了,后头还有燕、赵两军追击,你们两个窝里反,到时谁来保护大王?”

  樊于期不耐地制止道,“现在先撤军,护送大王回中山再说。”

  “我为何要退回中山?我领了一万的军,正好可以将燕、赵两军一网打尽。”

  樊于期不爽高欣企图一战成名,不顾他人死活,一双拳握得死紧。“你以为燕、赵两军不抵你万人军吗?人家是有备而来,你要送死自个儿去,我等要先送大王回中山。”

  “可不是?你的上头是王翦将军,当初是大王向王将军调了一支军马,如今你回中山也是应该。”福盛自是清楚高欣不愿屈居人下,永远当个杂牌将军,有战可打时便想立功,拉抬身价,可现在的状况并不允许他违抗军令,拖累他人。

  “那我可不管,没道理他人攻来要我当夹尾狗逃走,我……”碰的一声,高欣直挺挺地躺下,一点声音都没再发出来。

  福盛咽了咽口水。“义兄,你忍很久了?”

  “他要庆幸我手上没剑。”樊于期哼了声,掀开主帐的帘幕,关心的问道:“荆轲,大王的状况如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