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阿政!”低眼打量,惊见他脸色竟苍白得可怕,就连身上也隐隐发烫。

  “走。”赢政咬着牙,虚弱的挤出话来。

  “一个都不准走,全给本太子拿下!”燕太子丹起身一吼,候在厅后的侍卫快速地涌进厅里,福盛赶紧抽剑应敌。

  “师兄!”荆轲单手抽剑,另一手托着赢政喊道。

  盖聂和徐夫人在赢政倒下时便已经冲进厅里,拔剑格开攻击,在厅里和对方拚斗了起来。

  “大人,奴婢来帮你。”阿蕊冲到荆轲身旁。

  “不用,你去帮我把高渐离带出来。”荆轲指向大厅侧廊方向。

  阿蕊点了点头,立刻乘隙冲了过去。

  荆轲想扛起赢政,但他全身虚软无力,她纵使力气大,一时间也扛不动,一旁的秦舞阳见状赶忙上前帮忙。

  “师兄,东门见!”荆轲喊道,便带着赢政先离开。

  “知道了!”

  然,荆轲三人才刚踏出厅外,随即被燕太子丹的侍卫给团团包围。赢政似乎失去了意识,身体沉得像石块,她光是要扛起他就耗尽力气,想以单手迎敌,还要顾及秦舞阳,对她来说几乎不可能。

  秦舞阳忽地拔剑护在她身侧,低声道:“荆轲,我试着杀出一条血路,你得隙就快走吧。”

  “你?”

  “可能撑不了太久,你动作得快!”话落,秦舞阳已经挥剑而去。

  荆轲顾不得惊讶秦舞阳竟如此义气英勇,单臂应敌,就在血路渐开时,一抹人影突地挡住她的去路。

  “樊先生,挡下荆轲!”燕太子丹在厅里吼着。

  荆轲低声问:“樊于期?”

  “止是。”樊于期抽出长剑,状似要攻击她,剑锋却在逼近她时硬转了向,砍向她身侧欲偷袭之人,一个回身剑出,血溅如花。“走!”他喊着,一把揪住了秦舞阳,替荆轲开了条大血路。

  “多谢!”荆轲扛着赢政跟着樊于期身后跑,跑得气喘吁吁,在春寒料峭的冷夜里,竟已是汗水淋漓。

  “樊于期,我要往北门走。”见他似要往东门跑,她随即高声喊道。

  “你方才不是说东门?”樊于期急急返身。

  “那是我与我师兄的暗语,北门的守备最弱,自然是朝北门走,撞不开城门就登城墙。”荆轲气喘吁吁地道,身后已可见阿蕊和盖聂等人的身影。

  “那就走吧,动作得快!”

  抵达北门时,由盖聂和樊于期领头杀了守城兵,北城门外的郊地里,秦国的随行侍卫早已等候多时。

  赢政由樊于期接手,他扛起赢政,策马直朝最近的秦兵驻军地而去,怎料急驰一段路后,竟有燕军自四面八方而来。

  “二师兄,赏燕军们一颗球吧。”荆轲喝道。

  她好歹也跟在燕太子丹身边一段时日,自是明白燕军军纪散漫,尤其传承了王室的怯懦,只要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教他们做鸟兽散。

  徐夫人闻声,立刻从包袱里取出一颗他精心打造的烟雾弹,点火之后随即朝一旁官道掷去,发出巨大的响声,随即烟雾弥漫。

  “往这儿!”荆轲一手策马,单手高举长剑,映着月光闪动青光,让后头的人可以寻迹追上。

  然,又跑了一段路后,樊于期惊声喊道:“等等,大王不对劲。”

  荆轲赶忙策马并行,伸手抚向赢政的脸,只觉他的脸竟冰冷得不可思议,俨然已是死尸。

  她该要立刻停下,可是眼下还不清楚燕军是否退散,要大伙都留下实是太危险,她思索片刻,当机立断的停下马,等着后头人赶上。

  “怎么了,还没到驻军地!”福盛赶上时急问道。

  “大王有异,我和樊于期先留在这里替大王诊治,除了我师兄们留下,你们都先赶到驻军地。”荆轲说话的同时朝后头的徐夫人招手,要他先过来诊治赢政。

  “那怎么成,留下你们几个,要是燕军攻过来,大王该如何是好?”

  “可是大王的状况拖延不得,他……”

  “等等,前方有军马踏地之声。”樊于期伸手示意静声,侧耳仔细聆听,一会便问:“确实有军队从这头而来,是自己人吗?”

  “裨将军高欣奉令留在边境,这里还未达边境。”福盛呐呐地道。

  “所以不是自己人?”樊于期皱了皱眉。“听着,你们先带着大王往易水的方向退,这里先交给我。”

  “可是……”

  “从这里往北约莫三十里路就是代郡,赵国代王嘉就守在那里,我担心燕、赵早已暗议,趁此一举将大王擒住。”说着,樊于期不禁动怒道:“我不是传讯大王,告知大王万万不可进燕国?!”

  荆轲愣了,她压根没听赢政提过这件事。

  “大王说,你不响应高渐离安否,他便认定高渐离肯定是在你放眼能及之处,所以非来不可。”福盛垂着眼道。

  荆轲神色恍惚地看着赢政,天色太黑,只凭月光,她根本看不清他的脸色,但她看得见二师兄皱紧了眉,皱得她心都痛了。

  “就为了那个蠢女人?!”樊于期动怒了,朝荆轲骂道:“就因为你想救那个蠢女人,却累得大王如此?!”

  “等等,先别说那些,先把秦王搬下来,快!”徐夫人突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