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燕太子丹轻拍了拍手,就见高渐离一身白底绣花曲裾,抱着筑从侧门走到燕太子丹身旁。

  “这混蛋怎么穿女装?”荆轲不禁低斥了声。

  赢政疑惑地往后倒了几分,轻声问:“她不是女人吗?”他怎么看都觉得高渐离是个标准的女子模样,柔弱又狐媚的,很不对他的味,女人就该像他家卿卿一样,剽悍英勇。

  “她是女人没错,可问题是她先前和我一样都扮男装,现在恢复女装……”荆轲抿嘴不愿再说。

  怕就怕,高渐离受到燕太子丹的胁迫,抑或者是遭燕太子丹洗脑,委身于他。

  毕竟她是个蠢蛋,只要看谁可怜就特别容易倾心,如果她连心都交给燕太子丹的话,她此回救她,那就可笑了。

  “高渐离,还不去向秦王和荆轲敬上一杯。”

  “是,殿下。”高渐离将筑放下,拿起一杯酒,袅袅走来。

  防备!荆轲在赢政的背上快速写着。

  赢政暗抽了口气,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而高渐离已走到面前,他欲举杯敬她,她却不知怎地往他身上倒下,他只能将酒杯一抛,一手托着她,一手揪着她的手,再快速地将她抛出,让她重新直立在他面前,动作快得只在眨眼间。

  赢政淡声问:“你没事吧?”他掸了掸洒了他一身的酒,瞥见外袍竟破了一个小洞,他顺势摸下,腰间竟有抹细微痛楚,不禁微眯起眼。

  “小女子失礼,秦王恕罪。”高渐离花容失色地跪伏,拿出手绢不断地擦拭着他的衣裳。

  他一把扣紧她的手,甚至翻开宽袖,却压根不见凶器,只能揣度有人趁着她上前作掩护时对他出手,而他竟然毫无所感。

  “大王,你在做什么?!”

  荆轲的怒斥声在耳边响起,同时他的手被她扣住,逼使他松开高渐离的手。

  他疑惑地看着不知何时来到身旁的荆轲,微皱眉问,“怎么了?”

  “你怎能拉着她的手?”荆轲面有薄怒地质问。

  赢政先是百口莫辩,随即又感到疑惑不已。“只是拉着手而已,我没有轻薄的意思。”

  “拉着手还不算轻薄?”

  他的嘴角抽了两下。“你抱着你师兄,贴人贴那么近才叫轻薄。”

  她不禁怔住,她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

  原来……她那么做算是轻薄,所以他不喜欢,同理可证,她也不喜欢他对其他姑娘做出轻薄之举,所以她对他一如他对她?

  “退下,荆轲。”赢政淡声道,不着痕迹地在她和高渐离之间拉出距离。

  高渐离有问题,但他无法点明,在这厅上,除了他和荆轲,只有福盛和秦舞阳跟着,他得以一护三,压根不敢奢望福盛和秦舞阳能有什么助力,而盖聂和徐夫人、阿蕊虽就在厅外,但厅里要真有动静,就怕他们第一时间救不了人。

  横竖到时候先把高渐离带离,再交由荆轲处置便是。

  他冷淡口吻不再唤着卿卿,教荆轲蓦地一愣,心底有种说不出的刺痛,似是难以接受他的淡漠。

  她这是……到底是怎么了?接近他便教她心跳加剧,身心难受,可他对她淡漠了,她又更受煎熬。

  她的目光不由得落在高渐离身上,他莫不是受到高渐离吸引吧?

  男人总是喜新厌旧,再者高渐离十分柔弱,像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配上那迷蒙的大眼,任谁都会对她心生怜惜,而他也不例外吧。

  忖着,她有种说不出的慌,彷佛他再也不属于她,可事实上他本就不属于她,何时她如此自以为是地将他视为己物了?

  他是秦王,不是物品。

  可是,她就像是已认定他是属于自己的,宁可接近他心跳加剧到快要无法呼吸,也不要被他抛到脑后不理不睬。

  思绪正纷乱,就见高渐离退回燕太子丹身边,另外有四、五名身穿彩衫的姑娘走到赢政身侧服侍。倒酒的喂食的,这是常见的服侍规格,她早已见过多回,压根不觉得有何问题,然她只能瞧见他的背影瞧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着那些姑娘半偎在他的脚边,而他竟然没把她们推开。

  他这是在做什么?!

  荆轲死死瞪着他的背影,伸指在他背上写着防备,他却突地往前倾了下,故意让她碰不着他的背。

  这是怎样?她心中杀气飙升,恨不得冲上前一把将他揪起来,质问他为何与那些姑娘这般亲近,质问他怎能毁诺!他说过只做让她开心的事,不是吗?

  正要发作之际,燕太子丹扬笑道:“高渐离,击首曲子让秦王听听你的好本事。”

  荆轲横眼瞪去,就见高渐离抱起了筑,看似要撃弦,却又突地将筑抱高过头一抛——荆轲呆住,无法理解高渐离闭着眼丢出筑到底是为哪桩,而且……丢给她干么?

  正犹豫该接不接,赢政比她快一步动作,抽出长剑斩落了筑,惊见那被劈成两半的筑边缘竟藏着尖刃。

  荆轲惊诧的站起身,眼前一道黑影袭来,惊见前方的赢政竟站不稳身子,直朝后倒了下来,她赶忙托住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