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荆轲阴恻恻的回眸。“丢了吧。”

  “咦!”徐夫人大惊失色。别闹了,他们已经走了快一个时辰了,这当头才跟他说要丢掉!“阿轲,你不要这只老虎,又何必杀它?”

  “谁要它突然跑到我面前。”她不耐地道,不想回想当她看到老虎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扒了它的皮替赢政做裘垫,拨了它的筋肉给赢政加点荤……反正当她回过神时,老虎已经死在她面前了。

  说来她实在是憋了一肚子气又发作不得,才会顺手拿老虎出气。这时她不禁想念起秦舞阳,要是那家伙在就好了,耐打又耐踹,她就不用憋得这么苦。

  都怪赢政!

  真他妈的混蛋,竟这般羞辱她!他和其它男人都一样,假装欣赏她的才华,实际上却只看上她的美貌和身体,亏她还因为他的信任而感动,岂料这一切都是虚假!

  说什么爱,他根本就不懂爱,只是想以势欺人罢了!

  她才不要替他做裘垫,更不要替他做鞋了,就让他光着脚,在这雪地上看他怎么走,到时候她一走了之,他就待在这里自生自灭。

  荆轲悻悻然的想着,却还是走向回竹屋的方向,沿路又找着一种可以疏通血路的药草,悻悻然地抓了一把丢进竹篓里。

  “老大,原来阿轲是怕那家伙冷,杀了老虎要取皮。”徐夫人道出他精准的猜测,压根不管身旁的盖聂已经被雷给劈了好几轮,脸都快焦了。“老大,阿轲不是不懂爱,她只是没遇到对的人,而现在,她遇见了。”

  光看她那么护着一个外人,在在显露不寻常的讯息,他更加肯定了。

  “闭嘴!”盖聂接过老虎,大步朝前走去。

  徐夫人赶忙小跑步跟上,嘀咕道:“忠言逆耳。”

  突地,不远处传来细微的唤声,两人顿了下,难以置信地对视一眼,就见荆轲已经飞步朝竹屋的方向跑去。

  “你没对他下药?”盖聂举步如飞,同时问道。

  “有,我下了可以让牛睡上一整天的量。”徐夫人大惊失色,开始怀疑阿政不是人,要不他怎有本事离开竹屋,照他的估算,阿政应该会到晚上才清醒,而且就算醒来,也会全身乏力不能动弹。

  然而,待他俩回到竹屋附近时,竟见阿政趴在雪地上,一把抓住荆轲的脚,那卑微的态度教两人同时傻眼。

  “卿……别走,我错了,我认错了,别离开我。”赢政用尽最后的力气抓着她的脚,哪怕意识逐渐模糊,他还是坚持不放手。

  荆轲怔怔地看着他,心里气着恼着,偏偏又对他心疼不已。“你竹屋里不待着,怎会跑到外头?”她蹲下身将他扶坐起来。

  “我以为你抛下我了……”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吗?!”她直瞪着他,却见他一边脸颊一片猩红带瘀,想起这是她昨晚干的好事,心又是一阵抽疼。

  “可你说要与我恩断义绝。”他是真的怕了。

  “就算要恩断义绝,也要等你伤好。”荆轲嘴硬着,不表露半点怜惜。“我是跟师兄们上山打猎罢了,胡思乱想。”

  “不……咱们的恩不断义不绝,我说错了话,你罚我便是,罚我便是……”赢政气心紊乱地说道,也不知道是看见她安心了,抑或是他身上的伤所致,他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像是要厥过去。

  “你……真是教人又恨又气。”身上有伤走不动,竟然用爬的爬到外头,是故意要她担心吗?

  他将头枕在她的肩窝,看着她喷火的潋濡瞳眸,微微咧嘴笑着。“卿……我保证,只要是你不喜欢的,我都不做,只求你待在我的身边……卿,你可以不爱我,但不能不要我。”他可以连爱都不说,只求她陪伴一世。

  荆轲直睇着他,隐隐能感觉他的妥协。

  这对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是何其不易的事,但他愿意对她妥协,还说得这般诚挚,这一次她是真的可以相信他吧。

  她抿了抿嘴,轻应了声,就见他笑得更开心了,一双殷红的眼也闪动着教人跟着喜悦的眸光。

  瞧瞧,一国之君为了她如此狼狈,就算他不是爱上她的才华,也肯定是爱上她的人了,而且是一心一意地待她,甚至一再退让。

  荆轲叹了口气,憋了一晚的怒火瞬间被消弭,连她都感到错愕,可是她也确实不愿就此与他断绝往来,相处久了,他要是突然不在身边,她难免失落。

  “聊够了,该进屋了吧,要是伤上加病,可别说是咱们造孽。”盖聂在后头看了半晌,冷言冷语地提醒道。

  荆轲这才意识到赢政还半躺在雪地上,但凭她想要抱他进房,根本就办不到。

  “我来。”盖聂以力拔山河的气势独自将老虎给抛到屋前,再走到赢政面前,准备将他扛进屋里。

  当然,这是赢政认为的,当他瞧见盖聂双手的姿势时,立刻道:“我宁可用爬的进去。”拜托,用抱女人的方式抱他,盖聂不觉得恶心,他却很想吐。

  盖聂耸了耸肩。“由着你。”

  “阿政,我扶你,你也使把力吧。”荆轲忙道。

  “嗯。”说是这么说,但赢政真的是全身无力,别说站,他连动都快动不了。

  见他连站都站不起来,荆轲干脆把竹篓卸下,先把他架在肩上,就在他要惊叫出口时,她已经将他扛起,大步跑进屋里。

  “这样有比较好吗?”盖聂皮笑肉不笑地回头看着徐夫人。

  “差不多。”可怜的阿政,想必被阿轲一身蛮劲给吓到了,从此以后肯定更抬不起头了。

  徐夫人说对了,赢政有长达三、四天的时间没脸见荆轲。想他昂藏七尺之躯竟被个女流之辈扛起,他就觉得很羞愧,尤其扛他的还是他最爱的女人,要不是行动不便,他真的考虑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省得继续丢人现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