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我的剑术还不足以得到你的信任吗?”荆轲没好气地道。

  “那是两码子事,咱们还不知道追兵底细,更不确定屋外的到底是不是追兵,你留在这里让我安心。”他知道她的剑术不弱,可当人数一多时,哪怕是她也会招架不住。

  “可是……”她的话语突地一顿,仔细聆听外头的动静,而后松了口气。“不是追兵,是大师兄。”

  “你怎么知道?”他连脚步声都没听见。

  “他朝屋墙丢了石头,是要我二师兄开门,那是他的习惯。”

  “这么破烂的屋子应该没上闩吧。”

  “可我大师兄总要人开门迎接他。”荆轲把长剑搁回床上。“每个人都有怪癖,知道是他,那就没事了,你再睡会吧。”

  “你呢?”赢政仍抓着她不放。

  “我很久没看到大师兄了,上回最后一次见面时还是在榆次,他生了我的气甩头就走。”

  “既然生气,那不见面也无妨。”这话很自然地脱口而出,赢政不解地皱着眉,直觉得这说法像是不允她跟她师兄见面似的。

  “不成,好歹是同师门的,总不可能一辈子避不见面,况且有时一别可能是死别,话总得要趁还活着的时候说,所以我想问清楚他到底在气什么。”虽说她不是挺在意,但她怕大师兄在意,哪天她死后真把她鞭尸,让大师兄辛劳了,她也过意不去。

  “你连他气什么都不知道?”

  “他说他爱我,我就说我也爱他如爱苍生,结果他就生气了。”

  赢政瞬间瞠圆了眼,随即垂下眼,手抚上了胸口,有种突然明白了什么,但一时还抓不住的感觉。

  “我也曾跟你这么说过,但你并没有生气啊。”荆轲又补上一句。

  他顿了一下,虽没反驳,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要是相同的对话再说上一遍,这一次他会动怒。

  换句话说,他这不是和她大师兄一样了?

  “好了,你歇着吧,我跟大师兄聊一下。”

  赢政不及细想一把揪住她的袖角。“卿卿,我好冷。”

  荆轲随即抚上他的额,发觉他的体温似乎热得有些不寻常,于是自动自发地窝进他的怀里,替他拉妥被子。“这样有没有好一些?”

  “嗯。”

  “如果还继续发热的话,我会让二师兄再换副药试试。”

  他没应声,不断思考自己为何因为一个假设的问答而动怒。

  看在她眼里,以为他是身子不适,不自觉更主动地偎向他,环抱住他的腰,想要暖着他。

  赢政从垂敛的浓睫睇着她,唇角勾得极弯,愉悦得连自个儿都没发觉,睡意袭来,因为甜蜜的依偎教他连入睡也勾笑。

  等到他再次清醒时,是因为怀里的人挣扎着要起身,他更用力地搂紧她,哑声问:“怎么了?”

  “阿政,我大师兄来了,先让我起身。”荆轲有些为难地央求道。

  其实她硬要拨开他的手也不是不成,可问题是他已经带伤了,她实在不想害他伤上加伤。

  “你大师兄?”赢政微张开双眸,横觑了一眼,就见一个高头大马的男人,像座石像般地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瞪着他。

  虽说有点背光,虽说屋内的光线不足,但他清晰可见男人目光如炬,按在腰间长刀上的手青筋颤跳着。

  “阿政,我先起来,你再躺一会。”荆轲轻柔地拨开他的手,随即下床跟着男人走到房外。

  赢政动了下,尽管浑身还痛得很,但和先前相较,确实好了一些,可见得徐夫人医术确实不错。

  他试着坐起身,凝神静听外头的动静,但只能听见细微的交谈声,两人说得极快,但又不像是争吵,直到——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该任他搂着入睡,你脑袋是糊了不成?”

  “大师兄,阿政是我的救命恩人,外头霜雪漫天,屋里又没火炉,他浑身是伤发冷又发热,我不暖着他,谁暖他?”

  “我!”

  不约而同响起的是两个男人的声音,赢政撇了撇唇,做了个作呕的动作。他没有享齐人之福的嗜好,尤其是两个男人左右包夹着他睡。

  “你们跟阿政又不熟。”

  “要熟,难吗?”话落的瞬间,男人已经推门走进室内。“阿政,我是阿轲的大师兄盖聂,阿轲承蒙你相救,我在此谢过。”

  赢政眼角抽了下,按捺住内心不快,勉强勾起微笑道:“盖聂兄多礼了,卿卿是我的生死之交,拉她一把是应该的。”什么东西,敢叫他的名叫得这般顺口,真是教人想吐。

  “卿卿?”盖聂扬高刀裁的浓眉,勾起一抹森冷笑意,缓缓回头瞪着身后的荆轲。

  荆轲一脸无奈地耸耸肩,而身旁的徐夫人却不住地朝他使眼色,像是要他好生处理这桩事。

  盖聂笑得噬血而慑人,依稀可见青筋在他的高额上颤跳着。“阿政,叫阿卿就好,否则旁人听了会误解你们之间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谣言止于智者,像盖聂兄这般聪颖之人,必定不为所动。”赢政四两拨千斤,懒懒的回道。说真的,凭他这点程度跟他宫中那班臣子相比,实在是太嫩了,看来那些臣子还不算渣到底嘛。“墨家之道首重兼爱天下,以爱互义,我与卿卿之间相爱有义,称唤亲昵乃为平常,反倒是有心人心思不正才会误解。”

  盖聂听完,脸色忽青忽白,青筋都快要布满清俊的脸庞了。

  “那倒是,我与阿轲相识十多年,彼此互爱十多年,和你相较更是浓烈许多。”盖聂哼笑了声。

  赢政在心里冷哼,这种货色也敢沾染他家卿卿,死个八百遍都还不够!不过表面上他仍笑得温和。“爱的浓烈不在相处多年,而是在刹那的情投意合,我与卿卿一见如故,定下生死之约,同生共死之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