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等等,他怎么叫你卿卿?”徐夫人不满的问道。

  “这……”她也想知道。

  “荆轲本名庆卿,我叫她卿卿有什么不对?”赢政不自觉面露挑衅,他就是要让徐夫人知道,他们在荆轲心里是不同等级的,闪边去吧。

  “阿轲,他……”

  徐夫人瞪着荆轲,后头的话不用说出口,她便已经知晓。

  “他不知道,二师兄就别再说了,去歇着吧,他有我照料就够了。”她再次展颜露笑,硬是逼着徐夫人回去自个儿的房间。

  临走前,徐夫人心不甘情不愿地一把抱住荆轲,目光恶狠地瞪着同样饱含戾气的赢政,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确定徐夫人已回房,荆轲才有些别扭地道:“你怎么会叫我卿卿?”

  “我刚才解释过了。”这件事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二师兄竟然是个男人,还是个大胡子男!”

  “我都叫他师兄了,当然是男的啊。”不然咧?

  “你说他的名字叫徐夫人,又说他很美,我当然……”混蛋,那家伙方才是在得意洋洋个什么劲?竟敢抱他的荆卿还对他挑衅,要不是他身上有伤,要不是受他所救,他肯定一剑劈了他。

  “可是我二师兄真的姓徐名夫人啊。”荆轲压根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比较有问题的是——“叫卿卿太亲密了,朋友间不会这样唤的。”

  她猜他会知道她的本名,八成是庆儿跟他说的,但那么亲昵的唤法是夫妻间才会,他这般唤她,不就会让二师兄确定他知道她的女儿身。

  “那当然,只有我才能这么唤。”

  “叫阿卿吧。”荆轲试着与他商量。

  “不要。”赢政赌气的马上拒绝。

  她傻眼了,更不禁怀疑男人在受伤之后会变得幼稚。“你这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看起来像吗?”

  “你……”

  “我很难过。”

  “嗄?”不让他叫卿卿就难过?

  “你想杀我。”赢政抚着胸口,发现胸口还真的挺痛的,他猜,骨头大概断了吧。

  荆轲的眸光飘忽了下。“那都是之前的事了,我说过了,我与你同生共死,这是我永不变的承诺。”他是不是太会转移话题了。

  “既然都愿意与我同生共死了,让我叫卿卿有什么不成的?”福盛叫她荆轲,她二师兄叫她阿轲,他当然也要有一个属于自己且独一无二的唤法。

  她无力地摇了摇头,认了。“算了,你爱怎么唤就怎么唤,不过你一定要记得,千万别在我二师兄面前自称寡人,别让他们识破你的身分。”至于他的唤法,她再想个法子搪塞就好。

  “他会杀我?”赢政冷声问道。

  “……也许。”

  “到时你会护着谁?”

  “我谁都不护,横竖你掩饰好身分就是。”这是什么问题,简直是无聊。

  赢政抿了抿嘴,缓缓地从她腿上滑到床上,硬实且没有铺衾的席面磕痛了他的伤口,他皱着眉背过身侧躺着。

  荆轲睨他一眼,心想他带伤也够累了,正想要静静退出去,便听他闷声道——

  “怎么,我不就你,你就不会就我?”

  她摸摸鼻子,只好告诉自己把他当成刚入门的小师弟,秉持着爱天下的最高原则在他身后躺下,学他照料她时抱她的姿态。

  但说真的,难度有点高,因为她身长不够,想环抱住他,手也略短了些,真是太折腾自己了。

  瞧他似乎要翻过身子,她赶忙按住他的肩。“你别乱动,我二师兄说你胸骨断了,双脚和背部还被山壁给磕破,上了药就安分点,要是又扯到伤口,不是更难受吗?”

  “你就不会换个方向睡到我面前?”就凭她也想要从背后抱着他,她以为她是阿蕊吗?不过话说回来,他也不肯屈就给阿蕊抱着。

  荆轲默默起身,来到他身前躺下,挪了挪,窝进他怀里。

  “卿卿。”赢政低声轻唤。

  她眼角抽了下,当做没听见,可他偏偏在她耳边喊了一次又一次,逼得她抬眼瞪他。“阿政,你有完没完?”卿卿个头,再喊卿卿,她就揍人。

  他突地咧嘴笑道:“我突然发现你喊我的名字还挺好听的。”

  “如果你愿意让我这么喊,我就这么喊吧。”虽然她觉得名字不具什么意义,但瞧他笑得挺乐的,只要不太为难的,她大抵可以为他办到。

  “往后就这么喊吧,我喜欢,就像只有我可以喊你卿卿。”他低喃着,充满占有欲地把手臂横过她的腰。

  荆轲虽然很想制止他别再喊她卿卿,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不过是个称谓,要是喊个两声可以让他开心点,她这么点忍让也不算什么。

  没多久,她觉得眼皮愈来愈沉,情不自禁的把脸贴在他的颈窝,手也横过他的腰,两人如交颈鸳鸯般一同入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外些许声响教荆轲戒备地起身,连带地惊动了赢政。

  “怎了?”他慵懒的问道。

  “有人来了。”她顺手抄起床边的长剑。

  赢政见状,清醒了几分,一把将她扯住。“别出去,留在这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