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怎会如此?大伙都发现,他却直到裸裎相见才发觉?他是怎样,原来他才是最笨的那一个吗?这下子他更无脸见人了。

  “大王?”福盛小心翼翼地唤道,对于大王的反应摸不着头绪。

  “你可以退下了。”赢政咬牙道。

  他需要一点时间调整心情,他现在谁都不想见,丢脸到只想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福盛哭丧着脸,他也很想退下,可是大伙日子难过,把重责大任交托给他,他只好当炮灰了,不然咧?

  “大王,臣不知火王与荆轲之间到底是怎地,但不管怎样,女人家嘛,哄一哄就好了,况且荆轲的个性不拘小节,没有寻常姑娘的小心眼,她够大气又爽朗,只是这阵子遭大王冷落,她天天郁郁寡欢,连话都不说,大王又说不能喝酒,实是教臣看不下去。”

  一听她郁闷到又想借酒浇愁,赢政不禁想起她饮酒之后对他又是吻又是上下其手……啊,难道说,她是以女人的身分喜爱自己,可偏偏他不识情到这种地步,连她是个女人都没发现?

  想起她饮酒后趴在他胸膛上低泣,他心里就一阵抽疼。

  “大王?”

  赢政收敛心神,问:“你没有自作主张让她喝酒吧?”

  “臣不敢。”福盛还不急着去投胎。

  赢政微点着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猛地转过身,又一把揪住他的襟口,硬是将他扯到面前,带着邪气地道,“你明知道她是女人还趴睡在她腿上,嗯?”

  福盛瞬间脸色惨白。没人这样的吧,都过了这么久才算帐,这……君王也不能这么无赖。

  “臣……”

  “大王!”殿门口传来福隆急促的叫唤声。

  赢政眉头一皱,放开了揪着福盛襟口的手,“发生什么事了?”福隆的性情向来沉稳不急躁,要他跟在荆轲身边,他是绝无可能无故擅离的。

  “荆使节出事了!”

  庆平阁里像是炸了锅般纷闹。

  赢政得知荆轲在用过早膳后就口吐黑血昏死,立刻判定膳食有毒,马上让福家兄弟仔细彻查,并将荆轲抱回自己的寝殿,差太医过来医治。

  可糟糕的是,最擅长使毒解毒的夏无且只剩一口气,其它太医能力不足,哪怕开了药方,却不见半点起色,他只好派人出宫寻找善于解毒的大夫。

  “大王。”

  一听到福隆的声音,赢政回头就问:“查出名目了吗?可有解药?”

  “大王,御膳房的厨子已招供是郑夫人给的药,臣亲自去找郑夫人讨解药,可郑夫人却说没有解药。”

  “杀了她。”赢政脸色阴冷地道。

  “大王,杀了郑夫人也没用,倒不如让臣妾替卿姊姊解毒。”

  一道陌生的娇柔嗓音从福隆身后响起,福隆一退开,就见一抹……圆圆的身影。

  “你是谁,谁又是卿姊姊?”

  楚夫人无奈的叹口气。“大王,这些可以暂缓解释,还是先让臣妾替卿姊姊诊脉吧。”

  赢政见她是个女人,圆脸和气,半点杀伤力也无,便放行让她入内,他则守在床边,只要她胆敢对荆轲动手,就别怪他毫不留情。

  楚夫人替荆轲诊了脉后,略略疑惑地蹙起眉,随即开口说了几项药材、用量和煎煮方式。

  “这样就可以了?”赢政不是很相信。

  “嗯,卿姊姊的底子极佳,中的毒一时还没伤她太深,赶紧解毒就好。”话落,楚夫人随即动手解着荆轲的腰带,瞧见暗袋里有随身携带的药粉,她眉头都快打结了。

  “怎么了?”赢政紧张的问道。

  “卿姊姊身上也有一般的解毒药,毒发时,她应该可以及时服下的,但她却没有……”楚夫人万分不解,唯一能解释的是荆轲放弃活下去,但这是不可能的,她所识得的荆轲不是这种人。

  嬴政所想与楚夫人如出一辙,也同样无法理解,想解谜,恐怕得等荆轲醒来。

  待内侍煮好了药呈上,赢政一小口一小口地把药灌进荆轲的嘴里,约莫两刻钟后,终于见她灰白的气色渐褪,才教他高悬的心放下。

  他这才想起一旁珠圆玉润的女人,回头道:“现在,可以告诉寡人你与荆轲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楚夫人瞅他一眼,迫于事态无奈,也只能将两人关系一五一十道出。

  当荆轲张开眼时,耳边听见的是油灯劈啪和竹简翻阅的声响,她侧眼望去,赢政背对着坐在床畔,聚精会神地审阅竹简,而另一只手则是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拍着她的手,像是一种安抚,更像一种温柔。

  瞅着他的侧脸,浓眉朗目,立体出色的五官凝着天生王者气势,举手投足间皆是君子贤德。

  像是察觉到她的窥视,赢政猛地回头,见她目光有神地瞅着自己,不由得勾起笑弧,俯近她一些。“好点了吗?”

  “嗯。”

  “要不要喝点水?”

  “……多谢。”见他起身倒水,荆轲挣扎着要起身,眼前却昏黑一片,身子随即被揽进温热的怀中。

  “你的身子还虚弱得紧,想起身喊寡人一声就好。”瞧她虚弱得连坐起身都不能,教赢政打从内心生出怜惜,他让她的头靠着他的肩,这才一口一口地喂着她喝水。“汤药已经煮好了,搁在炉上温着,先喝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