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赢政一出口,殿外侍卫立刻进殿架起李斯。

  “大王?”李斯难掩错愕,捉摸不透大王现在玩的是哪招。

  “李卿不是最爱揣测寡人心思,你倒是说说,寡人现在在想什么,要是猜中了,有赏。”赢政温温地笑着,笑意在布满寒霜的俊颜上显得极不协调,教人胆颤心惊,冷汗直流。

  李斯琢磨了一番,问:“臣是何处失言惹大王不快,想将臣推出西门外?”

  他想了一圈,确定了大王想杀他,姑且不论大王为何想这么做,道出正解先保命再说。

  “呵,真猜对了呢。”赢政的笑意不达杀气腾腾的眼眸。“寡人就赏你……五马分尸吧。”

  这个自以为揣测君心就可以平步青云的蠢蛋,他想杀他已经很久了,现在终于可以实现,太欢畅了。

  “大王?!”李斯大惊失色。

  “拖下去!”

  “大王,大王至少要先审再查,岂能无故杀臣,大王……”

  朝殿上,百官噤若寒蝉,只余殿上油灯燃烧的窸窣声响。

  半晌,赢政才淡声道:“全都退下。”

  “遵旨。”如蒙大赦,百官争先恐后地逃了出去。

  不过眨眼间,朝殿上只余赢政一人,就连内侍也被他屏退。

  他垂着眼眸,想着方才李斯所言,魏王假愿用安邑换取荆轲,难道他们两人真有私情?还是,魏王假亦不知荆轲是个女人?

  如果荆轲是个男人,他还可以用君臣之情绑系着,但偏偏她是个女人,那他能用什么挽留她?别说挽留了,他连要怎么面对她都不知道。

  想起那晚震惊人心的一幕,除了头皮发麻之外,还有他己身强烈的欲求。那从不曾出现在他身上的浓烈欲望竟在夜里侵袭他,教他连入睡都怕梦见那一幕,如今要他怎么见她?

  他会失态,肯定的。

  可是,他想见她,想问她那哂然一笑到底是什么意思?在他眼里看起来有几分自嘲的味道,但她自嘲什么?

  他到底该如何调适心情,才能在见她时不教她察觉他深沉的欲望?

  “大王,福卫尉大人求见。”内侍在殿外细声喊道。

  赢政眉头一皱。“宣。”该不会是荆轲出了什么事吧?他说过不能再让她饮酒,福盛该不会又蠢得拿酒给她喝吧?

  福盛入殿,进退趑趄,面色犹豫。

  “说,发生什么事了?”赢政从上座走来,面色不善地瞪着他。

  “大王,没什么事,只是……该用膳了,臣想问大王是否移驾庆平阁?”福盛试探性地问。

  可恶,他真不想来,却又不得不来!

  荆轲那张嘴像是蚌壳一样,怎么撬也撬不开,啥都问不出来,可偏偏那群同侪天天找他哭,别说他们了,他淋雪也淋得很想哭好不好。

  赢政欲言又止,背过身去,久久才闷声道:“寡人手头上的事还忙得很。”

  福盛随即垮下脸,心一横,豁出去了。“大王,荆轲到底做了什么惹得大王不快何不告知臣,让臣好好与荆轲说说。”看是怎样,各退一步嘛,小两口到底在吵什么?明明前阵子相处得那般融洽,宫中更是出现久违了的闲散步调,谁知道沐浴也会沐出问题来。

  难不成是荆轲的身子缺了什么,惹人王不快?

  “她没有做什么。”是他,满脑袋淫思邪念的是他,他简直快被自己给逼疯了。

  “那要不要臣到后宫差个女官来教教她?”想来是荆轲什么都不会,配合不上,让大王不开心了,这事好办呀,闹腾什么来着,也不想想被折磨的到底是谁,好歹也替他们着想着想。

  福盛忿忿想着,突见赢政逼近的冷鸷俊脸特写,吓得倒退一步,赶忙摸着自己的脸,怀疑哪怕没说出口,也因为表情而露馅。

  “为何要差女官教她?教什么?”赢政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可怕。

  福盛忍住逃跑的冲动,硬着头皮压低声音道:“自然是能取悦大王的一些花招,这种事不差女官,难不成大王还能教她?女人家的事,自然得要交给女人才好。”最后一字才落下,他就被赢政一把揪到面前,吓得他狠狠倒抽了口气。

  老天啊,他是哪里说错了,为何大王的脸像是被雷打中了一样黑?

  “你知道她是个女人?”像是怕隔墙有耳,赢政压低声音问。

  福盛满脸慌张,一时没细想,脱口便道:“这是大伙都知道的事啊……”啊啊,难道说大王不希望大伙察觉她是女人?可是那么明显,荆轲活脱脱是个美人,比花还娇艳,有长眼的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大伙都知道?”赢政不自觉地抽口气。

  “如果、如果大王不希望大伙知道,其实也是可以下令的。”很多事都是可以商量的,对不?

  赢政一把将他推开,无言地抚着额。

  大伙都知道……所以,当他上朝穿着单袖玄衣,大伙的眼神才会那么暧昧,所以荆轲有时看他的眼神那般难以置信……天啊,她那哂然一笑,该不会是因为他直到那当头总算确认她是个女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