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绿光 > 美人跃龙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好啊。”喝点酒,心麻了,就不乱了。

  赢政来到书房时,适巧福隆前来禀报荆轲想回庆平阁一事,他手头上有事忙着,也怕荆轲在太平殿里待得闷,便允了。

  待赢政忙完荆轲提议的由罪犯牢灾替代造渠一事,便直接前往庆平阁,想找荆轲一道用膳,岂料——

  “这是怎么回事?”一进庆平阁,就见阿蕊满脸通红地靠着墙边睡着了,秦舞阳则是睡在她身旁,荆轲独自捧着酒杯坐在窗边,而福盛就趴睡在她腿上。

  荆轲睨了他一眼,“他们喝醉了。”

  “大白天的怎么就喝起酒来了?”更恼人的是,怎么没邀他?

  “庆祝大王即将完成霸业。”荆轲举杯敬他,咧嘴笑着,带着几分飒爽,眉眼间却凝着愁与怨。

  赢政浓眉沉下,低声问着福隆,“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王,臣回太平殿时,荆使节已经来到庆平阁,待臣赶来时,她早和福盛等人喝了起来,这会喝过十几巡了。”福隆咬牙切齿地道,目光凶狠地瞪着不知死活的弟弟,他方才试了几次想把弟弟拖走,弟弟却总是硬巴在荆轲身上,弟弟胆敢沾染大王的女人,是有没有那么想死?

  “十几巡?”赢政皱了皱鼻子,难怪室内的酒味如此呛鼻,可他见荆轲的神情未变,赞道:“荆轲倒是有分寸,饮酒不过量。”

  “不,荆使节喝得最多,她喝了至少六壶。”该说过了六壶之后,他就没细数了。

  “嗄?”六壶?可他一点醉态都没有。“荆卿,你不要紧吧?”

  “再好不过了。”荆轲笑眯了眼道,一口将杯中酒饮尽,随即又斟了一杯。

  “大王要陪在下喝吗?”

  “要喝也成,不过咱们回太平殿再喝。”赢政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让荆轲要这般喝酒,但他很清楚荆轲的笑容失色了,不似以往光芒万丈,甚至虚弱得连点丰采都找不到。

  “嗯……也好。”待他喝醉,杀他就容易了,她怎么没想到这一招?

  赢政走向前,才要拉起她,却差点被趴睡在她腿上的福盛给袢倒,他轻踹了福盛一下,岂料福盛却将她巴得更紧,见状,一股无明火疾速窜起,教他毫不节制地一脚将福盛给踢到墙边,接着他将荆轲一把拉起,见她踉跄了下,他赶忙扶住她的腰,却被她一把拨开,力道之大,教他错愕了下。

  “抱歉,大王。”荆轲没啥诚意地说道,尽管她的神色不变,但走起路来明显不稳。

  “不碍事。”见她走得歪七扭八,也不管她允不允,赢政硬是将她给打横抱起,瞬间她像只温顺的猫儿,他随即加快脚步。

  一回到太平殿,赢政差内侍上膳,硬是哄着荆轲用膳,岂料她难得拗起来,非要酒喝不可。

  赢政没辙,只好差内侍取来一壷酒。

  话都还没搭上,菜也没用上一口,荆轲便抱起酒壶牛饮。

  赢政连忙快手抢走了酒壶。“你这是在做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荆轲不悦的扑上前想抢回酒壶,可赢政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轻松的背过身,把酒壶搁在矮几上,回头打算制伏她,岂料反被压倒在地,咚的一声,撞得他的后脑杓发疼。

  “荆卿……”他无奈轻唤,暗暗记下他的荆卿是个酒品不佳的人,下回绝不能再放任他飮酒过量,导致发酒疯。

  荆轲一头长发随着簪落而披散,灯火下的她清丽绝美,虽然凛着脸看着他。

  赢政不禁屏息。

  他,真的很美。

  美的不只是他的五官,而是他眉眼间的凛冽神韵,那是谁都仿不来的倨傲气质。

  然,此刻的他,不只是杀气腾腾,眉间还有着一抹纠结,像是化不开的浓愁,教他为之不舍。

  “怎么了,心底有什么愁事不能跟寡人说?只要你开口,寡人能力范围内,必定为你排除万难。”赢政一边低喃,一边轻抚着她美丽的容颜,诧异她的肌肤竟细腻如玉,柔滑细致。

  荆轲直瞅着他好半晌,接着痛苦地微眯起眼,压在他胸口上的手,蓦地扯着他的衣襟和腰间细绳。

  “荆卿?”赢政擒住她的双手,竟遭她封口。

  荆轲生涩地吻着他,柔软的舌探入他的口中,教他狠抽口气,忘了挣扎,忘了抗拒,自然而然地接受这个吻,甚至放肆地勾缠响应。

  天啊,怎会与他梦境中的滋味如此相似?不,更加令人贲张数倍。

  当荆轲的手抚上他的胸口时,他顿时如遭雷击,出手抓住那不安分的手,气息微乱地道:“不成,唯有这事,寡人不能。”

  猛然清醒,他忖度,难道这就是荆轲愁眉不展的主因?

  可男人和男人……怎么可以?别说男人,他就连女人都嫌无趣了,何况是男人,可吊诡的是,他却又隐隐有了反应。

  荆轲瞪着他,突然狠狠地反握住他的手。

  “荆卿,还有无其它事是寡人可以帮你的?”赢政哑声问道。

  她痛苦地闭起双眼,垂着脸不语。

  他为何不霸道,为何不荒唐,为何如此顾及她、礼待她?!只要他有一丝的淫恶之心,一丝的危害天下之心,她就可以毫不留情地杀了他,或者是死在他的手上,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为难苦恼。

  “荆卿?”感觉到暖热的湿意落在颊上,赢政不舍地捧着她的脸。“说呀,别哭……告诉寡人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